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一群歪嘴和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贺家窑乡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沙发上坐着楚天齐、乔金宝二人,屋子里仅有他俩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聊了有半个多小时,在这段时间内,乔金宝应对方要求,大谈了农业税免除后,给县、乡带来的积极变化。整个就是大喝赞歌,没有实际内容。

    待对方停止海侃后,楚天齐道:“农业税免除和发放耕种补贴,确实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受到了全国人民的赞赏和拥护。那么在实行过程中,有没有什么漏洞,或是考虑不周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中央政策怎么会有不周和漏洞呢?”乔金宝神情很严肃。停了一下,才又说,“当然了,同一项政策,在不同地区施行起来,效果也会有差别。在这方面,南北差异大,发达与落后地区差异大,农民群体与政府面临的境况差异也很大。安平县位于北方,经济非常欠发达,因此这项利国利民的政策,在给农民、农村、农业带来巨大利好变化的同时,也给全县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困扰。

    由于安平驿县多山、多岭,战略位置重要,这里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。从古至今的多次战争,也让这里的百姓民不聊生,农业经济根本得不到有效发展,历来都是地贫民饥。解放后,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百姓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,农业也有了适当发展。但这种发展是有限的,毕竟地理位置、土壤、气候等条件限制了农业经济的发展。

    安平驿县地处老区,山地、丘陵纵横,农业耕地非常紧缺,然而这里交通闭塞、资源匮乏,工业和第三产业发展也很缓慢。这就造成了一个现象,本来相比其它地区的弱项——农业,却还需要在安平驿县唱主角,这纯粹就是矬子里拔将军。在对外宣传中,安平县就以农业县的面貌出现了。

    既然农业是弱项中的微强项,那么农业税费收入,也就成了全县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。在五年前的时候,农业税占全县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五。自我来了以后,发展了一些第三产业,农业税占比才下降到百分之四十多,但仍是县财政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。当然,全县各乡镇的农业税收对财政的贡献率也不尽相同,大部分乡镇财政收入有一半以上来自农业税,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多,只有个别地方占比在百分之三十左右。

    尽管农业税在各乡财政占比中的比例不尽相同,但绝对是全县财政及各乡财政的支柱。可是,随着农业税的减免,这些收入瞬间归零,县、乡财政收入立刻削减过半,可以说整个安平驿县财政就是赤贫状况。财政上没钱了,好多事都没法搞,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,县里工作难呀,难得很。”

    对方所讲内容,确实是相当一部分地区财政收入的写照,但似乎又有什么地方不对,于是楚天齐道:“乔县长,你刚才据说的比例,是近期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乔金宝点点头:“对,就是去年的情况。那么相应的,在今年的财政收入中,这部分收入已经不足百分之五了,这还是县里个别集中的农业项目支撑的结果,否则这部分收入就得是零蛋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这么说,今年全县财政收入至少得减三成多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我记得在减免农业税之前,国家曾经连续五年渐进式减免,为的就是给县乡经济一个调整的缓冲期。在这过程当中,好多地方都转变了经济结构形式,税收构成也有了变化,农业税减免对财政收入的冲击已经很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你说的这些情况,我也有所了解。说实在的,对于有些地方的报道我持怀疑态度。这么多年以来,远了不说,就说解放后,农业税收一直是农业县的支柱税源,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,怎么会在五年内就有这么大变化?这里边不排除人为操作,目的就是粉饰太平,给自己的政绩加分,这些干部为了官帽,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拍了拍胸脯,“我乔金宝不屑于这么做,为百姓做些实际工作才是根本。”

    对于乔金宝的这番表述,楚天齐有认同的部分,也有不敢苟同之处,但对方最后那句话,楚天齐却觉着说的很不实在。待对方停下话头,楚天齐顺势说:“乔县长,你说的对,为百姓做实事非常重要。要想为百姓服好务,就需要大力发展经济,调整经济结构转型。在这方面县里是怎么做的?五年的缓冲期期间,县里是如何布局农业税减免后的产业布局的,都取得了哪些效果?”

