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这就跳出来了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常委会结束的时候,已将近一点,众常委直接去食堂吃午饭,然后便各自回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午休,而是坐到办公桌后,拿起手机,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里面传出一个男声:“老楚,这个点儿打电话,还让不让人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吃饭?不对吧,我记得发改委开饭时间可是很固定的。”楚天齐揶揄着,“大中午就出去喝花酒?胆子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反唇相讥:“哪呀?别整天自命清高,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人正派。我这几天休息,没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病了?”楚天齐很是关心。

    对方斥道:“别给我念背兴,病什么病?好事。你猜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现出坏笑:“好事?什么好事呢,莫非是你第九个情人给你生了儿子?要不就是老八的男人找来啦?或者是小十是带肚来的,不用你受累就当爸爸?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急忙打断:“我说你这小子,怎么变得越来越没正形?分明就是无耻。就你这种品行,还领导全县三、四十万百姓致富?别把良家妇女都教坏就是好的。算了,不让你猜了,我告诉你吧,我要调动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去哪?什么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妈的,瞎眼了?”手机里忽然传出一阵骂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一楞:这家伙犯什么病了。

    “老楚,有人好像蹭我车了,我下去看看,一会儿回给你。”话音刚落,手机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蹭车?那不就是撞了?不严重吧?楚天齐握着手机,替对方担心起来。但也有一点放心,那小子肯定没受伤,否则不会是这种声音。

    已经下午一点半,还要等电话,算了,不值当睡了。想至此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闭上了眼睛,但脑子却没停下来,而是想着会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乔金宝的做派,既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又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自听到那个谣言以后,楚天齐就让刘拙进行了调查,自己也从多方渠道进行了解。经过对比、分析、推理,他锁定了几个谣言始作俑者,其中就包括乔金宝,乔金宝具备造谣的动机。

    经过以前的两次接触,尤其第二次接触,楚天齐就意识到,自己和乔金宝不是一路人,乔金宝就是个不务实的滑头政客。所以自到县里以后,尽管乔金宝一开始对自己很尊重,甚至高看一眼,合作也很融洽。但他明白,对方都是装的,这种和谐维持不了多少时间,最终没准还得走向对立。

    果然,时间不长,因为个别用人的事,因为自己提的经济转型方案,乔金宝的态度就了转变,端起了县委书记架子。不再喊“天齐市长”,更不喊“天齐老弟”,而称呼“楚县长”或是没有称呼。之后还晾过自己几次,也使过几个小绊子,不过两人关系还算正常,那些不和谐事项权当就是小插曲,党、政之间常出的小插曲。

    看似乔金宝没有撕破脸,似乎还做出了让步,但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,对方并不惧自己,而是在惧自己的来头。对方未必知道自己真实背景,但肯定也把自己看做有硬靠山的人,在第一次见面时,对方已经那么认为了。尤其这次调任安平县,更是经过了省委,他乔金宝不得不认真考虑。现在乔金宝是不得以,一旦对方心中畏惧解除或是有了大的依仗,势必要向自己出手,因为两人之间的矛盾是涉及到原则性的,在某种程度上不可调和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点都不惧乔金宝,但他不想与乔金宝斗,他只想着好好干工作,历来都是“和则两利,斗则两败”,自己何必要在无畏的事上耗费精力呢?可是面对具体事项时,又不能为了妥协而妥协,原则本就不能妥协。但他觉得乔金宝现在应该还不敢翻脸。

    可是春节一过,就有了那个关于自己的谣言。谣言不可能是百姓想出来的,除非是有人刻意设定的联想,而且谣言的快速传播速度也验证了这一点,传播的也太快了,岂是几个村民能操作的?造出这个谣言,势必让自己声誉受损,势必在一定时期影响农民对自己的看法,降低自己应有的权威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造自己的谣?答案明摆着,打击自己,从中渔利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权威受损,好几人都可能得利,但受益最大的应该就是乔金宝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把乔金宝划进嫌疑人范围,今天乔金宝又在会上挤兑自己,很像是专门挤兑,还特意点出自己在上次会上的说话漏洞,这就更增大了乔金宝的嫌疑。

