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干打雷,不下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月二十三日下午,安平县政府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沙发上坐着柯扬和陈玉军。柯扬、陈玉军愁眉苦脸,而楚天齐却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柯、陈二人已经进来有一会儿,但一直没说话,楚天齐也没问,三人就这样闷着。

    陈玉军叹了口气:“哎,闹了这么大动静,费了这么大工夫,没想到竟是这么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说是去参观的时候,都特别积极,好多人因为去不了还闹意见。去的这些人,在参观过程中,对参观项目也很有兴趣,问这问那,给家里打电话时还都兴奋的不得了。在行进路上谈感想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积极表态:种。参加昨晚接风晚宴时,好多人更是说的比唱的好听,一个劲在县长面前表现。”柯杨语气中透着无奈,“怎么过了一晚上,今天就成了这样?到底是哪出了鬼?”

    “县长,你说这可怎么办?”陈玉军满面愁容,但眼神中也带着一丝期盼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俩就不打算说话了。”楚天齐微微一笑,“那你们说说,今天上午的时候,那些人是怎么表的态?”

    柯扬说:“昨天我就让人通知了所有参加考察的人,也通知了其他乡镇长,让他们今天上午九点到政府座谈,畅谈这次考察及工作打算。当时他们都答应的好好的,有人甚至说是连夜找村民开会,部署经济作物种植下步工作。我们都很高兴,晚宴后又专门碰了头,我、陈副县、乔副县、王副县还进行了简单分工,希望在今天的座谈会上能敲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今早上我到会议室的时候,他们仨已经去了,但台下的人却有好多没到,我就感觉异样。让人打电话一问,有的说是被事绊住了,正往这赶,有的说是还是在做农民工作。等了半个多小时,又到了一些人,不过还是没来全。我就没再等他们,直接开始了座谈会。

    等到这会一开,印证了我刚到场时的判断,出岔子了。根本没有之前预计的踊跃发言,积极表态,急着催县里衔接其它事项,甚至无一人主动发言。先是点名叫了几个人,那几人就跟背书一样,讲了这次考察的收获,讲了对种植经济作物的认识,但却没说他们自己要怎么办。看他们讲的几乎千篇一律,全是在应付差事,我就让他们按顺序挨个说。这倒好,就是后一人复制前一人说辞,有人更省事,直接就说‘我跟他一样’。

    见人们都讲的虚头巴脑,我就盯问他们,让他们给出具体答复。结果他们还是把前面的话重复一些,然后给出答复,这些答复基本一致:本人非常支持县里决定,也很看好这项产业,可这事毕竟要由农民去做,只有农民认可了才行,乡里不能强求,只能继续慢慢做工作。

    看这些小官油子打起了太极,我就又专门问了那几个村民和村主任。他们的答复和公务员不太一样,他们都表示,通过这一走一看,以前的好多担心都没有了;可仍然说不敢种,不愿带这个头,怕赔了,也怕别的村民骂自己是显猴。其实这些村民也是打太极,踢皮球。整个会上,我是好话说了个尽,赖话也说了,其他三位副县长也说了好多,可他们就是一个原则:耍肉头。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气人,这不是戏耍人吗。”陈玉军接话,“他们这就是攻守同盟,是合起伙来对抗这件事。就应该打破他们这个防线,只要有一个人妥协,后面的人肯定就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打破,有好的办法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陈玉军回答:“怎么打破?领导直接找个别人,陈说利害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领导找,我吗?就算是我找,可要是他们仍然还是那个说法,还是往村民身上推,怎么办?总不能直接处分他们吧?何况又不是一人。更不能强迫农民吧?”楚天齐接连追问。

    陈玉军支吾着:“这……不可能都是死硬分子,总会有妥协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主要是这些乡镇长不积极,要是他们想做的话,有的是办法,以前好多事就印证了这一点。”柯扬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强扭的瓜不甜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换了话题,“连来带去,走了五天,时间挺紧的,辛苦了。谈谈你们对这次考察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互相对望一眼,柯、陈二人眼中现出不解神色。

