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抓紧破案才是关键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乔金宝才不相信楚天齐的说辞,什么碧水蓝天,什么为农民增收,那不过就是个幌子而已。

    哪个当官的不先为政绩?不先为自己?反正乔金宝一直是这个理念,他觉得楚天齐也不会免俗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想要政绩,乔金宝也表示理解,可是让他不能接受的是,你楚天齐为什么非得损人利己,就不能你好我也好呢?

    尽管楚天齐说的天花乱坠,既环保,又为农民增收,还能解决剩余劳动力的问题。但乔金宝知道,所谓的种植经济作物,还是要以投入大把金钱为前提,对方抢着花钱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县里资金有限,如果楚天齐抢着花了钱,那么其它项目怎么办?那些项目可是自己亲自拍板的,好多项目都还没上马,不能胎死腹中吧?而一旦真让楚天齐抢上了钱,那对方就会利用增收、环保的噱头搏得政绩和虚名?无论最终项目如何,当下对方都会收获一些声誉。

    一旦真让楚天齐得逞,自己拍板的项目势必要受影响,自己的威信何在?政绩又在哪?自己可是指着这些政绩的。自己现在年龄正在坎上,如果两、三年内不能晋升,那就到此为止了。要晋升靠什么?有上面领导提携当然重要,但政绩也必不可少。现在自己已经分管了党务,直接做政绩工程的机会少了很多,让那些拍板项目顺利进行,才可能为自己再次晋升提供资本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即使自己没有拍板一些项目,可楚天齐提出的那些项目恐怕都得三、五年才能见效。到时自己恐怕早已退居二线。而楚天齐很可能凭借这些所谓的政绩,再运用一些手段,已经提前取而代之,成为书记了。很显然,这完全是为楚天抹粉的事,而自己却会弄一脸锅底黑,自己怎能做这样的傻事呢?

    乔金宝不禁暗自思量:怪不得年轻轻轻就当了县长,果然还真有些伎俩。看来这小子也是踩着同僚的尸首上来的。这么说,这小子既是为了政绩,也是专门针对自己,是想一箭双雕啊,真够歹毒的。

    那自己该怎么办?本来今天想着探探话,想着让对方知难而退,但看来并没什么效果,对方就是要一意孤行。

    强硬顶着?他的后台要是发难的话,怎么办?他的后台究竟是什么人,有多厉害?自己能顶*住吗?自己靠山能行吗?

    可要是不顶着,要是顺了姓楚的,自己岂不是颜面扫地?哪还有政绩可言?

    顶着或是不顶着,都各有利弊,乔金宝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带着满心不悦,楚天齐回到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不痛快,但乔金宝的反应也在意料之中,只是没想到对方情绪表现会那么强烈,给自己扣了那么多大帽子。什么“海市蜃楼”,什么“授课”,甚至说自己“强*奸民意”,只不过把那个字省略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乔金宝的心思,楚天齐完全明白。对方既不想放弃现有项目,不想放弃所谓的证据,也不想让自己抢了风头。很可能对方还会拿小人之心,来度自己的君子之腹,但自己的确是出于公心。

    乔金宝拍板的那些项目,好多都是高污染,一旦上马的话,碧水蓝天将成为历史,将成为好多人遥不可及的梦想。所好的是,污染最严重的几个项目还没有上马,阻止还来得及。而且发展新型农业,确实能够为农民增收,还有利于保护环境,完全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。可乔金宝竟然为了一己私利,置若罔闻,实在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虽然乔金宝的作法可恶,但自己也不能激烈对激烈,那样也未必能解决问题。既要达到目的,又要都能过得去,这可需要好好动一番脑筋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刘拙推门进了屋子,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递过了一张纸:“县长,您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瞅了眼对方,楚天齐接过纸张,看了起来,看到上面内容,楚天齐就是一楞。这是一张小报,上面有报假警的事,但报道方向却有问题。小报上不说犯罪分子扰乱社会治安,反而评说安平县的管理,还上纲上线说到了政府领导不作为。

    从小报上面的语句看,显然是在针对自己这个县长,楚天齐不禁心中疑惑:是什么人干的呢?

