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你们仨真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正月初六早晨,楚氏一家人在*饭店共进早餐。就餐地点还是“甜蜜一家亲”餐包,人员也和大年三十晚上差不多,只是少了徐大壮一人。早餐从七点开始,到现在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,已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今天这顿早餐,是楚氏一家人此次首都之行最后一餐,吃完早餐就将踏上各自行程,因此李卫民、徐卫华、宁俊琦都前来送行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接触,大家都熟识了好多,彼此不再陌生,尤春梅等人也少了那些拘束。因此在进餐过程中,人们自是免不了一些交谈和互动。

    李卫民放下筷子,对着楚玉良说:“老楚,这次回去安顿安顿,尽快搬这住吧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一笑:“老李,我一直在乡下住着,平时也是和庄户人打交道,熟识的人都在上下邻村。要是到这的话,人生地不熟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闷也得闷死。我这么多年都是和农村人打交道,本身自己也是农村人,根本就不适应城市生活,也融不进城市。不说别的,就那街上跑来跑去的汽车,我看着就眼晕,还有这雾气昭昭的天,也让人头疼。再说了,我在农村还能给人看病,马呀牛呀的也能看。这要一到首都,我是什么都干不了,靠什么吃穿?就天齐挣那几个工资,连付这的房租都不够。再说了,当老人的也不能总是挖儿女吧?”

    “老楚,你说的这些根本都不算事,主要是你思想不开窍,我挨个给你捋捋。”李卫民笑了,“据说你在去柳林堡之前,也跑了好多地方,见的人也不在少数,和人们关系都不错。到柳林堡以后,更是凭着给人畜治病的手艺,成了四邻八村的名人,在村里也倍受尊敬,这说明你的适应能力非常强。首都这里,全国各地、世界各地的人都有,包容性非常强,肯定也能容下你老楚,除非你故意排斥。等我退休了,也来这,到时咱俩做个伴,你还能寂寞?至于你说的汽车多,这更是托辞,我总感觉你这人胆特大,怎么会怕汽车?恐怕就是坦*、大炮放你面前,你都未必害怕,没准还能摆弄几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……李书记,你可把他说的能,还坦*、大炮呢,他连个三轮车都不会开。”尤春梅适时接了话,“老楚,我没冤枉你吧?”

    楚玉良微微一笑,并不搭茬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看他老楚就挺能,平时肯定都是装的。回去好好审审他,看他还有什么没交待?”李卫民挤兑着楚玉良。

    尤春梅点点头:“我也看他不地道,等我回去好好问问。”

    看着尤春梅一本正经的样子,人们都笑了,但笑的含义却不同。大多数人都在笑李、楚、尤三人的对话,觉得挺滑稽;而楚天齐却在笑有人打哑谜,同时也为这种和谐的气氛所欣喜,尤其觉得李书记也很可爱。

   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楚天齐都把李卫民看做法海、玉皇大帝似的人物,觉得那就是个老顽固、封建权威,专门破坏别人的幸福婚姻。自从身世揭晓,知道了李卫民当时阻拦两人结合的真实用意,楚天齐对李卫民的恨意便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尊敬和感谢。他理解了李卫民为人父的艰辛,理解了李卫民对女儿的关爱,更感谢其对自己的提携与呵护。现在看到李卫民,楚天齐还多了一种亲近,对方是自己的大姑父,也是未来的岳父,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李卫民接着说:“老楚,你担心到首都什么也干不了,这纯属杞人忧天,不,还是那个字——装。你是个全才,就看你愿不愿意干了。至于你担心拖累天齐,更没必要,儿女就是给老人养老的,让他交房租天经地义,他有义务为他老子多花钱。再说了,你老楚只要到了这,还能让你租房吗?我们的房子都愁没法打理,还想雇人看着呢,有你们住进去,我们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我可不听你忽悠,我就想守着老家那三间屋子两盘炕,哪也不去,哪都不如老家好。”楚玉良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“姥爷,首都多好,你咋就说不好呢?”妞妞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老楚,看见没,这么点孩子都比你明事理。”揶揄过楚玉良后,李卫民转向妞妞,“你想不来这上学呀?”

    “想,就是我妈……”说到半截,妞妞把头转向楚礼娟。

    徐卫华说了话:“礼娟,考虑好没有?来这的优点太多了,尤其对孩子成长更是绝佳的机会。现在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进首都,变着法的想让孩子到这接受教育,你就不能为了孩子前途,搬到这来?”

