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走两步看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离培训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,管丽颖与明若阳并没有接触的迹象。当然楚天齐也有自知之明,有可能这是自己的严防死守起了作用,管丽颖只顾沾着曹玉坤,而没有主动接触明若阳。更可能的是,明若阳对这个女人尊容反胃,根本就没给对方接触的机会,或是干脆封死了对方的念想。

    管他什么原因,只要没有坏坏联手就好,楚天齐心中不免高兴。但他也没敢放松警惕,越是这种看似安全的时段,反而越容易出现纰漏,明若阳那森冷的目光可是一直盯着自己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觉得培训生活比较单调,也可能就是为了弘扬主旋律。眼看着离培训结束不足一周了,培训班竟然组织起了迎国庆文艺晚会,而且原则上要求所有人都参与。也因为人数众多,所以大合唱成为了主要表演形式。当然也并非就是单调的合唱,也与舞蹈、情景剧进行了结合。原则是原则,实在五音不全者,也不能硬要其成为坏了满锅汤的臭肉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曹玉坤、裴小军也参与了情景剧排练,这并非是他们自己主动争取的,而是被指定的。具体是谁指定并不清楚,反正活动策划者是这么说的,很可能就是策划者的一个借口。这是一个关于抗战的剧目,楚天齐在其中扮演游击队长,曹玉坤扮演胖翻译官,裴小军则演汉奸裴罗锅。

    已经好多年没有以这样的形式参演,楚天齐更愿意混在上百人中参与合唱。但所好的是,自己在情景剧中毕竟演的是一个正面人物,省得像那二位同伴一样点头哈腰、满脸贱笑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没有专题讨论,也没有文化沙龙,而是要求各个节目组进行彩排。相比那些比较庄重、大气的合唱或歌伴舞节目,情景剧要诙谐、幽默的多,自然吸引了众多围观者。

    负责排练这个剧目的,是农业部科技创新发展司的一名处长,这名处长是一位中年妇女,要求严格,不苟言笑。再次进行过相关要求后,处长要求重新排练,“演员”们上场了。为了便于记住,也为了增加“笑果”,剧中人员名字都取了演员姓名中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首先上场的,是几名衣着朴素的女孩,这些女孩身穿花布衣衫,脚踩黑色布鞋,脑后“梳”着大辫子。女孩们都臂挎小筐,说笑着,蹲在地上,采挖着野菜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不止一次看过这个场景,但人们还是忍不住满脸笑意,有几个“女孩”实在“好看”,其中就包括管丽颖。已经比较宽大的衣服,穿在她身上,就像裹着粽子似的,该凸的地方也突,不该凸的地方还突。尤其头上罩着花手帕,再配合那张脸,倒有几分像花布盖着荞麦面团子,而且还是放了好多天已经干的开裂的面团子。就是这样的荞麦面团,却有一个极不相称的名字:颖儿。

    将近十位女孩,既有“荞麦面团子”,也就要有“白面馍”。在这些人中,来自樵山县的何副县长身形匀称,扮相清秀,自带一种朴素、自然的美,她的剧中名为‘荷花’。

    就在众女孩正嬉笑采挖野菜的时候,一队“鬼子”出现了,其中也有胖翻译官和汉奸。

    鬼子中的“太君”发了话:“曹先生,前面花姑娘大大的有,你的叫来?功劳大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嗨。”翻译官点头哈腰,满脸谄笑。然后带着几个鬼子和汉奸,向那群女孩走去。

    众女孩听到动静,急忙转头,可翻译官一招手,鬼子和汉奸已经散开,把她们围在当中。

    胖翻译左手叉腰,右手拿*挑挑头上军帽,挺着大肚子说了话:“老乡们,不要怕。皇军说了,初到贵地,人地生疏,想找几个向导,请你们帮着带带路。”

    女孩们都面现惊慌,围在一起,紧张的看着这些鬼子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乡们,皇军还说,带路是自愿的,并不强迫。如果实在有事走不开,也可以不带。”胖翻译说着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我们都不愿意带。”说话的是荷花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不愿意带。”众女孩异口同声,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话还没说完呢。”胖翻译皮笑肉不笑,“就是不做向导的话,也得到皇军那里打声招呼吧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不去,鬼子太坏了。”荷花说的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八嘎。”小鬼子们端起刺刀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皇军息怒,皇军息怒。”汉奸裴罗锅及时说了话,“可能她们没太明白意思,我再去做做工作。”

    小鬼子们看向了胖翻译。

    胖翻译马上满脸陪笑:“是的,是的。”

