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儿呀,醒来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凌晨三*点,楚天齐和父母就到了*市人民医院,守在第三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很快,徐卫华也到了。

    楚家人从徐卫华口中才得知,今天的主动介入方案,并不在十六层进行,更不是第三手术室,而是改在十五楼的特别ICU病房。于是一家人跟着徐卫华下楼,到了那个特别ICU病房外。病房门上的玻璃已经悬起布帘,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恰好,医院适时打来电话,告诉与主动介入方案相关的事项,时间没变,施行方案地点就是这间病房,病人已经被提前移到这里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三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女进了屋子,其中就包括薛副院长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,特别ICU病房房门上的指示灯亮起,提示屋里正在紧*作,请他人切勿打扰。

    忽然,刚才还情绪稳定的尤春梅站起身来,指着屋门上的“ICU”字样,质问起了老伴:“不是说只需要把你的血输给礼瑞吗?怎么进了这个屋子?我记得你那时候住的屋子,也写的是这三个字,就是重症监护室的意思。你可是一下子昏睡了上百天,又一年多下不了床,礼瑞不会也那样吧?会不会更严重?”

    “是,不是……”楚玉良没有思想准备,一时有些语结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接了话:“妈,这就是个屋子名,只要是没醒来的病人,都要进这种屋,*是首都,更得严格执行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“哦”了一声,忽然抓起老伴手臂:“老楚,你这给儿子输血,咋也看不见扎过的针眼?”

    楚天齐抢着回答:“不是从胳膊上血管采血,是从口腔粘膜取的有效成份,手臂上当然没有针眼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儿子一眼,尤春梅嘟囔着:“我咋觉的不对劲呢。”

    没人搭腔,尤春梅也不再说话,而是都双眼紧张的看着门上那个亮着的指示灯。

    有了昨天长时间等待做垫底,今天显着时间要快的多。事实上时间也用的少,不到凌晨五点,指示灯便熄灭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薛院长走出房间,尽管神情略显疲惫,但却满脸喜色:“整个主动介入过程非常顺利,病人各项指标稳定,手术特别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众人都发出相同的感叹。

    尤春梅更是高兴的追问:“我儿子没事了,我儿子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病人暂时还没醒来,不过应该时间不会太长,最多也就一周左右,快的话,一两天就醒来了。”薛院长道,“放心吧。第一步已经由医院完成,成功移除了压迫物。再让病人在里面待三、四个小时,就会移送到其它房间,你们就能见面了。到时你们就可以用亲情呼唤,唤醒病人暂时休眠的神经了,帮助他尽快醒来。病人神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经?不是说输他爸的血吗?啥时候又成神经了,会不会有后遗症呀?”尤春梅插了话,脸上满是疑惑和焦急。

    “就是神……”接收到徐卫华递的眼色,薛院长马上换了说法,“这是专业术语,和我们平时说的词意思不一样。”说完,疾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尤春梅依旧疑虑难消,向大儿子追问着:“不一样?有啥不一样?你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专业术语我也解释不清,反正再有几个小时,礼瑞就从里面推出来了,到时候我们一块等他醒来。”楚天齐打着马虎眼。

    徐卫华插了话:“现在刚五点,看样子礼瑞出来得八、九点。我们在这等着也是空等,不如先返回饭店,吃些早点,也适当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也不累,就在这儿等着我儿子。”尤春梅说话时,眼睛还紧紧盯着紧闭的屋门。

    “还是吃点吧,到时候好有力气跟儿子说话。我昨天在九楼的时候,听到两个病人家属对话,说他们孩子就是暂时持续深度睡眠,他们也是用亲情唤醒了孩子。当时亲人说了好多话,那个孩子都没反应,只到他妈说出刚刚都吃了什么,那个孩子立刻就醒来了,跟亲人有说有笑的。”楚玉良讲说的很认真,“听说明天那孩子就能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听过老伴的说辞,尤春梅立即说道:“走,去吃饭,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三个男人相视一笑,一同奔电梯而去,但三人的笑容却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市人民医院套间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分为里外间,外间有一张单人床,还有一组沙发,一组柜子,有卫生间,显然是为陪护人员准备。里间摆放着病床,墙上有一组医用设施接口和按钮。

    此时,里间病床上平躺着一个年轻男病人,病人头部四周有一个类似头盔样的罩子,罩子是透明的。一根细管从罩上小孔穿入,一头插到病人鼻孔,一头连在墙上的一个接口。很显然,这样布置既保证了病人不受感染,又满足了病人吸氧需求,可能还有其它作用吧。