    正这时,副县长董玉强打来电话,说是有事汇报,楚天齐让对方现在过来。

    刘拙刚刚出去,董玉强便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董玉强主管城建、国土、旅游、环保,工作一般,但也说的过去。楚天齐和对方没深交,但平时董玉强对自己还算恭敬。

    请对方坐下后,楚天齐直接问道:“董县长,有什么事?说吧。”

    董玉强点点头:“县长,我想汇报一项分管工作,就是关于市政方面的。”见县长没有搭话,他又接着说,“市政道路建设、市容市貌维护、供暖、供气、供水等工作都是市政重要项目,在保障市政建设及居民生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这些部门在运行过程中,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办事,连续两年来没有发生大的事故,尤其供水工作表现尤为突出。自来水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其实自董玉强一进门,楚天齐就明白了其来意,但是直到对方说完,楚天齐也只是点点头,未置可否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县长没什么反应,董玉强又说:“自来水公司经理孙子铭,是个老城建了,平时工作说不上多出彩,但也能够完成本职工作。只是他这人进取心不足,也才只是个二级部门负责人,否则要比现在混的更好一些。正因为进取心不够,平时也难免不太注重一些细节,比如偶尔晚上喝酒过多,导致次日还是酒气薰天,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看县长不接茬,董玉强只好点出来的目的:“县长,那天你找他,他还带着头天晚上的酒气,行动也较迟缓,确实是他的不对。我和城建局长都恨恨训了他,他也深表忏悔,还说要当面向县长陪罪。只是怕惹县长生气,我才没让他来。那天的假警实在害人,不过所好的是自来水没有出任何问题,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,说明自来水公司工作还是过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孙子铭是头上晚上喝酒?是偶尔?姗姗来迟也是事出有因?”楚天齐直接提了几个问句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打马虎眼,可县长直接点出来,董玉强一时不好接茬,只能含糊的表示:“应该是,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“自来水工作事关全县人民身体健康,若是让一个醉鬼管理的话,恐怕早晚要出事吧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县长,也没那么……这两年多一直挺太平的。”董玉强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楚天齐语气严肃:“假如因为工作不尽职而发生事故,这个责任谁担,是局长还是主管领导?”

    “这,这。”董玉强一时语结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话让对方难堪,但他也实在有些火气,本来在乔金宝那里已经碰了钉子,接着又出现小报的事,而现在董玉强不但包庇下属,还大睁两眼说瞎话。这两天,楚天齐已经了解到,孙子铭经常班上酗酒,把公司管理的一塌糊涂,没出事只是侥幸。但董玉强却揣着明白装糊涂,置公众安危于不顾,实在有些过了,否则楚天齐也不会说话这么冲。

    静了一会儿,楚、董二人都没再说什么,董玉强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董玉强刚走,公安局长胡广成来了。

    让对方坐下,楚天齐直接问道:“怎么样,有进展吗?”

    胡广成摇摇头:“没有,一点线索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虽然理解对方破案难度,但好几天过去,任何进展都没有,楚天齐还是督促道:“看起来对手确实有些反侦察手段,现在又猫了起来,破案确实有一定难度。可现在公众恐慌还在,而且又出现了其它负面影响,你们必须要千方百计争取早日破案。你看看,有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啊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刘拙送来的那份小报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胡广成也看到了这份市里传来的小报,还看出了小报像是在针对县长,这才前来晋见。于是翻了翻,说:“是呀,有人是唯恐天下不乱,只是这线索确实无从找起,关键是范围太宽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道:什么意思?

    胡广成接着又说:“现在不但小报出来了,‘水里有毒’假警案也麻烦不断。那天办喜事的人家,天天去找粮贸大酒店闹,不但不结算婚宴费用,还要向酒店索要赔偿,说是因为假警案影响,错过了良辰。县长,这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干什么?想倒打一耙?楚天齐于是缓缓的说:“胡局长,这事不应该让我这个县长拿主意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胡广成换上笑脸,“县长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抓紧破案才是关键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胡广成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冷冷的看着门口方向,他知道胡广成是乔金宝的人,平时根本不听乔海涛,恐怕现在该去书记那里搬弄事非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