    乔金宝这是要进攻的节奏呀,他现在这就跳出来了?他不怕自己啦?为什么?楚天齐脑中划出了一串问号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赶忙接通:“老曹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人都没事,车也都没事。就是那家伙一开始有点穷横,后来老实道歉了,我就放了他。”对方声音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说说你调动工作的事吧。我还想让你帮忙打听个事呢,看来现在是指不上了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起身,向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,关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是楚天齐惊讶的声音:“是吗?那太好了。这就更是近水楼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安平县党政大院内,因为打电话而没休息的人,不止楚天齐一人,乔金宝就在等电话。

    午饭后回到办公室,乔金宝就准备午休,桌上固定电话却响了。可是接起电话没说两句,对方又突然有事,说是一会儿再打电话,他就只好靠在椅子上等着了。

    再次抬手看表,已经快两点了,这电话怎么还不来?乔金宝既着急,也略有不快,但更多的是无奈。他可不敢惹对方,那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急忙拿起听筒,乔金宝恭敬的说:“司长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宝,什么师长,你咋不说军长?”电话是声音非常不快,也有些苍老,“你这是又攀上高枝了?还是部队首长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老领导,刚才我同学给我打电话,说到半截,他中途有事,就挂断了。您来电话的时候,我刚从里屋出来,就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。”乔金宝赶忙编着瞎话,“我那同学叫师常宁,平时大家都调侃他‘师长您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听的好像是真的。”对方语气满是质疑,“金宝,你现在是县里一把手,好像也越来越有主见了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眼珠乱转,支吾着:“老领导,我能当上县委书记,全是拜您提携,还请您不吝继续赐教。要是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还请老领导多多指教,您打也打得,骂也骂得,就把我当您孩子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老朽不敢,我身无寸职,哪敢对县委书记指手划脚。再说了,你能出任县委一把手,那是你在上面有人缘,我什么忙也没帮上。”对方显然火气未消。

    “老领导,您可别这么说,那您就是怪我了。我是您看着成长的,您可要……”乔金宝絮絮叨叨说起了好话。

    费了好一番口舌,说了不下七、八分钟,电话里才有了回复:“行啦,行啦,咱们都不是小孩子,怎么说不重要,关键是怎么做。我问你,最近和他合作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金宝暗嘘一口气,尽量语气显得诚恳:“老领导,您放心,我俩合作非常好,堪称同僚楷模。元旦前,县里接到了九部委下发文件,要求对全县项目进行整改,达到环保要求。我俩立即达成共识,决定顾大局、识大体,为了安平的绿水青山,为了数十万父老,必须严格执行文件精神。于是我们召开专门会议,进行了安排部署,把上级会议精神与县委、县政府的坚决态度传达到每一个层级。

    后来省委、省政府及有关部门又下发了相应文件,那时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差多了,便立即进入了实质实施阶段。尤其由于认识一致、反应迅速,整个环保整改工作走到全市前列,受到了市委领导的肯定和赞扬。接下来,我们又适时提出了经济转型方案,正契合了生态发展的要求,也与市委精神相一致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宝,这些你已经说过了。”对方打断道,“我一遍遍提醒你,让你不要主动招惹他,主要是为了你好。越是不清楚他的背景,越要小心,否则一旦判断失误,后悔晚矣,要善于忍让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马上表态:“您教导的对,我一定牢记在心,不打折扣的执行,请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只希望你不要犯傻。”对方语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听筒,乔金宝叹了口气:“哎,忍让,又是忍让,难道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再次响起,打断了乔金宝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这次没敢莽撞,看清上面号码后,乔金宝才拿起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听筒里立刻传来一个吼声:“妈的,怎么总占线?”

    乔金宝赶忙陪不是:“刚才正好有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费话,我问你……”电话里的声音低了下来,低得只有电话两端的人能听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