    乔金宝马上道:“自从上级放出要减税的消息后,安平县就非常重视,那时我也刚刚调整为安平驿县长。于是我带领政府一班人员,召开了各种专题会、调度会,目的就是给全县找出更多的生财之道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大家还是想出了好多办法,有相当一部分还切实可行。于是报经县委批准后,好多方案都开始执行,人们是干劲倍足。

    哎,可是天有不测风云。就在这些方案正如火如荼施行的时候,县里出了一档子事,县委书记因为经济问题落马了。有两个方案操作方涉嫌此案,方案只得暂时停下来。这事一出,各种连锁反应接踵而止。首先是其它投资商人心惶惶,投资行动受阻,有的甚至已经事实停产;其次民间议论纷纷,唱衰全县经济,有人甚至贴起了大字报,进行放大抨击。这么一来,有一半的方案中途夭折,已经运行了两、三年的产业只得停产,留下了众多烂摊子。这些烂摊子的出现,摊平了其它项目产生的利润值。这还是政府一班人马努力拼搏的结果,否则更惨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了半天,等于没说,相当于又回到了原点,而且还抛出了一个罪魁祸首——前前县委书记。楚天齐略微沉吟了一下,换了话题:“乔县长,在农业补贴发放过程中,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,比如土地纠纷、土地抛荒、他人冒领等等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点点头:“有,有一小部分问题。自从要发放补贴后,全县乡村掀起了要地热,因为地块面积不准、界碑模糊、权属不清等事项,出现了一些问题和争端。但是,对于这种现象,县里早有预测,并有相关预案,已经提前对一些职能部门和人员进行过专门培训。因此,一些矛盾便被提前消弥无形,新出现的大部分矛盾也在萌芽期得到解决,很少一部分矛盾多费了些周折。总体情况来看,争地问题得到了平衡解决和过渡。

    至于土地抛荒现象,基本没有,偶尔出现个别地块,也是村民以前私自开采的‘小片地’。这些‘小片地’全部都是坡粮地,土质条件极差,产量极低,收种存在诸多不便,也不在耕地补贴范围。耕地补贴发放严格执行‘谁地权、谁受益、谁签领’的原则,不允许代替领取,更坚决杜绝冒领现象发生。为了查处土地抛荒、补贴发放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,县城专门组建了监察队伍。监察队伍以土地、财政、监察、审计等部门为主,另有十多个部门派员配合,进行全县巡查,绝不给这些现象以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如此一说,楚天齐不禁暗自嗤之以鼻,也不禁庆幸,庆幸没有先通过县里。否则,听县长如此一说,便会形成先入为主的印象,然后再传达到相关乡镇,并有专人“陪调”,自己根本就看不到真实情况。对付一个候喜发已经费了许多周折,如果要是全县来个“防火防盗防教授”,那自己就更难以应付,恐怕还没了解到一点皮毛,就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不说话,而是在发呆,乔金宝忙问:“楚市长,有什么不妥吗?如果我要是有说的不清楚或是不合适的地方,你尽管提出来,我这人最善于接受别人的意见。何况楚市长站位高远,经验丰富,知识渊博,你的看法更为金贵,我会更加认真对待。”

    本来刚才有些走神,经对方问话,又给拉了回来,但楚天齐却不能和对方讲说实情,便灵机一动,说:“我在想是谁告的密,把我的行踪报告给了县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,“哈哈”大笑:“此事保密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楚市长现在在‘小国务院’工作,还请给安平县多支持一些项目,全县父老都会记着您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了:“我就是一个无职无权的调研员,想帮也帮不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和乔金宝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后,陆续有人被派来“汇报”,但无一例外,全是空话大话。一旦问到农业税免除和发放补贴的事,这些人都是报喜不报忧,即使自己明确点出问题,他们也总是顾左右言其它,语焉不详。

    现在对面坐定之人,看似其貌不扬,但说话却滔滔不绝,当然全是鬼话连篇。

    看着此人嘴脸,想着刚才的诸多汇报,楚天齐心中暗道:一群歪嘴和尚,好经都被念歪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