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别样春节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卫民。”

    “李……书记。”

    几声称呼交互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刘栓柱的声音:“沃原市委李书记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尤春梅更是手指来人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嫂子,怎么不认识啦?我去过你们家,老楚还把我给轰出去了。”来人笑着说。

    尤春梅“哦”了一声:“对,对,那时候你围的挺严,我也没看清。你是宁姑娘的爸爸,还是市委书记?”

    “我是琦琦的爸爸。”来人说着,轻轻揽住了宁俊琦的肩头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原沃原市委书记,现河西省委组织部长李卫民。

    看到李卫民,楚天齐并不惊讶,但也多少有些意外,之前可没听俊琦说过他要来。

    有李卫民的到来,自是免不了一些介绍,也肯定有一番客套。相比起李卫民的平易近人,刘栓柱等人要拘束的多,楚礼娟、杨眉更是礼貌打过招呼后,便不敢言声。他们今天可算是知道了,宁俊琦的爸爸是大官,是比县委书记和县长还大的官。但他们也不禁疑惑,疑惑宁俊琦为什么没有“公主脾气”,反而还特别随和,心里总想着别人。和大人们不同,妞妞对李卫民并没有惧意,反而还很愿意和这位爷爷交流。

    寒暄过后,餐包外间只剩下了李卫民、楚玉良,其他人都到了里间。外间人谈什么,里间人无心去了解,他们现在正谈论着与“年”有关的话题,谈论着在首都过春节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时间到了晚上六点多。

    楚氏一家子及其李卫民父女都坐到了餐桌旁,但正中主位却空着。

    “我再去看看。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两扇屋门大开,四个人出现在门口,但其中三人站着,有一人却坐着。

    看到坐着之人,楚天齐惊的张大了嘴巴,他吃惊的不是对他们不熟,反而特别熟,特别亲;他惊讶的是,老爷子怎么会来?无论从身份,还是身体情况,老爷子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呀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惊讶的楞在当场之际,楚玉良已经离开餐位,快步走向门口,根本不是走而是跑。离着老者还有一步距离,便颤声道:“老首……”说话间,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老者急忙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就不握手了,我坐着,你站着,都不方便。你是小楚的父亲吧?”

    楚玉良一楞,赶忙收回敬礼的右手,回应着:“对,我是小楚的父亲楚玉良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、楚天齐、宁俊琦纷纷迎上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来到老者身后,从舅舅手中接过轮椅,慢慢推着,说:“外公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老者“哈哈”一笑:“我怎么不能来?我一个平头百姓想去哪去哪,又不像你爸一样当官。”

    此时,尤春梅等人也走出里间,看着轮椅上的老者。

    与老者同来的两名年轻人没有进屋,而是站在门外,轻轻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爷爷徐大壮。徐大壮那是什么身份?当年可是呼风唤雨的人物,现在也是虎老雄威在。由于身份,也由于身体原因,平时根本就不出来,而是几乎一直待在戒备森严的老宅,已经好多年了。怎么今天竟然到了饭店?不但楚天齐吃惊,李卫民、宁俊琦也颇感惊讶,而楚玉良在吃惊之余,更多的是感动。

    那些人只是怔怔的不说话,徐大壮却挨个点起了名:“你是小楚的妈妈尤春梅吧?你养了几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,大伯。”看着气度不凡的老者,尤春梅自带一种拘束,“我是天齐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礼娟和礼瑞就不是了吗?”说着话,徐大壮指向了楚礼娟姐弟。

    尤春梅应答连声:“是,是,他们都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楚礼娟、楚礼楚赶忙上前,喊了声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都是好孩子。”徐大壮目光在二人身上移动,最后停在楚礼娟脸上,“好孩子,好孩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爷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妞妞从后面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呀,肯定是妞妞吧,礼娟的闺女。”徐大壮笑咪*咪的说,“果然机灵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谢谢您,您老真有眼光。”妞妞说着,挺了挺小胸脯,向母亲挤着眼睛,很是自得,也像是在和母亲示威。

    徐大壮又道:“妞妞,该上初中了吧?想不想到首都上学?这里教学条件可比你们那里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妞妞一下子楞在当地:到首都上学?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,老爷爷说的是真的吗?

