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外派参观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月十八日,上午七点半,安平县政府楼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,也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。本来应该宁静的院落,却因为停着三辆崭新的中巴车,和楼前空地上的成排人群而显得热闹。之所以称之为“热闹”,并非是说有多喧闹,现场也仅有一人说话而已。这个热闹主要是指许多人那并不平静的心情,以及讲话人激情澎湃的语句。

    现在讲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县政府一把手——政府县长楚天齐,楚天齐是在为参观考察团做着出发前的动员。他的讲话进行了将近十分钟,现在已经接近尾声:“同志们,让大家在周末休息出发,这多少有些不尽人情,但我相信大家能够理解。现在整个经济作物种植工作推进很快,各职能部门与乡镇都非常支持,可是时间紧,任务重,只好请大家多辛苦了。关于这次参观的意义,我刚才已经简单讲过,就不再累述,还是让大家去眼见为实,切身感受吧。我和其他同志在县里等着大家,静候大家凯旋归来,静听大家的巨大收获!出发。”

    整齐排列的队伍,立即向后转去,迈着有力的步伐,分别奔向三辆大巴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下台阶,来在队首变队尾位置,与柯扬、乔海涛、王晓静、陈玉军一一握手,语重心长的说:“各位辛苦了,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请县长放心,我们一定尽心尽力,不辱使命。”柯扬代表大家表态。

    “好,上车吧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随着众人来到车前,与政府办工作人员一起,欢送众人上车。

    所有参观人员分别上了三辆中巴,中巴车门缓缓关闭,三辆汽车发出鸣响,依次向院外开去。

    车下人等频频招手,只到中巴车离开视线,才转身离去,有人上了政府办公楼,有人则乘交通工具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从院里进楼后,楚天齐让紧随其后的刘拙正常休息,自己则直接回到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刚在椅子上坐定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马上接通电话:“魏市长,早啊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:“楚县长,你的人出发了吗?几点走的?共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刚刚出发,这次参观队伍庞大,尽管可劲压缩,三车还是坐了六十多人。有两个车去你那,带队的是副县长陈玉军和乔海涛,一个分管农业,一个分管公安、司法。两辆车上有四十多人,这两车人计划去三个县市,你那里是第一站,麻烦魏市长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很亲近:“老弟,这么说就远了,咱俩谁跟谁?你能派人到老哥这里,还是考察第一站,老哥万分荣幸,求之不得。这次考察项目,我已经提前进行过安排,也已排出行程,陪同人员都安排好了。如果能抽的开时间,我就直接陪着,主管副县长也必须参加,你的老搭档——党组成员、公安局长曲刚则全程陪同。等两位副县长到了以后,再请他们看一下行程安排,根据情况可做调整。在考察期间,如果有什么要求或是建议,尽管提出来。我已经专门开会,跟相关人员交待过,一切从考察需要出发,尊重你们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魏市长,谢谢你的帮助与支持,这次参观学习,对我们非常重要,这也是把第一站选在老哥那的原因,成康市有老哥在,我是一切放心。我不担心你的热情,倒是担心你太过热情,担心把我的人都惯坏了,担心他们不能再适应我们这的穷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张吗?再说了,你也在这儿待了好几年,也知道这里的情况。就是想超规格接待,条件也有限呀。”对方话中也充满笑意,“不过,我们的热情必须要有,这是你老弟的人,就好比你老弟亲自光临。放心好了,大伙的吃穿住行一定安排的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表态:“我当然放心,有劳魏市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老弟,到我们这,就当回家了,好多你的熟人也必须到场。别人到不到还好说,书记总得到吧,是你跟她说,还是我说呀?”对方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谁说……”楚天齐迟疑着,“按说应该是我……可是我俩当时挺僵的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我也想这事了。我知道你和她以前有过小小不愉快,不过都已经过去了,这次你要不打声招呼,显着太小气。”对方帮着出主意,“你看这样行不行?你和她电话里打声招呼,我再亲自汇报一下,这样大家的面子都有了,也省的心里都疙疙瘩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一切为了工作,好吧。”楚天齐显着有些为难,“那你把他手机号发一下,我早就不存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挂了,这就给你发。”对方话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挂断的手机,楚天齐笑了,既高兴于参观考察这么快成行,也笑自己不够厚道。

