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咱们是一家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长假第一天,阳光明媚,蓝天白云,田野间满是金黄之色,一辆警用绿色越野车快速奔行着。车上坐着楚天齐,开车的是他的好哥们雷鹏,他们正在赶往柳林堡村的路上。

    在前天培训结束,参加过晚宴后,楚天齐就坐裴小军的汽车回了住处。昨天又到单位上了一天班。下午下班后,便被裴、曹二人拉到了外面,三人边吃边喝边侃,一直到晚上十点多。将近零点的时候,带着裴、曹二人送的礼物,楚天齐踏上了返程的火车。今天早上八点,到了玉赤火车站,与专门等候的雷鹏会合了。

    裴、曹二人给带的东西太多,有吃的喝的,还有用的,整整三大包。这还是楚天齐一再表示拿不走了,二人才作罢。本来他俩表示要开车送楚天齐回家,被楚天齐给坚决回绝了,对方的心意能够理解,但自己绝对没必要摆这么大的谱。

    越野车外,出现了熟悉的建筑——青牛峪乡政府,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,楚天齐都不免心湖荡漾。这里是自己仕途起步的地方,曾经有自己的理想,有自己的拼搏,有自己的爱情。在这里,有过苦痛,有过欢笑,有过付出,也有过收获。几年时间过去,乡里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但那三排房子却没什么变化,只是更旧了一些。

    和公家人不一样,农民是不过周末的,更没有长假。现在正是抢收的季节,两旁田地里多是已经砍倒的玉米秧,有的农民还在田地里来回奔忙着。大多数农民都集中在场院里,做着回收劳动成果的最后一道重要程序。

    汽车到了柳林堡地界,来往的驴车、骡车、三轮车上,都是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,赶车的人们脸上既有着收获的喜悦,也刻下了多年的辛劳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后排座椅上,他能看得见外面,外面却看不进车里。他没有摇下车窗与人们打招呼,以免耽误雷鹏返回的时间,更因为他回家心切。在村里这几天,自有与乡亲们说话的机会,其实离家日久,官职渐升,父老们与他已经越来越生疏了。

    汽车拐进村子,车旁多是玩耍的孩童,看着有些熟悉的面庞,大多已经与其家长对不上号。看到汽车进村,那些孩童大都停止戏耍,站在路边,投来或羡慕或说不清的目光。和往常不同,没有一个孩子追着汽车奔跑,想要一看究竟,应该是被汽车顶部的那个红色警笛镇住了。戏台旁的小卖部门口,难得没有站着闲聊的人,大概都在场院里忙活着吧。

    拐过一个弯,前方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个身影依然清瘦,而且又佝偻了一些。

    雷鹏适时停下车辆。

    楚天齐打开车门,跳下汽车,眼中带着一层水雾,向着那个身影奔去,边跑边喊:“妈。”

    对方揉了揉眼窝,快步向前,嗓音沙哑着:“天齐,天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抓住妈妈伸出的双手,楚天齐眼中水雾更浓,妈妈的头发几乎全白,手也更干瘪了。

    “还那么瘦,脸没以前黑了,首都就是养人。”尤春梅抓着儿子的手,絮叨着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”,一阵脚步声响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看去,在妈妈身后不远处,出现了一张坚毅的脸庞,爸爸也迎出来了。

    楚玉良脸上挂着笑容,快步走来:“我儿子出息了,公安局长亲自来送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、大娘。”雷鹏已经来在身后,摇下车窗称呼着。

    “别挡路上,让大鹏把车开过去。”楚玉良向着站在路中的娘俩招呼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拉着母亲,向旁边让了让。

    雷鹏启动汽车,开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爸,近些天头没疼吧。”楚天齐是由衷而发。

    “变天时还有点。快点,省得让大鹏老等着。”说着,楚回良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拉着母亲,楚天齐到了家门口。看到父亲已经和雷鹏搬着车上东西,便也赶忙去拿那些大包小裹。

