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还真的盯上老子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猜的没错,胡广成从政府楼出来,就直接去了书记办公室,向乔金宝讲说了在县长办公室的遭遇。

    听对方讲完,乔金宝问:“你说的句句属实?”

    “一句不假,书记可以核实。”胡广成说的非常肯定。他当然不会承认已经进行了个别取舍和渲染,他也知道乔金宝绝不可能核实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这次的事是因个人恩怨,而让全县受牵累喽?”乔金宝反问着。

    胡广成点点头:“我觉得是。尤其那份小报指向性太明确,就差直接点名了。书记,您没见小报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乔金宝摇了摇头。他没说实话,其实他早看到了小报,也觉得小报的分析在理,但他不能给下属留下话柄。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听你刚才所说,我有些纳闷,小报记者究竟是猜测,还是知道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,这我还真没有深思。”胡广成不由得结巴,然后又追问着,“书记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身为公安局长,你这敏感性也太差了。怎么办?县长已经说了‘抓紧破案才是关键’,明白里面意思不?”乔金宝挑了挑眉毛,“我固然可以保你,但你也不能给人留下收拾你的把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不能给他留把柄。”胡广成连连称‘是’,“那我立即回去,抓紧破案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把工作干好点,什么都好说。”乔金宝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胡广成点头哈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胡广成离开不久,董玉强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一脑门子官司,乔金宝直接问:“老董,进门就黑着个脸,谁又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要只是惹我的话,倒没什么。”董玉强坐到对面椅子上,忿忿的说,“可是有人吹毛求疵,不给书记面子,我可看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沉声道:“什么意思?有话明说。”

    董玉强叹了口气:“书记,那天粮贸大酒店不是发生了报假警的事吗?结果孙子铭就因为到的晚了点,加上头天晚上喝酒留的味,有人就不想让他当了。本来自来水公司就是受害者,凭白无故被人泼了污水,孙子铭到的早晚有什么影响?可有人就是鸡蛋里挑骨头。说什么‘让一个醉鬼管理自来水,早晚得出事’,还说‘让孙子铭当经理就是糊涂决定’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皱眉:“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非生拉硬套的。”

    “孙子铭当经理的时候,您可是县长呀,这不就是说您糊涂吗?”董玉强又强调了一遍自己加工的语句。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他真这么说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反正是这么个意思。”董玉强打了马虎眼。

    乔金宝追问着:“对了,你没说别的吧,比如孙子铭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,坚决没说。”董玉强连连摇头,然后又补充道,“不过看他那样,似乎在怀疑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乔金宝疑惑的自语后,把眼神投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见书记没反应,董玉强试探的问:“书记,孙子铭那也不算事呀,总不能说拿下就拿下吧?”

    楞了足有一分钟,乔金宝把头转向董玉强:“上班时间酗酒,突发安全事故时行动缓慢,确实不适合再担任经理。”

    董玉强急道:“书记,这怎么行?孙子铭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住自个的嘴,记住祸从口出。”说着,乔金宝挥了挥手,“你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答应一声,董玉强疑惑的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,乔金宝一巴掌拍到桌子上:“妈的,盯上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“打狗看主人”,胡广成、孙子铭毕竟是我的人,你楚天齐怎么也该给些面子吧?即使不知道孙子铭的底细,董玉强毕竟是我的人,这你总该明白的。可你为什么就不给面子?不但要训胡广成,还要拿掉孙子铭。难道就因为我驳了你的方案?你小子也太睚眦必报,太的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乔金宝也不禁疑惑:董玉强说的话到底有几分为真?乔金宝不相信楚天齐能知道孙子铭底细,也不相信楚天齐会和董玉强说自己的不是,那样也显着姓楚的太肤浅了。但肯定没给董玉强和胡广成面子,否则两人也不至于来讲说了那么多。不管怎么说,楚天齐确实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这小子步步紧逼,我该怎么办?难道真的要连连后退?不后退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乔金宝的思路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乔金宝就不禁头疼,但还是硬着头皮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女声:“怎么的?听说要拿掉子铭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别一天听别人瞎咧咧。”一边回话,乔金宝一边心里骂着董玉强。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很冲:“谁说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为什么要这么做。我可告诉你,子铭……”

