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亲权鉴定非做不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卫兵马上停止动作,那几名精壮小伙也驻足不前。

    徐卫军神情惊愕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宁俊琦则面现惊喜。

    “扶我出去。”声音再次响起,威严无比,“撤去警戒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宁俊琦哭喊着,拉起楚天齐,向里屋跑去。

    向着身边众人一挥手,徐卫军声音很低:“先撤到廊道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了一声,卫兵和其他年轻人一同撤去。

    徐卫军咬了咬牙,快步跑向老爷子卧室。

    徐大壮已经睁开眼睛,正目光慈爱的扫视着床前两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爸,我扶你坐轮椅。”徐卫军马上扑到床前。

    眼中慈爱瞬间消失,继而换成冷竣,徐大壮沉声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徐卫军脸上掠过一丝尴尬,但随即又说:“爸,你不是要出去吗?我……”

    根本不理女儿,徐卫军把头转向楚天齐:“大孙子,你抱爷爷出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愕,弯下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徐卫军马上出手阻拦,“爸,这可不行,我要为你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。”冷声斥过女儿,徐卫军转头,抬起胳膊,声音柔和,“来。”

    徐卫军悻悻起身,顺势瞪了宁、楚二人一眼。

    再次大哈着腰,把老爷子胳膊搭到自己脖子上,接着双臂伸出,放到对方后背和腿弯处,然后轻轻直腰,楚天齐托抱起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抱起老爷子瞬间,楚天齐忽觉全身暖流涌动,和对方亲近无间,分明是血脉相通之感。

    “大孙子,不会抱不动爷爷吧?”徐大壮笑着说。

    自己胳膊肌肉仅是微微一动,老爷子就感知到了,楚天齐不禁佩服这个已经卧床好几年,也多次长时间昏迷的老人。他微微一笑:“不会的。”迈开稳步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跟在身后的两个女性心情各异。宁俊琦既欣喜,又温暖,还有一丝焦急。徐卫军则气呼呼直喘粗气,眼神中满是阴冷和不甘。

    “坐长沙发,你和琦琦也坐那。”徐大壮示意着。

    把老爷子轻轻放到沙发上,待对方拿走脖上双手,楚天齐才慢慢抽回手臂,挨着老爷子坐下。

    宁俊琦也早已坐到了外公另一侧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徐大壮满面笑容:“好好,琦琦更漂亮,大孙子也更帅了,你俩……”

    徐卫军急忙抢了话:“爸,有件事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徐大壮一皱眉:“你抢什么话?没大没小的。对了,刚才那么多人,乍乍呼呼的,都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都撤走了。”徐卫军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信你让人去看,廊道里一个人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告诉你,对于一会儿我们说的话,不该听的人一个字也不能听去。”徐大壮声音很冷,“否则按违反军纪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轻重。”说到这里,徐卫军又追问了刚才的话题,“有件事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徐大壮漫不经心的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那份DNA亲权鉴定书。”徐卫军赔着小心说,“最近这次昏迷之前看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徐大壮反问。

    “爸,鉴定书写的明明白白。”说着,徐卫军从衣兜拿出折叠纸张,打开递过去,指着上面一段文字。

    “来,我看看。”徐大壮显得饶有兴趣,接过纸张端详起来,断断续续的念叨着,“遵照孟德尔遗传定律,联合应用可进行亲权鉴定,其累计非父排除率为0.999999998。这拗口的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卫军忙道:“意思就是说,大哥和这小子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更谈不上父子亲情了。他肯定是个骗子,与人合伙骗你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吗?难道我老糊涂了,就那么好骗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英明的很,怎么会糊涂?不过你毕竟睡的多,醒的少,好多事你只见到一小部分,对整个过程并不了解,骗子就是这么骗你的。”徐卫军干脆蹲在父亲面前,“骗子固然狡猾,不过没有家贼也引不上来外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里应外合防不胜防。”徐大壮既似自言自语,也像说给周围人听。停了一下,他又看着徐卫军,“对了,这个报告是怎么做的,拿什么东西能做?”