    搬完东西,雷鹏便告辞了。楚天齐发现,地上放的东西里,有三个纸盒不是自己带回的,应该是雷鹏给的。

    前些年,家里还有几亩菜地,近两年蔬菜不景气,就承包出去了,今年因为免了农业税,干脆就让别人家白种了。因此,家里不用为收秋劳作。

    刚一坐下,母亲就问起了儿子在北京的生活。租的房子远不远,自己做饭还是吃食堂,屋子有没有礼瑞的大。

    尽管母亲已经在电话中问过多次同样的问题,楚天齐还是耐心的做了回答,甚至用了形象的说明。

    “*市水土好,养人,男人女人都养,那里的女孩子肯定水灵吧?”尤春梅提出了新的问题。

    明白母亲的意思,楚天齐道:“妈,水灵不水灵,还真没注意,也根本看不到。那里大多数天都是雾蒙蒙,女孩全都大口罩、大檐帽,或是罩着纱巾,捂的严丝合缝的。别说是看脸了,如果不仔细看,连男女都分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尽哄妈,咱们这儿都是蓝茵茵的天,*那可是大城市,是首都,还能是灰天?”尤春梅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楚玉良接了话:“叫你看电视,看新闻,就是不看。挺大个老娘们,成天就看那哭哭啼啼的电视剧,也跟着哭天抹泪。我跟你说过多少回,电视上也成天讲,污染、雾霾,你就是不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*是好地方,听说那里没有牛粪、羊粪、土疙瘩,路上平展展的,还能有雾什么?要真是你们说的这样,还不如在咱们这住,一张嘴就是灰气,想想就吓的慌。”说到这里,尤春梅又把话拉到了先前的主题上,“就是街上女子戴口罩,在单位总该摘了吧,还能看不见脸?你不说是成千上百人在里面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是好几百人上班,可都在不同的房间里,平时房门也关着,上班就来,下班就走。我们屋就是仨男的,根本就没有女的,单位女的大多也岁数挺大的。”楚天齐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尤春梅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是好多人都在一块,就像电视上演的那些厂子一样。”她忽又提出疑惑,“你说天天在单位能吃两顿饭,那吃饭时候都是在大饭堂,不是回屋吃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忍不住笑了:“妈,吃饭时是好多人在餐厅吃,可人们都三四人一桌,低头吃饭,我总不能挨个盯着人家看吧,那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会和女的坐一桌?”尤春梅觉得理由充分,“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干活都不累,要是一块吃饭,肯定消化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说的这都是什么。”楚玉良忍不住插了话,“要是按你这样教的去做,咱家儿子成什么人啦?无知,坐井观天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急道:“你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大哥回来啦?”院外一个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一男一女进了院子,正是自己的弟弟礼瑞和弟妹杨梅。

    “你俩回来啦?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向外就走。

    尤春梅一拉儿子,低声说:“你是长辈,不用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楚天齐笑着推开母亲的手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礼瑞、杨梅相跟着,进了外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杨梅的肚子已经隆起了一些。他在电话中已经听母亲说起过,弟弟的孩子会在明年二月二龙抬头那几天出生。

    杨梅一笑:“大哥,真够早的。我说早点走,礼瑞非说不着急,还是比你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夜儿个出门回来,已经半夜了,今儿就多睡了一会儿。”楚礼瑞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三人一同进了里屋,坐下来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在电话里已经听说,弟弟、弟妹日子过的很红火,也很辛苦,经常都是住在山上那个草棚子里。听说弟妹很懂事,对父母也很孝敬。于是楚天齐由衷的说:“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外边,顾不上家里。前两年都是礼瑞照顾家里,现在又是杨梅跟着尽孝,我非常感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杨梅接了话:“大哥,这么说就见外了。父母是咱们共同的老人,我俩离的近,自然就应该多过来看看。大哥虽然不常在家,可是家里大事小情你都关心着,有时更是让你的朋友来帮忙。我俩的婚礼,也沾了大哥的光,县领导都去了,我俩有面子,我娘家也有面。你是公家人,肩上担子更重,我俩在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天经地义。咱们是一家人,你千万别客气,反正我俩不客气,有什么事就要找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客气,咱们是一家人。”楚礼瑞附和着。

    听着“咱们是一家人”这句话,楚天齐既觉欣慰,也不禁有些酸楚。他也说不清为什么,反正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大舅。”一声呼喊,一个小女孩飞也似的冲进院子,跑进里屋。

    “妞妞,这么高啦。”楚天齐伸开双臂,抱起了外甥女。

    妞妞把头扎到大舅的耳旁,轻声道:“大舅,你可得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明所以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妞妞“咯咯”一笑:“二舅都要做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看似贴着耳朵说,其实大家都听见了,众人都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老脸一红,在外甥女身上轻拍了一下:“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楚礼娟、刘拴柱走进屋子,一家人聚齐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