    乔金宝打断对方:“县长亲自打电话,他还姗姗来迟,而且浑身酒气,根本就不清醒。这样的人管自来水,你放心吗?平时他什么样,你能不清楚?真说不准哪天捅下娄子。我可告诉你,那不是一家一户的事,那可是涉及到数万人的饮水安全,一旦出了事,这个责任谁担得起?反正我是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语气软了下来:“那就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烦死了。”乔金宝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真他*妈的添乱。”斥了一声之后,乔金宝又拿起手机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铃声响了好几次,手机里面才传来一个声音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金宝马上赔着小心的说:“领导,那件事有眉目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哪件事?哦……那事呀,暂时还没有,我再好好打听打听。稍安毋躁,也不急在这一时,你们怎么也得搭个把年头吧?当然了,要是他早早走了,也省事。行了。”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哎,稍安毋躁。”放下手机,叹了口气,乔金宝忽又骂道,“妈的,还真盯上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子铭有什么来头?楚天齐已经疑惑了有好一阵。当时董玉强说的时候,楚天齐还没觉得。不一会胡广成来了,也就没有再细想。等到屋子里只剩下自己时,他就疑惑起来。按说以董玉强副县长的身份,完全没必要为一个享受副科待遇的股级下属求情,那也显得副县长太没水平了,但事实上董玉强就是专门为孙子铭上的门。他不相信董玉强就这水平,那只能说明孙子铭身份有些特殊。一个酒鬼能有什么特殊身份,为什么值得副县长自降身价呢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电话:“老裴,不忙啦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裴小军的声音:“老楚,我什么时候忙过?不是担心打扰你吗,要不早该天天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手机里传来曹玉坤的声音:“楚大县长,你好啊,我俩现在能给你出点什么力?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心意我领了,目前我还都能应付,需要你们的时候自会说话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要帮也得帮大的,小的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好啦,到时你要不讲,可别怪哥们没说。”曹玉坤声音很高,“老楚,有几件事告诉你,你是先听好的,还是先听坏的?”

    “别听老曹的,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。”裴小军补充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那还是先听好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手机里是裴小军声音,“河西省樵山县大囫囵乡羊肠村来信了,是以孩子们的语气写的,看样子是候老师动的笔。在信中,候老师、孩子们,还有邵主任及村民,都感谢我们仨。信中说,暑假一开学,老师和孩子们就搬到了平坦的新校区,能够住校,再也不用每天冒雨走山路了。候老师的工资也长了,跟公办教师一样,是齐敏乡长专门找县领导和教育局解决的。羊肠村正在启动山村外迁工作,估计春节前就能搬过去,新村落地势平坦,已经通了电,电的事还是要感谢老曹联系的企业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楚天齐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件事,不好也不坏,常慧敏又回到了单位,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。”还是裴小军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管她呢,反正我已经不在那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可不一定,万一她去找你呢?”这次是曹玉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乌鸦嘴。”楚天齐笑骂道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哈哈”笑过之后,声音再次传来:“今年我来上班的时候,在院里遇到了明若月,她问咱们三人在八月一日晚上是否去过‘心动’歌舞厅。我说记不清了。结果明若月好像说了一句‘但愿没去过’,不知是警告,还是在提醒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看来明若阳肯定是怀疑你。”裴小军再次补充,“你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忽然,手机里声音变的很低:“有高跟鞋声,估计是更年期,不说了。”话音至此,手机里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还真盯上老子了?”骂过之后,楚天齐忽然疑惑起来:这次报假警的事,给那个姓明的有没有关系呢?小报又是谁捣的鬼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