    小鬼子们暂时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裴罗锅带着几个汉奸,又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荷花发出了质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小妹妹,不要怕,听哥哥的话。刚才翻译官已经说了,如果不做向导的话,去和皇军回个话,就可以走了。皇军远来是客,我们做为礼仪之邦,不能不讲礼貌吧,皇军……”裴罗锅一阵怪笑,翘着几根“狗油胡”,龇出两颗金牙,做起了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荷花严辞拒绝:“不,我们不去,鬼子都是杀人魔王,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去不去?”裴罗锅变了脸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众女孩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裴罗锅一瞪眼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弟兄们上。”

    汉奸们立刻一拥而上,去拉众女孩,撕扯女孩的衣服。

    顿时惊呼声、打骂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裴罗锅“狗爪子”被咬了,他一边鬼嚎着,一边把*对准了咬他的荷花。

    “狗汉奸。”一个厉喝响起,紧跟着就是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裴罗锅被打的转了两个圈,才立住脚步。右手捂脸,转头看去。在他面前站定一个女孩,此女孩横眉立目,都气成了肉包子脸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?”裴罗锅咬牙道,“老子崩了你。”

    女孩一挺胸:“狗汉奸,我颖儿不是吓大的。”说着,一甩垂下的大辫子。

    辫梢立刻抽在裴罗锅脸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围观众人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出现了,颖儿的大辫子掉在了地上,急得她赶忙去捡。

    汉奸们还在与女孩们撕扯着。

    “太君”带着胖翻译、鬼子、汉奸也冲了过来,嘴里喊着“八嘎”、“花姑娘”,简直就是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“姐妹同胞们,拼了。”荷花发出了怒吼。

    “拼了,跟鬼子们拼了。”女孩们呼喊着,撕咬着身旁这些“畜牲”。

    端着明晃晃刺刀的鬼子越来越近,汉奸们也是摩拳擦掌,眼看着众女孩就将遭到毒手,情况异常危急。

    “啪”、“啪”几声清脆枪响传来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不要怕,游击队来了。”游击队楚队长大喊着,身先士卒,带领游击队员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一霎时枪炮声大作,鬼子、汉奸纷纷倒地,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裴罗锅惨叫一声,龇着大金牙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胖翻译跪倒在地,连连作揖:“饶命啊,我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狗腿子,卖国贼。”楚队长一枪结束了胖翻译的狗命。

    鬼子太君举起指挥刀,狠狠劈下:“吧嘎。”

    “见鬼去吧。”楚天齐头也不回,飞起一脚,踢飞了头顶的刀片,紧跟着反手一枪“啪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恶贯满盈的大鬼子惨嚎一声,仰面倒地,乌血染红了军帽,真正成了死鬼。

    战斗中,游击队员和挖菜女孩无一人伤亡,以全歼鬼子、汉奸而结束,现场响起欢呼声和热烈掌声,演员和现场观众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、啪”,一个人拍着巴掌走进屋子:“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转头看去,副司长明若阳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,演的非常好。”明若阳话锋一转,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语气突变,好多人都面现严肃,楚天齐更是不免心中生疑。

    明若阳接着刚才的话:“只是……这个汉奸罗锅似乎有些不足。当然了,演员很买力,表演也可圈可点,就是个‘罗锅’的特点体现不足。”

    原来不是说我呀,楚天齐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“要是腰再多哈着,个头再高一些可能更好。要不你试试。”说着话,明若阳猛回头,指向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好小子,在这编排老子呢。

    “不但要是个罗锅,还得是个瘸腿罗锅。”明若阳满面笑容,“走两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楚天齐来一个。”现场众人鼓掌呼应。

    尽管楚天齐面色如常,但心中却不由一凛:哦,原来你是怀疑这事呀。

    明司长亲自点名,自是不能做出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的事。于是楚天齐说了声“献丑”了,立刻弓着身子,一颠一簸的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起哄声伴着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左腿拐。”明若阳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“好,左腿。”楚天齐立刻换了个动作。

    “内八字”、“罗圈腿”、“双腿瘸”,明若阳不时变换着要求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落实着明司长的指示。

    叫好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但明若阳却淡淡的说了声“可以了”,转身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众人感觉明司长一系列的表现有失平日的谦谦君子风度,不禁愕然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明白对方所为何故,赶忙自己打起了圆场:“老明从来就是这样,总想在人多时看我笑话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楚天齐与明司长关系不一般,原来是朋友在开玩笑,众人立刻闹腾起来:

    “再来一个,再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么多种拐法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