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血浓于水的至亲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,屋内众人大都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五个小时的等待,不亚如五年一样漫长,这还是徐大壮不时普及专业知识,不时找出话头,否则肯定过的更慢。

    钟表的时针已经到了四点,但屋门还没有被推开,也没有响起“报告”声。

    刚才还谈笑自如的徐大壮,已经没了声响,屋内众人全都心情紧张,眼睛死死盯着门口,也不时快速看向钟表方向。

    一分钟,

    两分钟,

    五分钟,

    四点十一分的时候,终于传来了一声“报告”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徐大壮的声音也少了一些平静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屋门轻轻推开,陈忠新在前,中年女子在后,径直走向中间沙发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随着中年女人移动,随着她手中那个档案袋移动。

    来在沙发前,陈忠新闪向一旁,让出了空位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双手前伸,递过了档案袋:“首长。”

    缓缓抬起右手,徐大壮接过了袋子。

    “首长,我们先去了。”陈忠新说了话。

    徐大壮目光盯在档案袋上,没有抬头,只是轻轻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忠新和中年女子出了房间,轻轻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把档案袋放到茶几上,徐大壮一手按着袋子,一手捏上一角,准备去撕封口。右手正准备用力,他又停下来,左右看看,然后示意:“卫民,你来开,来读上面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我?好。”答应一声,李卫民转到茶几前,俯下腰身,拿起了档案袋。刚才李卫民一直站着,从楚玉良进屋后不久就站着。因为楚玉良自进屋后,除了刚开始蹲在徐大壮面前,之后便一直站在其沙发侧面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又都投到了李卫民身上,眼睛盯着那个咖色的档案袋。

    李卫民左手拿着袋子,右手抓住袋口小条硬纸,轻轻向右拉去。

    “刺啦”袋口掀起一条窄缝,随即缝隙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张的咽了口唾沫,目光投到那条缝隙处,紧紧盯着,眼睛就像要直接钻进袋子似的。

    档案袋封口已经撕开,李卫民右手探进袋子,从里面取出了一沓纸张。然后一页一页的向后翻去,只至翻至最后一页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干咳两声,李卫民宣读起来:“分析说明,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,孩子样本的全部遗传基因必定来源于其亲生父母。综上十五个STR基因座检验结果分析,E样本能够提供给A样本、C样本、D样本必须的等位基因,亲子关系概率大于99.99%。鉴定意见,E样本与A、C、D样本存在亲生血缘关系,从遗传学角度已经得到科学合理的确信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徐卫军脸上露出了笑容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才一直认真的听着每一个字母,此时不禁微微皱眉,随即便展开,然后又面露疑惑。

    李卫民声音还在继续:“B样本与A、C、D、E都存在亲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面露喜色,脸上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徐卫军提出了疑义。

    李卫民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少插嘴。”徐大壮厉声喝斥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李卫民继续读着:“分析说明,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,孩子样本的全部遗传基因必定来源于其亲生父母。综上十五个STR基因座检验结果分析,D样本能够提供给B样本必须的等位基因,亲子关系概率大于99.99%。鉴定意见,D样本与B样本存在亲生血缘关系,从遗传学角度已经得到科学合理的确信。”

    听完此段内容,楚天齐心中一松,不觉泪光闪现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在李卫民读纸上内容的时候,徐卫军一直连连摇头,嘴里喃喃着。

    “琦琦,把纸上内容读出来,一字不差、准确的读出来。”徐大壮声如洪钟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应一声,宁俊琦展开纸张,读着上面内容,“A徐卫华,B楚天齐,C徐卫军,D徐卫国,E徐大壮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B和其他样本怎能有血缘?D和E怎会是亲子关系?”徐卫军喃喃着,然后忽然站起来,大声嚷着,“姓楚的怎能是大哥儿子?绝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没人理会徐卫军的嚷喊,大家现在已经心情各异,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看看四周没人理自己,徐卫军又坐下来,继续喃喃着: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刷”,眼泪夺眶而出,楚天齐哭了。经过这诸多的波折,终于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世,自己真是徐家人,真是徐卫国的儿子,徐大壮真是自己的亲爷爷。

