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何时撕下伪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火车开出大约两个小时左右,楚天齐去了一次卫生间。等他回到车厢时,六号座位上换成了胖子,而那个临过道的位子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空位置旁,楚天齐就是不落座。

    “老楚,要不你坐这。”说着,裴小军就要往边上挪。

    “坐着别动。”曹玉坤一把抓住了裴小军胳膊。

    “鹊巢鸠占,老鸹占了凤凰窝。”楚天齐嘟囔着,坐到了那个空位置上。

    曹玉坤觉得占了便宜,并没再意别人的讥讽,反而夸张的叨咕起来:“啧,啧,这景色真美,关键这座位,哎呀,舒服,真舒服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阴沉着,但心中却暗暗偷笑:老曹,你以为自己多聪明?我是怕你坐在边上惹事,也不忍让你胖腿受罪,你还以为算计我了?可叹你老曹自命不凡,但山人只用了一招“投其所好、巧撒诱饵”之计,你就乖乖上钩跟着来了,你这脑子还真有问题呀!

    用照片和文件内容做诱饵,成功实现了三人同行的目的,借上厕所之机又巧妙让出了座位,这些只能算是小儿科。如何团结其它二人,合力有效开展调研工作才是关键。楚天齐身子往里边挤了挤,靠在椅背上,闭起眼睛,仔细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卖了一会乖之后,见旁边两人并不搭茬,曹玉坤也就闭上嘴巴,忽而看看窗外,忽而靠上椅背,不多时便发出了鼾声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曹玉坤才醒了过来,是被裴小军叫醒的。

    连打了几个哈欠,揉揉眼睛,曹玉坤嘟囔着:“睡的好好的,干什么?”

    裴小军问:“该吃饭了?你吃不吃?”

    “吃。”曹玉坤一下子来了精神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小军也站起身,和曹玉坤一起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楚天齐却仍坐着,还向里挪去,边移动边说:“你们去吧,我就在这儿吃。”

    本已走到前面,曹玉坤忽又返了回来,一屁*股坐回了靠窗位置:“我也在这儿吃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你也在这儿吃?是怕抢的位置再丢了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,满嘴放炮。”曹玉坤斥道,“我还想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你继续睡,我俩去吃喽!”说着话,楚天齐站起身,向餐车车厢走去。

    裴小军瞅了眼曹玉坤,说了句“我给你带饭”,快步跟上了前面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楚、裴二人回到六号车厢。只见曹玉坤正回头张望,显然在等着裴小军带回的饭食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慢?饿死了。”埋怨着,曹玉坤接过了裴小军递来的打包袋,放到中间的置物台上。

    “死心眼,车厢里有送餐车,可以自己买呀。”楚天齐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回怼着讨厌的大个子,曹玉坤打开了两个餐盒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再多言,和裴小军坐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呸,什么玩意?少寡无味的。”刚夹了一口菜,曹玉坤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小军一指餐盒:“老曹,你太挑剔了。那不是还有半份回锅肉吗?”

    说了个“肉”字,曹玉坤夹了一块放在嘴里,随即便皱起了眉头:“这他娘的是肉吗?咬都咬不动,还咸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“伴米饭吃。”裴小军把另一个餐盒向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呼着粗气,裴小军夹了口米饭,刚咬了一口,就吐了出来:“简直是枪砂,不吃了。”说着,“啪”的一下,把筷子摔在置物台上。

    “多少得吃点呀,不吃可饿呢。”裴小军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吃,这是人吃的吗?”曹玉坤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没挨过饿的人呀。”楚天齐说起了风凉话,“不过挺有个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……”手指对方,曹玉坤就要发火。

    “倒垃圾了,垃圾了。”乘务员适时拿着大黑塑料袋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曹玉坤也就偃旗息鼓,咽下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口都没吃的饭菜,就被扔进了大黑袋子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在裴小军拿起餐盒的时候,曹玉坤分明看向了餐盒,好似还咽了口唾沫。他不禁心中感叹:这些公子哥,也太事多了。火车上的饭确实不好吃,但也不至于这样吧!