    楚礼娟忙道:“徐部长……”

    徐卫华打断对方:“一家人说话,哪有这么称呼的?你就随着天齐那样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叔,到首都上学,肯定对孩子好,全国人民都明白,都梦想让孩子到这上学。可是人们也得清楚,什么人什么命,一个庄稼汉非想到城里生活,根本就生存不了。”楚天齐说的很实在,“爷爷专门跟我说过,你也多次劝我,俊琦、天齐都劝过,尤其您和爷爷能帮着解决问题。可不瞒您说,我更想量力而行,不想生活的太累,有时也根本不是累的事,是实在不能太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是个要强的人,你们这几个年轻人都非常要强,我看出来了,但至近亲朋的帮助也应该接受。”徐卫华说的语重心长,“妞妞现在这年龄段,‘三观’还没有形成,可塑性非常强,到首都还不晚,能够很快适应。要是再过几年,不但她很难融进首都,首都也会无形中排斥她。要是妞妞能够在首都学习、生活,后代直接就是*人。当然,我没有一点歧视农村人的意思,相反我还挺欣赏人们的善良、纯朴、坚韧、不屈不挠。但人都有自私的一面,都希望晚辈能够生活的好,能够有个好的出路,我也希望你好,你们全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怔了一下,楚礼娟才说:“老叔,我再想想,反正妞妞小学还没毕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希望你考虑清楚,别学你爸那么固执。”说着,徐卫华把头转向楚礼瑞,“礼瑞,你什么时候来呀?”

    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现在能有上首都的机会,我当然不想错过。但我们也要适当自立,不能总麻烦你们和我哥,不能总拄着拐杖走路。”楚礼瑞说的郑重其事,“老叔,我是这么想的,也和杨眉取得了一致意见。我俩想着先把生意做到首都,在首都确定一个谋生的手段,然后才是到这里生活,争取孩子上学就能到这。当然了,我们有好多事情还需要麻烦您和我嫂子,我们不会客气,但保证不给你们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,礼瑞明事理,比你爸强的多,也给你姐姐做做工作。”徐卫华挺高兴,“你的水果生意要想做首都,我能帮你,不过要想站稳脚跟,必须要保证品质,必须能够适应市场规律。”

    “这吃也吃了,该走了。”楚玉良忽然插了话,“你们徐叔、李叔都挺忙的,我们就少打扰吧。”

    徐卫华“哈哈”笑着,站了起来:“老楚,我看你是心虚,是怕我姐夫再帮你开动顽固脑筋吧。”

    这次尤春梅没有挤兑老伴,而是适时为老伴帮了腔:“其实老楚也不是老顽固,他主要是不想为你们添麻烦,这麻烦够多了,天齐也还麻烦了你这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老嫂子,你错了,一家人哪有麻烦一说?”徐卫华笑着说,“天齐不但没麻烦我,还给我们徐家帮了大忙呢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忙道:“你太客气了,天齐都是你照顾的,哪还能给你帮了大忙?”

    其实尤春梅有所不知,徐卫华说的是真心话,并非客气。徐卫华说的“给徐家帮大忙”,主要是指楚天齐确认是徐家子弟,徐家后继有人了。以前一直都是徐卫军想抢徐家资源,想让其子获得徐家最大的支持,而徐卫华只有女儿。现在徐家有了楚天齐这么个男丁,徐卫华心里踏实多了。

    又说笑了一会,由徐卫华、李卫民陪着,楚玉良、尤春梅、杨眉先行下楼,其余人则去房间拿箱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房间取出所带箱包,楚天齐等人进了电梯,电梯向一楼走去。

    看看楚天齐,妞妞忽然神秘的说:“大舅,我发现一件事,你和刚才那个徐爷爷长的很像,跟白胡子老爷爷长的也像。”

    听到孩子的话,众人都楞了,但每个人楞的原因却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,电梯停在一楼,轿厢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大厅沙发里的父母,楚天齐对着妞妞轻声道:“妞妞,千万别给姥姥说,姥姥不想听到这种话。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妞妞拉着长音,显然并没听明白或是没能明白。然后又强调着前面的话,“你们仨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刘拴柱轻声喝斥着女儿

    众人一齐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看着大厅沙发就坐的父母,看着两侧相陪的徐、李二人,楚天齐心中很是温暖。因为礼瑞受伤,这次得以在首都过年,得以让家人与徐家发生了联系,楚天齐不禁感叹这种缘分。却不知,这次礼瑞到首都治伤,也为自己日后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