    柯扬先谈了起来:“我和王副县带队去的是首都郊县、区,十八号下午两点多到了*市。发改委裴处长直接把我们安排到了一处生态农业园,那家生态园是集吃住、游、玩、娱一体的综合项目。那里的条件非常好,整个管理也非常先进,尤其裴处长的安排特别到位,又特别热情。不但裴处长亲自陪同,相应项目的负责人,辖区主管副县长、副区长都亲自相陪,后来几天都是这样,有两处还有区长直接陪着。我们在生态园……”

    听柯扬讲完了行程中的感受,楚天齐道:“看来老柯你是感触良多,收获颇丰,也很看好种植经济作物的前景喽。”

    柯扬肯定的说:“是,我非常看好,也非常想推动这项工作。虽说我们这里条件与首都郊县、区没法比,但经济作物种植这项产业却大有可为,而且生命力极强。我们可以在保证基本种粮耕地的情况下,逐步有次序的做实、做大、做强这个产业,这与县长方案中提到的策略也相吻合。如果仅靠种粮,每年的收成就那些,要是赶上年谨,就更惨了。污染行业更不能引进,否则到时连治污的钱也拿不出来,我们是穷县,没有首都财大气粗。经济作物产业非常值得一试,即使有风险也要试,否则全县农业经济就是死水一潭,慢慢更没了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要是不搞的话,别说是全县经济形势堪忧,别说是对不住这大好机遇,就是连魏市长、江书记、王县长、何副董都对不住,当然也对不住首都的裴处长等人。”陈玉军接着讲说感受,“这次去河西省定野市的几个市县,我们看了好多项目,既有经济作物种植,又有生态农业项目。先不说其它的,就拿樵山县对比,人家整个条件比我们这里还差,但经济作物种植却搞的有声有色,在慢慢调节着当地的经济结构,我们更没有不搞的道理。樵山县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等陈玉军讲完,楚天齐才缓缓的说:“既然你们几位都很认可经济作物种植,看到了这个产业的广阔前景,其他人会看不到?都看不到,不可能吧?既然利国利民,还是一份大的政绩,人们为什么要推诿呢?他们难道不懂得好坏?可为什么仅仅经过一个晚上,大多数人的态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?”

    柯扬、陈玉军两人对望一眼,把头又转向了楚天齐:“县长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三人讲说的同时,有三人也在讲说,讲说的是同一件事:参观考察经济作物种植,但语气和立场却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乔金宝坐在办公桌后,正听着沙发上的董玉强和段成说话。

    “书记,我说什么来着?他分明就是癞蛤蟆打哈欠。周日人走的时候,他当时说的话,我在楼上听的清清楚楚,那口气可大了。什么开创第一、填补空白、前景广阔,就跟他姓楚的是救世主似的。那些听的人也两眼瞪的溜圆,就像盗墓贼发现了宝贝。要是看当时那情形,简直就是十拿九稳,手到擒来一样。可现在呢?干打雷,不下雨,喊了半天口号,到头来没有任何行动。”段成语气中满是讥讽,“我看他姓楚的这回怎么收场。”

    董玉强“嘿嘿”一笑:“书记,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?那天我也在楼上,我看到他们那样,就想起了传销。唯一不同的是,那些听的人没有跟着一块举拳头,没有说什么三年宝马车,五年一套楼。看他们当时那样,我就知道,这次纯属瞎胡闹,什么也干不成。哪有那么办正经事的?我听说今天上午那几个马屁精倒是表现的挺积极,对参会人员大声恫吓,威逼利诱,就差拿刀子比着了。可到头来呢?屁都没干成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面色很冷:“老段、老董,种植经济作物可是县委常委会做的决定,你俩这种思想不对吧?”

    段成、董玉强面面相觑,不明白领导怎么会这么说,随即便会意了,于是都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县长办公室,柯扬、陈玉军已经谈了一个多小时,对整个前景很不乐观。

    陈玉军站起身来,向着对面鞠了一躬:“县长,没能完成你交办的任务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柯扬也跟着起身:“身为常务副县长,又是这次考察活动的总负责,事情成了这样,做成了一锅夹生饭,我有主要责任。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起身,而是面色冷竣的看着对面二人,声音非常严肃:“二位,我不听对不起,我就要求把这事做成,绝不能‘干打雷,不下雨’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