    “不想来?”徐大壮轻声追问着。

    妞妞忙道:“想啊,当然啊了。我今年夏天正好升初中,要是能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妞妞。”楚礼娟上前一步,拉住女儿,“别打扰太爷爷,赶紧让太爷爷坐饭桌那。”

    妞妞“哦”了一声,满脸失望,却也听话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妞妞,我说的可是真的。只要你愿意,就能让你来上学。”徐大壮声音很和蔼,“今天暂时先不说这事,下来咱们再谈。”

    妞妞立刻转忧为喜,眼含殷切的望着妈妈,显然在等着妈妈的态度。

    用手一指杨眉,徐大壮道:“这是楚家的大功臣,马上就有下一代了,你是礼瑞的媳妇杨眉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是杨眉,祝您老身体健康,福寿绵长。”杨眉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“孩子,谢谢你呀,真是贤惠,楚家的福气。”说到这里,徐大壮用手指向后面,“刘拴柱,你怎么不往前呀,该不会不欢迎我这老头子吧?”

    刘拴柱赶忙挤上前去:“爷爷,能见到您老人家,那是三生有幸,我是不敢上前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“哦”了一声:“不敢?我这慈眉善目的,长的不吓人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意思。”刘拴柱赶忙解释,“您是部长的父亲,又是书记的岳父,肯定不是一般人,我没敢随便上前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闯荡时间长,这话说的是滴水不漏。”徐大壮“哈哈”一笑,“全屋子算起来,我觉得咱俩最有缘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众人都是一怔,刘拴柱更是脸色胀*红,脸上透着激动神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宁俊琦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全屋人十多个人,数我俩的名字最接地气,他是拴柱,我叫大壮,这还不是最有缘?”徐大壮说的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拴柱脸色更红了,脸上分明写着自豪,也多少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此时,服务员送来了全部凉菜,热菜也起了。

    “您坐那。”楚天齐走到轮椅前,和宁俊琦一同推轮椅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应该随着宁姑娘称呼,叫姥爷才对。”尤春梅提醒起了儿子。

    “姥……”好不容易喊出一个字,楚天齐便脸上一红,噎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就叫爷爷吧,和你姐他们一样称呼。”徐大壮赶忙给孙子解围,“琦琦以后也可以随着天齐叫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,凭什么?”宁俊琦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大壮笑着说:“琦琦,同着婆家人,应该温柔贤惠才对,哪能使小性子?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一红,但仍执拗的说:“我就叫‘外公’,到什么时候都是。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着,徐大壮的轮椅被摆到了正中位置,调成了和餐椅一样的高度。

    徐卫华来在那把空椅子旁,就要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坐别处,让妞妞挨我坐。”徐大壮一指儿子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徐卫华走到了妞妞旁边。

    妞妞立刻跳下椅子,高兴的说:“老爷爷,我挨你坐。”

    “妞妞。”楚礼娟一把拽住女儿,“你爱动,就坐这,可不能碰到老爷爷,那是长辈坐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徐大壮向着妞妞招手,然后又对着众人说,“现在的坐法,有点不妥,哪能我和儿子、女婿坐中间?这么的,今天咱们就按家庭规矩坐,尊老爱幼,照顾身体不便的,照顾女士,来,你坐那……”

    在徐大壮的主持下,餐位进行了重新调整。以徐大壮为中心,向两侧扩展,左边依次是妞妞、楚礼娟、李卫民、宁俊琦、楚天齐,右边是尤春梅,杨梅、楚礼瑞、楚玉良、徐卫华。

    “外公偏心,怎么就把我安到了最后位置?我也是女士呀。”宁俊琦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“怎么偏心啦?你看啊,我年龄最大,妞妞年龄最小,自然该坐中间。礼娟要照顾妞妞,天齐母亲是年长女士,杨眉身怀有孕,礼瑞刚刚出院,其他几位都比你年长,你只能坐那。再说了,你和位置和我对应着,在酒桌上,我要是主陪的,你就是次主陪,是第二重要的,这还不行?”

    “外公耍赖,怎么说都有理。”宁俊琦故意又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让宁俊琦这么一“搅和”,现场气氛更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爸,热菜上了好几道,酒水饮料也斟上了,开始吧。”徐卫华提议道。

    说了一个“好”字,徐大壮忽然改了口:“我听说楚家春节家宴有专门致辞人,今天还是这个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楚玉良忙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,我年龄最大,你得听我的。”徐大壮慈爱的看着老部下,“最后一杯由我提,行不行?”

    迟疑一下,楚玉良答了声“是”,站起身来,端杯在手:“祝老,老人家身体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到首都把词都忘了,我替你说吧,祝伟大祖国繁荣昌盛。”说着话,徐大壮也举起了杯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纷纷起身,“啪”、“啪”的碰杯声此起彼伏,然后众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虽然好多人还不清楚一些事情,但桌边既有革命元勋,又有部级领导,还有忠诚卫士,也有未来的杰出人才。这注定将是楚家人的一个别样春节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