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借刀杀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二月二十五日,正月初八,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安平县政府公务人员正式上班。当然,因为春节值班、调休等原因,好多人并未真正回到岗位,县委、政府领导们更是如此。好多领导都是让秘书在单位盯着,自己并不来,如有特殊事再通知,有的领导顶多到单位转一圈就走。

    这种上班方式已经成为一个惯例,全国各地都是这样,只有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过年结束,行政单位也才真正正式上班。楚天齐深谙这种规则,并没对那些副县长们苛求,但他自己却按时坐到了办公室。这并非是他要多么积极,而是时不我待,有好多工作在等着他,他要利用这几天时间好好处理一下。尤其昨天听说的这个新情况,更要重视起来,要挖出源头所在,并最终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处理办法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在听小娟父亲说到那个情况后,楚天齐又给贺家窑乡长梁村村主任候喜发打了电话,向候喜发求证那个传言。结果候喜发也是正月初五听说,与小娟父亲所言基本一致,而且要说的更详细一些。两人并非一个村,而且还不是同一个乡,但却听说了同样的内容,那么这个传言肯定已经传的很广了。

    自己是腊月二十八离开的安平县,走之前并未听到这个传言,那就表明当时传言肯定还没出来,否则自己绝对会知道,秘书刘拙可是随时在关注着。即使在自己离开期间,即使刘拙也到了渤海市,但若是乔海涛等人听到,也肯定会告诉自己。那就是说,谣言产生正逢放假,最有可能是正月初一到初四之间。这时间段,自己正好不在安平,这是巧合吗?传言又是从哪传出的,老百姓能够凭空想到?农业补贴是真的不发了吗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路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刘拙走进屋子,径直来在办公桌前:“县长,很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没关系,是火车晚点,又不赖你,你也不想多坐这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有什么事?”刘拙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给你打电话,是有这么一件事,你了解一下……”楚天齐讲了那个关于自己的传言。

    刘拙愤愤的说:“什么人这么无聊,整天造谣生事?成心不想让人消停。县长,我马上去查,看看到底是谁捣的鬼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刘拙转身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刘拙的身影,楚天齐笑了。这个秘书确实不错,这不仅是因为与其父的关系,也不仅是由于其笔头功夫不错,主要是刘拙能够找准位置,善于把握分寸。当然,正是由于刘拙是刘文韬儿子,是自己小老乡,两人之间便有了稳固的信任基础,感觉能够靠的住。自己需要这样的秘书,而刘拙也因为自己的到来,改变了每日擦抹桌案干杂活的命运。

    想了稍许时间,楚天齐拿过固定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回铃音响过两遍后,电话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县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电话说:“陈副县长,有时间吗?来我这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声音略显迟疑:“县长,我在外面办点事,还得一会儿。要是事情紧急,我就先放下这事,马上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语气和缓:“倒也不急,看你时间吧。什么时候能办完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将近十点,办完估计就十一点多了。”对方叨咕了一句,又请示着,“县长,要不下午吧,行不行?下午一上班,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:“好吧。”然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心知肚明,对方说是在外面办事,还不知道在哪呢,肯定也是私事。但他并未揭穿,而是给对方留下了足够的返回时间,对下属也不能一概严厉,适当宽松一下也是很必要的。当然,要分是什么人,对有的人则不能宽容,否则下属会把领导解读为软弱、呆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对面椅子上是副县长陈玉军,陈玉军刚刚进门。

    陈玉军主管政府办、农业综合开发、外事侨务工作,平时与楚天齐关系不远不近,但能摆正位置,对楚天齐比较尊重,两人之间符合标准的正、副职关系。

    没有绕弯子,楚天齐直接道:“陈县长,今年农业补贴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陈玉军回答:“去年十二月初,上边下了份文件,说是要对农业补贴政策做出适当调整,届时会出台相应的实施方案。但一直到现在,既无相关方案,也没有会议精神,再没提到这个事,更没有发放补贴的具体消息。这么一弄,不但老百姓迷糊,就是政府工作人员也不清楚,受益人更是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但是在去年的时候,元旦刚过,农业补贴就下来了。那时候我没分管农业,不过也听说,补贴一下来,就直接发下去了。当时的受益人那是奔走相告,弹冠相庆,据说场面空前热烈、感动,也非常壮观,人们齐夸党的政策好,都说党和政府为人民办实事。

    可是今年,二月份已经快过完了,还是没有任何与农业补贴有关的消息。所以人们一直以来也是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,莫衷一是。在元旦前后,就已经有人打听,过元旦以后更是打电话、写信询问,还有人声言要到政府上访。我又专门找上级部门问过,但得到的答复就是三个字: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在那份文件中,专门写有一条,中心内容就是,惠民惠农措施要持续加强,而绝对不能削弱,惠民理念要一直贯彻下去。按照这条来看,显然没有取消补贴的意思,而且既然已经开展试点工作,整体效果还不错,那就不应该会取消。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也仅是推测而已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嗯,我也觉得应该不会取消。最起码这么重大的政策,又是关系国计民生,怎能随意大变动?更不可能销声匿迹,没有下文。”

    陈玉军随声附和着:“理是这么个理,可老百姓不理解呀,各种无端猜测、各种不实指责,那是铺天盖地,接踵而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陈县长这是听说什么了吧?不妨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。县长肯定也听说了吧?”陈玉军也回以笑容,“春节期间,我回了老家过年,老家不在安平县。昨天下午回来以后,有人跟我说,现在人们都传,今年的农业补贴不发了,还说是因为县长给上面打报告要求停发。别人清不清楚我不知道,可我就负责这项工作,一听就知道有人胡说八道,或是故意造谣中伤。县长叫我过来,也是因为这事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给我造谣倒没什么,反正假的真不了,用不了多长时间,人们就会明白过来的。只是这谣言一出,对咱们的农业工作会有影响呀。这么的,你随时打听上面消息,看看补贴的事到底要怎么弄,也可以适当向上级反映一下,催一催。越早有结果,对咱们的工作越有利,否则谣言的影响会更大、更久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陈玉军道,“另外,不能任由谣言这么传播,适当的时候,要再宣讲一下那份文件,以免人们捕风捉影,甚至无中生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宣讲就不必了,那份文件本来就说的含糊,我们要是再主动提起,势必会让人有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我先回去了,我倒要看看这谣言的出处到底在哪。”说着话,陈玉军站起身来,与楚天齐告辞,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认同此时宣讲,楚天齐是想冷处理,他已经认定,这谣言绝不是无端而起。可能有人正等着自己跳出来,等着把这谣言炒起来,炒的越来越热呢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过,刘拙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看屋内没有旁人,刘拙来在办公桌前,直接道:“县长,我做了做调查,这个谣言最开始传出时间是正月初三上午,秘书们传的最早,但谣言最初源头不清楚。现在谣言早已传到乡镇、村里,传得每个村民几乎全都知道,这分明是在故意制造矛盾,在影响你的权威和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有人就见不得我好,就想把我整臭,甚至整走。”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,“门都没有,想也别想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怎么办?”刘拙追问着,“这么一弄的话,你的威信可就受损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别理它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听拉拉蛄叫,还不种豆子了?”楚天齐底气很足,“就这小儿科,根本就不是事。”

    刘拙点点头:“嗯,知道了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长嘘了口气,楚天齐意识到,有人蠢蠢欲动,想用百姓之力借刀杀人了。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?是他吗?他敢吗?

    无论是谁,只要他挑衅,只要他伸出爪子,就别想轻松收回去。想至此处,楚天齐攥紧了关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