    李卫民此时也已明白,楚天齐真是大舅哥的儿子,和自己女儿是表兄妹,他们不可能想至此……目光投到了女儿脸上。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已经泪流满面。这泪水中一半是甜,一半是苦,一半是为天齐哥高兴,一半又是为自己和天齐伤心。渐渐的,他已品不出眼泪的甜涩,只是任由其默默的流淌。

    徐卫华则是满脸轻松,多了一丝欣慰神情,面带慈爱的看着那个和大哥极其相像的帅气小伙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徐大壮眼中迷蒙一片,下巴不停的微微抖动,显见非常激动,好像身上也在颤抖。

    楚玉良面色平静,这个结果早在其意料之中,但也难免落寞神色。这么多年以来,他已经把楚天齐当做自己亲儿子,比对自己亲儿子还要亲。在很多年中,他没有徐家的消息,他认定儿子就是自己的了。只是近几年,他却心境复杂起来,既希望父子相认、祖孙相认,可也不舍失去这个儿子。担心了多日,这一天终于来了,儿子终于被证明了徐姓血统。

    我不能有私心,儿子本来就是徐家人,带大这个孩子是应该的,这就是我的义务。楚玉良尽量宽慰着自己,来接受这个现实,但内心还是不免隐隐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徐卫军机械的喃喃着,忽然猛的起身,从李卫民手中夺过纸张,快速浏览着。然后连连摇头,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一眼看到茶几上的另一张纸,徐卫军向前一步,抢到手中,双眼在两张纸上来回移动,嘴里依旧重复着那两个短语。

    忽然,徐卫军停止喃喃,眼睛盯在父亲身上。然后向前扑去:“爸,你怎么啦?你又要犯病,又要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思绪都被这一声打断了,都向沙发中心围去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我没事。”徐大壮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都被这底气十足的声音镇住,收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徐大壮手指女儿:“徐卫军,你是不是特盼我犯病,特盼我晕倒,特想让我长睡不起?”

    看到父亲怒目圆睁,徐卫军也不再喃喃,急忙道:“爸,你怎么这么说?我特盼着你好起来,特盼着你精精神神的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“哼”道:“你就是不盼我死,担心我这个靠山没了。除此之外,不盼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这么说你女儿?我舍弃夫妻厮守,远离孩子,不分白天黑夜床前守护。我图的什么,不就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吗?儿女尽孝,天经地义,我不期望你的表扬,可你也不能这么冤枉女儿,不能给女儿泼脏水吧?呜……”说到此处,徐卫军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大壮“嗤笑”一声:“我的好女儿,你扪心自问,你长期住在这儿,真是为了纯粹尽孝?人都有私心,圣人也不能免俗,可也得把握个分寸吧?我就这么一个亲孙子,你怎么就容不下他呢?为什么要三番两次赶他走,为什么多次羞辱他?我告诉你,要不是有我的面子,你恐怕早已多次挨揍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是打算将女儿冤枉到底呀。那时不是还不确定他的身份吗?现在社会上的人这么复杂,为达目的那是不择手段,难保没有坏人混进来。我这是为咱家考虑,更是为您老人家的安全考虑。”徐卫军一边哭泣,一边做着辩解。

    “不择手段?对,就是不择手段。你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目的,竟然炮制出一份所谓的亲权鉴定报告,以此来陷害你的亲侄儿,也想来蒙蔽你这个久病不起的老父亲。你怎能恨得下心?”停了一下,徐大壮目光更加冷凌,“说,那份报告是怎么来的?你在其中做了什么鬼?都有什么人知道内幕?”

    “爸,我没告诉任何人,那个鉴定一直是秘密匿名进行的。”徐卫军努力狡辩着,“我并没蒙蔽你,更不去害他。那个牙刷的确是大哥的,为了念想,我才留到现在。可能是年代太久,受到了空气、杂物等的影响。哎呀,没准他那份血痕有误,当时是别人交给我的。对,一定的,一定是那个娘们随便弄点血。可恶的东西,为了应付我,竟然用出这么下三烂的手段,差点害得我们亲人分离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壮打断对方:“这么编来编去,累不累?你不累啊,反正我是听的累了。你那点心眼,我心里跟明镜似的,不必再这么骗下去了。”停了一下,徐大壮语气和缓,语重心长的说,“卫军啊,我们和天齐那是至亲,是真正血浓于水的至亲骨肉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