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反常的常慧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假期结束,上班族都回到了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到单位,就发现曹玉坤、裴小军已经提前就位。

    看见楚天齐进屋,曹玉坤问:“老楚,假期都干什么了?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回家看看,在家待了几天,农村也没什么好去处。”楚天齐走到自己座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哦”了一声,又不禁疑惑道:“真的什么也没干,哪也没去,不对吧?你这眼窝深陷、眼圈发青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五号早上起早坐车到首都,当天晚上便做亲缘鉴定,整夜没睡;六号晚上和父亲住在一起,说了很多事,很晚才睡去;昨天起的本就很早,从*开车到柳林堡,晚上又从老家返回首都,再把宁俊琦送回老宅,回到自己住处已经快零点了。能休息好才怪?眼圈不发青才怪?

    可这些事情又不能提起,楚天齐便随意应付着:“没有呀,我没觉得,我看是你眼神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眼神有问题,你让老裴看看。”曹玉坤拉起了同盟。

    裴小军接了话:“老楚,老曹说的没错,从你一进门我就看出不对。看你脸上神情,就跟‘大烟鬼’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别埋汰人。”楚天齐回击着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老裴不许瞎说,老楚怎么会沾那种东西呢?这分明是男女之事干的太多,肯定是跟弟妹嗨皮的太大发。我看八成老楚回家只是个幌子,肯定提前从老家回来,和弟妹享受二人世界了。弟妹一看就温柔体贴,老楚难免不知疲倦。老楚,肉要一口一口的吃,可不能撑着,也不能吃腻了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楚天齐偏偏打了个哈欠,这更成为曹、裴二人取笑的“铁证”。楚天齐便不理二人,任由两人胡乱取笑。当事人不再“狡辩”,二人很快也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消停了,楚天齐打开电脑,做起了手头工作。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看调研资料,也没有学习一些理论知识,而是做起了总结工作。他知道,自己很快就会离开这里,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。

    上午快下班时,楚天齐电话响了,电话是小杨打的,说是下午两点半开会。

    对方没说开会内容,也没讲开会规模,只说了开会地点。楚天齐不禁疑惑,暗暗告诫自己,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发改委616房间,会议准时开始。参会人员很少,就是常慧敏、小杨,还有楚天齐三人。

    常慧敏是最后一个进屋的,她坐到椅子上,扫视众人一圈后,开了腔:“今天是长假后第一天上班,经过几天休息,大家难免心思不再,开这个会,就是让大家收收心。在放假之前,你们三位参加了将近一个月的农业培训,现在就把培训情况,还有心得体会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虽然提前不清楚会议内容,但三人也想到了农业培训的事,反正知道肯定要有这么一场,早就都有所准备。于是三人打开笔记本,看着提纲汇报起来。

    常慧敏听的很认真,边听边记,有时还插话问上一句。

    听三人讲完,常慧敏做起了点评:“从汇报可知,三位在培训期间,态度非常认真,收获颇大,这很好。俗话说‘术业有专攻’、‘隔行如隔山’,虽说三位都是三农方面调研员,有过几次成功调研活动,但毕竟没有一直从事三农事宜。因此这次的学习很及时,也很必要,学习也很有效果。

    在三位培训期间和培训结束后,三农司也和农业部相关领导、师资进行过沟通交流。从对方反馈的信息看,对三位的培训表现评价很高,尤其对楚天齐同志更加认可。我听他们讲,三位不但认真学习专业,也积极参与其它事项。在庆国庆文艺演出中,三位还参加了情景剧表演,演坏人演的可恨,演好人令人起敬,说明你们也是多面手。

    做为发改委一分子,你们这次的整体表现,三农司很满意,我也很满意。希望各位继续保持这种认真态度,继续保持这种钻研劲头,百尺杆头更进一步。我相信,只要一直保持这种精神状态,一直有这种精神头,整个调研工作一定会大有进步,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听着常慧敏这一通表扬,楚天齐反倒狐疑起来,他觉得这肯定不是常慧敏的真心话,常慧敏没必要给自己三人戴高帽。