    病人闭着双眼,面色平静,胸脯微微起伏,完全是一副沉睡状态。只不这个病人比正常睡的时间长一些,从昨天早上一直睡到了现在,现在可是下午一点多,算起来,差不多已经睡了三十小时。这个病人不是别人,正是翻车昏睡至今的楚礼瑞。

    病床前椅子上,坐着神情憔悴、花白头发略有凌*乱的尤春梅。尤春梅右手扶在床上,隔着被子抓住小儿子的手,双眼望着儿子脸庞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:“儿呀,你咋还不醒来,这睡的时间也太长了。快点醒来吧,咱们一块去吃好吃的,去大饭店吃,饭店做的就是好吃。今早上,我们吃了五彩时蔬飘流,花开富贵甜蜜蜜,金色朝阳团团圆圆,还有咸鸭蛋,好几个炒菜。

    大地方人就会起名,菜粥楞给叫成五彩时蔬飘流,其实就是小米粥里面放着胡萝卜丁、碎菠菜叶、红彩椒丁,还有的小丁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在以前的时候,粮食不够吃,咱们晚饭经常做菜粥,一般也就放点绿菜叶,看着就像逃荒的饭。人家多加了几种菜丁,盛粥的饭也精巧,这就好看多了,吃着也香,用你爸的话说,这叫上档次。

    花开宝贵甜蜜蜜,知道是啥不?估计你也猜不出来,你又没住过那么大的饭店。其实就是糖花卷,比咱家蒸的花卷小,三个也顶不了一个,放花卷的笼屉也小。不过人家里面放的糖就是甜,又不像咱们放黑糖多齁得慌,我吃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金色朝阳还团团圆圆,你知道这是什么?想,好好想,咱们家以前经常做,这几年吃的少了,你不太爱吃,你媳妇爱吃。对,就是棒子面饼。不过人家不是在大锅烙的,我听说是用电饼铛做的,我也没见过什么是电饼铛。也不知道人家里面加了什么,吃起来有股香味,不是棒子面味,也不是白面味。

    那几碟小菜也都起了名,什么‘有机人生’、‘健康心态’、‘白金世界’、‘草原情怀’,其实就是拌芹菜、黑木耳沾醋、腌杏仁黄豆、牛肉羊肚拼盘。你看看这名起的,听着根本就不像是吃的,可人家就在那摆着。娘认不了几个字,都是让你哥照着菜单念,娘一个一个记得。还有几样炒菜,娘都忘了叫什么名了,反正挺新鲜的。

    这名子起的好,价钱也就高,那一小碟腌杏仁黄豆,就八块。要是用这八块钱买黄豆、杏仁,娘至少能腌十碟,不,怎么也腌三十来碟。在看菜单的时候,我见一份棒子面饼就三千八,差点没吓死。你哥才跟我说,后面俩零不算,是三十八。三十八也够贵的,要是自个家烙,三十八得烙多少?你爸说,人家饭店要算好多费用,什么材料费、人工费,这个费那个费的。我觉得贵点正常,谁让人家要雇人做,还是在大饭店,可就是太贵了。

    今早起这一顿,少说也得七、八百块钱,都是你哥那个老领导给花的钱,住的房子也是他给订的。那个老领导是个当官的,我听人们叫他部长,就跟电视上那当官的一样。不过人家没有一点官架子,还叫我‘老嫂子’,比你大年叔都和气。你大年叔这些年跟咱套近乎,那是因为你哥当官了,以前他都直接叫我名。

    你说,这连吃带喝下来,得多少钱呀,你哥得欠人家不少交情。人家钱多是人家的,也不能给咱家白花,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就坐在外屋沙发上,一直听着里屋母亲的絮叨,心里是五味杂陈,即感受到深深的母爱,也更体会出父母的艰辛。现在听到母亲讲说老叔的话,赶忙提醒道:“妈,别让徐部长听见了,那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怔了一下,随即回头:“天齐,你放心,妈嘴上有把门的。这不是他和你爸出去吃饭了吗,又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快回来呀。”楚天齐又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有再接大儿子的话,但尤春梅改了话题:“礼瑞儿呀,快醒来吧,我们都守着你,都等着你一块过年呢。今儿个都二十九了,你咋也不能睡过年吧?儿呀,醒来吧。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母亲的啼泣,听着母亲对弟弟的呼唤,楚天齐也觉着胸口堵得慌,鼻管酸酸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