    徐卫军略一沉吟,说:“当时是拿这小子的血痕,还有大哥用过的牙刷提取物做样本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会配合你们提取血痕?”徐大壮眉头微皱,显得很疑惑,“好像在我上次晕倒前,你们翻腾过这件事,不过我早忘了,你再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,就是我让朋友帮忙,弄了点他体……检时抽的血。”徐卫军有些支吾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你们是偷弄的,这算盗窃吗?哪有那么巧?你准备要用血,他就体检?分明你是早有预谋了。”徐大壮话中满是讥诮,“看来你还具备做间谍的天分。”

    徐卫军面现尴尬:“爸,虽然这方式有点那个。不过做大事就不能拘于小节,何况这还是揭露骗局,更是为了保证我们徐家的血统纯正。只要所做事情正义,用些非常手段也很正常。你是老地下工作者,肯定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一响,徐卫华走进屋子,进门就说:“爸,外面那么多人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徐大壮眼中射出精光:“卫军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担心有突发状况,就让人撤出了廊道,还留在进门处。”徐卫军眼神躲闪,“我马上让他们撤走。”说着站起身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听着离去的皮鞋声,徐大壮目光投向儿子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切顺利。”徐卫华回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听着父子二人对话,想到徐卫华对父亲醒来并不惊奇,楚天齐意识到:老爷子刚才看似睡着,实则大有蹊跷啊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”,踩着急促的声响,徐卫军又返了回来。进门就说:“爸,亲权鉴定报告写的清清楚楚,他根本不是你孙子,你可不要让他骗了,赶紧让他走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一瞪眼:“等等,着什么急?”然后语气稍微和缓了一些,“你这报告到底准不准?就是我对你的样本来源不太踏实,你大哥牙刷可有些年了,还能行?”

    徐卫军说的很肯定:“爸,我这份报告可是首都最权威机构做的,绝对准。这小子的血样那是千真万确,大哥牙刷上附着的口腔沾膜也满足取样条件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笑着说:“这玩意挺有意思,咱们可不可以再做一次?”

    徐卫军忙道:“爸,怎么做?大哥牙刷已经损坏,不具备再做鉴定的条件,我早已扔掉,大哥也没有其他能做鉴定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啊,我有你大哥的头发。”徐大壮说到这里,冲着儿子一招手,“卫华,把我那个小铜盒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徐卫华答应一声,去了父亲卧室。不一会儿,捧着一个黄红色小金属盒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卫军又说了话:“爸,我听专业人士说,用头发做鉴定,必须是带毛囊的,剪下来的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没有说话,而是从衣服内里翻出一个用细绳串着的钥匙,用钥匙打开盒上小锁,掀起盒盖,里面露出一个黄布扎口的小袋子。松开袋上松紧口,一撮黑色毛发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毛发瞬间,徐大壮眼圈一红:“卫国,儿呀。”然后转向女儿,“你看看,上面有毛囊没?”

    徐卫军凑上前去,看了看,伸手去摸。

    迅速拿开小袋,徐大壮喝斥道:“不能用手接触,那样会破坏样本检测条件。”

    讪讪抽回手,徐卫军很是疑惑:“爸,你确定这是大哥的头发,怎么没听你说?还怎么会有毛囊?”

    “哎,最后和卫国分开的时候,情形非常危险,他说要给我留点念想,情急之下,就从头上薅下了这撮头发。当时头皮都是血眼,一想到这我就……”徐大壮眼中现出泪花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虚情假义的叹了口气,徐卫军再出质疑,“虽然又是盒子,又是口袋的,但这头发毕竟三十多年了。我听专业人士讲,这么长时间的东西,恐怕本身性质早变了,根本不具备采样条件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跟着回应:“我也听说,头发放置时间长,可能会检测不到,只要能检测到,就不会改变本身DNA特性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这是听谁说的,是这么回事吗?”徐卫军盯问。

    徐大壮答非所问:“三十年前牙刷都符合采样条件,本人头发就不符合了?”

    徐卫军一时语结,但还不死心,想了想又说:“爸,你昏迷了这么长时间,有人也知道这个小盒位置,不敢保里面东西没被掉包呀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,你什么意思?”徐卫华接了话。

    徐卫军“嗤笑”着: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看着徐卫军的一系列表演,楚天齐意识到,这个女人八成是做手脚了。那么自己可能就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看向宁俊琦,对方目光也正投过来,她发现对方眼中满是迷茫的复杂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想阻止吗?亲权鉴定必须重做。”徐大壮瞪视着女儿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