    常慧敏接着说:“三农工作受到党中央高度重视,每年春节前后都会出台专门针对性文件,以保障三农政策的有效实际,推进农村工作开展,促进农业长足进步,提高农民生活水准和幸福指数。做为发改委专门的三农调研部门,我们三农司也不能落后于中央政策实施,反而要积极践行相关政策,为相关政策出台、推进、完善提供必要的理论和数据支撑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十月份,离新一年的三农文件出台已经很近,每年这段时间也是文件正式出台前的最后修正、完善阶段。我们做为专们三农调研部门,一定要为政策出台做出相应的贡献,尽到我们的责任。因此,我们要做好三农调研的计划,准备随时出发,去做更有针对性的调研。

    其实每年这个时候,三农司都要做相应调研,曹玉坤、裴小军应该知道。只不过在前两年的时候,这项工作做的稍微被动一些,应付的成分更多,三农调研流于走过场。我自从分管这项工作后,就意识到了期间存在的问题,就决定要把调研工作落到实处。要既对得起这份职责,也对得起肩负的使命,更要对得起广大农民朋友的期盼。

    现在北方已经基本到了农闲时节,正好是土地修养生息,农民盘点收获的季节。这个时段进行调研,既不会干扰农业生产,也恰好能为政策出台提供素材。所以从现在起,大家要积极做好相关准备,我也会尽快跟上面领导汇报,争取调研工作早日成行。今天就是给大家吹吹风,提前透露点信息,你们回去好好准备吧。散会。”说完,冲着众人笑了笑,常慧敏起身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三人也离开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回到414房间,曹玉坤就发起了牢骚:“更年期就是不正常,马上就冬天了,地里冻的硬*梆梆,老百姓都在家猫冬了,她却让我们出去调研,是不是有病?不是我这人毛病多,也不是我怕吃苦,可他这安排实在有欠考虑。我看她指定没安好心,就是想让咱们去农村挨冻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附和着:“我也觉得不地道。她口口声声说什么中央要发文,要做发文前的完善。可据我所知,每年这个时候,文件已经基本成型,尤其搜集基层素材更是早就结束。所做完善也是在高层或更高层的层面,完善方向也是大方向,而不是小细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八成她就是看我们不顺眼,想把我们仨赶出去,来个眼不见心不烦,要是冻个好歹的话,正趁他的心。”说到这里,曹玉坤忍不住骂了一句,“妈的,更年期就是有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人家可是好一通夸奖,又是培训认真,又是表现积极,又是她也满意,领导也满意,你俩可不要曲解了领导好意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“哼”了一声:“好意?她能有什么好意?再说了,她那些话一听就是鬼话。她说和农业部领导、师资沟通了,以她的级别,也就是能和明若阳说上话,明若阳能说我们好话?笑话。这么多年,明若阳瞧不上我俩,我俩也看不上他,只不过一直没有正面冲突而已。何况现在明若阳也怀疑上了老楚,还借着排练节目,变相验证着他的怀疑。就这种情况,明若阳绝对不会说我们好话,那些话分明就是更年期编的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连连点头:“是呀,反常,太反常了。抛开明若阳不说,但从这个娘们看,也绝不应该夸我们的。”然后又转向楚天齐,“老楚,你说这娘们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他现在也说不清。他不只是考虑单位这些因素,他更多思考的是这个常慧敏和徐卫军的联系。通过那个假鉴定,已经完全证明,就是常慧敏把自己的血提供给了徐卫军,常慧敏就是徐卫军的帮凶、狗腿子。有了这层联系,常慧敏绝不会对自己友好的,一旦表现出友好,那绝对不是好信号。

    “老楚,更年期不是因为你吧?”曹玉坤忽然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怔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那天弟妹来的时候,更年期也看见了。更年期又一直对你有想法,她能不吃醋,能对你放手?依我看,他这是讨好你,帮你积累成绩,想着和你成其好事呢。”曹玉坤说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神情,再听着这样的话,楚天齐只觉得恶心,便厉声道:“少满嘴喷粪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别上火,我看真没准。”裴小军也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迟疑一下,按下了接听键:“常司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对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曹玉坤一下子来了精神:“老楚,怎么样?我说对了吧?她这是要和你单独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我可提醒你,千万别进套间谈。”裴小军说的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“别放屁了。”斥过二人后,楚天齐拿着笔记本和笔,出了屋子。他边走边想,这个女人确实反常,自己要多加小心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