    刚才楚天齐接的电话,是成康市长魏铜锁打的,成康市是此次考察的第一站,重点要考察那里的生态农业,还考察几类经济作物种植。其实去成康市考察的事,楚天齐第一时间联系的是市委书记江霞,但两人的关系一直隐瞒着,他这才不得不对魏铜锁讲瞎话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响过,手机里跳出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看到是魏铜锁发来,楚天齐不用翻信息内容,直接回了几个字:收到,谢谢,我马上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完短信不久,手机便又响了,另一个号码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通电话,喊了声:“王哥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人走到哪了,什么时候到?”手机里传出一个男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王哥,你也太着急了,今天是到成康市,应该是后天到你那,最早也得明天下午。”

    “太慢了,怎么不先到我这儿,非得先去成康市,有点厚此薄彼啊。”手机里满是调侃意味,“难道魏铜锁就近,我就远?”

    “王哥,你要是真这么想,那就是犯糊涂了。咱俩关系可不是一般人能比,那是经过历史考验的,是咱俩共同努力的结果。俗话说,‘老鼠拉木掀,大头在后头’,你那里才是重点。你不仅要负责你那一亩三分地,何阳那也得你带着去,你是任务艰巨啊,这是老弟对你的充分信任。”楚天齐说的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在和对方调侃,但说的也确是实话,他和对方关系要远超魏铜锁。对方是他曾经的老同事、直接上司王永新,两人之间曾有过隔阂,或者说是仇恨。但在王永新调离时,楚天齐给了对方药方,正是这副药方治好了王永新难言之隐,两人的关系立刻近了好多,经过多次接触,已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。而他与魏铜锁之间并没有这种基础,两人只是一种互相尊重,关系也只能说是一般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吗?你要不说,我还看不出来呢。”王永新的语气也很夸张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拢笑容,很郑重的说:“王哥,麻烦你了,还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永新打断对方:“得得得,打住。刚才还说关系近,现在又闹这虚套了,什么意思?你给老哥帮了那么大忙,公事私事都帮,老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,还值得你这么客套?”停了一下,他又道,“说实在的,你老弟能派人来,我是打心眼里高兴,也非常乐意为老弟服务。就是樵山县经济实在落后,比你那都落后的多,能参观的场所也很一般,恐怕参观效果难达到老弟的要求呀。”

    “王哥,这就多虑了。本来昨天我就要跟你说这点,结果我那来了一堆人,吃喝完就不早了,也就没给你打电话。”楚天齐说,“安排去你那参观考察,是我特意考虑的,这既因为咱俩的关系,也是你那里更有代表性。樵山县是不富裕,自然环境也很恶劣,可就是那样的条件,却发展起了经济作物种植。那么安平县就更没有不发展的理由了,我就是要让人们看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那我到时候就不用遮着掩着,就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情况。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话题一转,“何阳市那里,除了看何氏集团药材基地,还看什么,需要我跟哪里打招呼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何阳市就看何氏药业的一些项目,具体我都跟何佼佼讲过了。你只需带他们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这样。那是你小师妹一亩三分地,还用我这个糟老头子多嘴,你们不知通过多少电话了。”王永新“嘿嘿”笑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自从有了小嫂子,你可变多了,变得油嘴滑舌的。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赶忙打住,“王哥,先到这儿,我这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声“好”,便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拿起正响铃的电话听筒:“老裴……出发了……对,就是我前天跟你说的,首都效县、区的那几个项目。带队的是常务副县长柯扬,还有副县长王晓静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是个女的,嘿嘿嘿……”电话里发出一声怪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