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幸福是什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七月二日上午八点,在王永新亲自相送下,楚天齐等三人踏上了返程的列车。在临上车前,王永新等县领导与三位客人热情话别,三人则一再表示谢意,画面很是感人。上车前的一刻,王永新又给楚天齐来了一个深深的拥抱,显见两人关系之亲近。

    列车启动了,车外的人还在不停的招手,王永新甚至还跑动着挥手不停,楚天齐等人不禁更为感动。列车驶出了车站,驶出了樵山县城,车外的人影脱离了的视线,三人心情不觉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是一个固定电话号,区号是定野市的。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是楚老师吗?”手机里音量很高。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一楞,然后回道:“邵主任,我是楚天齐,我们刚刚坐上了回去的火车,以后去首都的话,直接找我,有什么事也可以给我、老曹、老裴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首都……我的个乖乖,你们是*市领导?怪不得感觉你们不一样呢。”邵旭显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领导,我是哪都去,老曹、老裴在首都的时间多。”楚天齐道,“儿子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醒过来了,还是那样,就是好像不太闹腾了,蔫了好多。”邵旭语气一转,“多谢你们的支持,多谢老……曹领导给的钱,那些钱没用完,我都给小学校留着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不用,你自己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看病钱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哪能还多要?”邵旭的话很朴实,“楚老师,我汇报一下你们安排的事。夜儿个你们把钱留给我以后,我就按你们安排的去办了。我从乡里一共买了四十只小鸡,候老师只要了三只,多了他也没粮食喂,给十七户村民每家分了两只,多出来的三只都给了邵万富家。你们留给万富的伙食费,他死活不要,我好说歹说,说是退不回去了,他才收下,还一个劲儿说‘太多了’。

    你们捐给小学校的两万块钱,我转给了候老师,候老师留下一千块钱,说是给孩子们改善一下伙食。还拿出两千块钱,让我代他再买一些东西,雇人把坏的房顶赶快修好,剩下的钱都存到了存折上,存折让村里保存着。我让会计给学校打了收条,算是临时代为保管。候老师一再表示感谢,她和孩子们都感动哭了,全羊肠行政村的百姓都念你们的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接话,里面换成了女人声音:“楚调研员,您好,我是齐敏,我代表大囫囵乡,代表赵书记,代表大囫囵乡全体教育工作者,感谢你们的无私支持。我们确实没有什么能报答你们的,只有把无限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,用我们的努力去改善人民的生活,不辜负你们的期望与关怀。”

    “齐乡长,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你们的工作精神、工作态度感动了我们,我们三人衷心祝愿大囫囵乡能够越来越好,全乡人民的日子能够蒸蒸日上,也祝愿齐乡长和赵书记一切顺利。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尽管来电话或直接找我们,我们一定尽力帮忙。”楚天齐的话看似很官方,但却带着他极大的真诚。

    “邵主任刚才来我这的时候,就已经激动的不行,现在更是感动的抹眼泪呢。我也非常感动,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,祝你们一路顺风、工作顺利。”齐敏发来了美好祝愿。

    表示感谢,道过“再见”后,楚天齐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笑容满面,曹玉坤打趣道:“老楚,怎么个意思?还在想着女乡长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不不,我在想,有钱真好啊,看把大家感动的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“哦”了一声:“老楚,我怎么感觉你话中有话,像是在讽刺我俩呢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我怎么敢讽刺两位公子哥呢?吓死我了。”楚天齐语气很是夸张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嘁”了一声:“德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楚天齐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裴、曹二人也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所好三人在封闭的软座包厢,另一个位置也正好空着。饶是这样,三人还是笑到中途,便控制了音量。

    刚才在电话中,邵旭和齐敏说的事情,是楚天齐三人在六月三十日办的。当天上午,在樵山县参加完会议,吃了政府食堂的工作餐后,他们便乘坐县政府的车辆返回了大囫囵乡。第一站就到了羊肠村村委会,把在头一天取好的三万元现金,给了邵旭,安排了那些事项。然后又赶往大囫囵乡,向全乡教育系统捐款十万元,做为文具专用款。这十万元款项是通过转帐操作的,在当天下班前,便到了大囫囵乡对应的帐户上。担心难以抵挡乡干部的热情,办完这些事项后,他们就直接返回了樵山县城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曹玉坤说了话:“老楚,当天因为吃鸡的事,你把我训了一通,我一直不服气,觉得你是上纲上线。就是在第二天被你从车里救出后,虽然我彻底服气了,但仍不免觉着你说的有些过于严重。只到那天在羊肠村小学,只到亲眼见识那些事情,亲耳听到师生对话,我才真正完全理解了你的话。的确那不是一只鸡的事,那是一种期盼、一种寄托、一种像家人一样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你小子感触倒是不少,不过总是留着尾巴,总有新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说真的,我现在特别服你,你这人不简单,必然大有前途。”曹玉坤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少灌迷糊汤,反正我是不会专门奉承你俩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我也认可老曹的说法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你这人确实有一种人格魅力,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,显得很平常,可一到关键时候,你的能量、品格真是我等可望而不及的。”裴小军也帮了腔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又一个,纯属拿我这穷泥腿子开心。”楚天齐尽管心里也很高兴,但却极力否认。

    “哎呀,说是说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真不相信还有这么穷的地方,全乡竟然有四个行政村、九个自然村没有通电。以前我就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,认为通电那是天经地义。”曹玉坤发起了感慨,“更没想到还有那么破旧的学校,那么苦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深有同感:“是呀,确实够穷的,比我老家还穷了好多。不过,还有比这穷也艰苦多的地方。那些地方我也没去过,只是在一些资料上见到。其实你们这次到过农村后,也能想象出来,那些地方有的还住山洞,电更是没有了,取水也很困难,路比羊肠村还难走的多,几乎相当于原始人的状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一趟樵山县,看到那些贫苦人群,我们也该思考一下自己了。和这些人相比,我俩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中的天堂,可我们好多时候还是不满足,甚至自寻烦恼。现在想来,真是白活了,混蛋至极。”裴小军讲出了自己的感想。

    “确实混蛋至极。”曹玉坤随声附和着,“你看看这里的村干部、乡干部那是怎样的环境,人家又是怎样的工作态度,再看看我,简直就是混蛋中的混蛋,混蛋加三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俩也不用这么心事重,你们自有你们的优点与优势,你们的优点也是好多穷苦人不具备的。当然我们应该反思,反思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生活。反思我们该为单位、为社会,乃至为国家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你们发现没有?虽然旁观者觉得他们非常穷苦,但他们自己没有自怨自艾,反而对前景充满期待,心态积极乐观,对党和政府充满感情,对他人的帮助充满感激。在有些时候,容易满足有其消极的影响,但在好多时候,容易满足却有其正面意义,却更能感受到幸福,这其实才是幸福的真谛。

    就拿这次调研来说,老百姓都感念党和政府记着他们,感念给予他们政策的扶持,感谢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。而反观许多生活质量高、生活条件好的人,却对政府、他人尽是索取的心态,总是不满足,总是感觉受到了亏待,成天都是怨气冲天。实打实来说,随着国家越来越富强,对贫困人群的关注越来越多,给予的实际帮扶政策也越来越多。但和城市人群来说,他们分享到的政府红利要少的多,可为什么感受却有这么大的反差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幸福的真谛是什么?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应对生活、工作,这确实是应该深刻思考的问题。”裴小军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确实该思考了?”曹玉坤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车厢里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只裴小军、曹玉坤该反思,楚天齐也需要思考,思考好多以前不曾想过的事情,反思可能忽略的细节,尤其要反思幸福是什么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