    填饱肚子的楚天齐,靠在椅背上,闭着眼睛,去继续想他的事情了。想着想着,就眯眯瞪瞪起来,慢慢便进入了睡眠状态。正睡着,他就觉得有人碰了自己的腿,但并没有理会。又过了时间不长,腿又被人碰了,他眯着眼睛去看,原来是曹玉坤刚刚过去,奔向厕所方向,想来刚才也是这小子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能去厕所?带着疑惑,楚天齐转头看去,只见置物台上放着三个空瓶子,看瓶上标签,正是曹玉坤自带的高级矿泉水。想是这小子肚里饿,便拿水来填充了。

    在曹玉坤第三次上厕所归来后,楚天齐站起身,拉开自己带的包,从里面拿出了两根火腿和一包饼干。

    “老楚,刚吃饭两三个小时,你就饿了?”裴小军感觉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稍微有一点。来,吃点。”说着,楚天齐坐到座位上,把一根火腿递了过去,同时撕开了饼干的外包装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裴小军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不饿?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把火腿向前递了递,“要不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火腿,曹玉坤喉头动了动,嘴巴吧咂了几下,似要说话。

    收回拿着火腿的手,楚天齐道:“对了,这是垃圾食品,高贵人士不吃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转过头,眼中喷出两道怒火。

    对方的神情自是落入了眼中,但楚天齐并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吃了一块饼干后,把饼干袋和火腿都放到置物台上,接着又打了两个哈欠,靠在座椅上“睡着”了。

    “入睡”的楚天齐耳朵一直直楞着,就在他真的迷迷糊糊之际,耳畔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,就像老鼠夜间活动时的声音。他抬起眼皮,从窄细的眼缝间瞄去,就见一只胖手正抓着一根火腿,放到嘴里撕着外面的包装物,还有一只胖手正伸到饼干袋里,而胖手主人的眼睛却瞟着自己。

    瞄着眼前的场景,楚天齐非常想笑,但又尽量憋着。

    胖手主人一边警惕着,一边已经撕开了包装物,在火腿离开嘴巴的时候,手中火腿只剩下了少半截。这还不算,另一只手里的饼干,也向嘴里放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楚天齐实在忍不住了,还是发出了声音,随即又发出了几声伪装的动静,“咳,咳,咳。”

    在楚天齐声音还没停歇之际,一个更响的声音响起:“呃,呃,咳,咳……”

    裴小军急道:“老曹,慢点吃,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“呃,咳,咳……谁吃了,呃……”曹玉坤争辩着。

    “你没吃,我吃的。”说着,裴小军还真拿起一块饼干,放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连续轻拍后背。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听着像说梦话。

    裴小军一愕,随即伸出手掌,在曹玉坤后背上轻拍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,呃……哎哟,哎哟,差点卡死老子。”曹玉坤骂道,“妈的,就知道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关心的问:“老曹,没事了吧?还吃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谁吃了?”曹玉坤一瞪眼,手指裴小军,眼睛斜着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吃的,我吃的。”裴小军一边告饶,一边去拿饼干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哼”了一声:“就是你吃的。”同时一手伸向饼干,一手去拿火腿。

    身边发生的一切,楚天齐尽收眼底,看到曹玉坤狼狈的样子,他是既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楚天齐故意买坐票,又故意与曹玉坤抢座,还在吃东西上挤兑曹玉坤,虽然不无一丝玩笑,但并非专为戏弄,他主要是让两位公子哥体验生活,并深刻认识和体验普通民众的生活。至于曹玉坤频频出臭,主要是由于他放不下架子,太能装所致。相对来说,裴小军就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楚天齐深知,要想搞好这次调研,完成常慧敏布置的任务,必须要三人齐心才行。而要想三人齐心,就必须赢得那二人对自己的认可,对调研这件事的认可。这次调研,是要到非常贫困的农村山区去,需要和那里的民众接触,在那里短暂的生活。要让贵公子哥能在那里生活,了解民情民意,就必须要让他们撕下伪装。要撕下他们的伪装,就要从出发时便让他们接触真实的生活,否则山区那里更艰苦,他们更适应不了,直接当逃兵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要让曹玉坤撕下伪装,还需费上一些周折,既要适当刺激对方,但也不能把他打垮了,自己要适当掌握好这个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火车驶进了定野市樵山县火车站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下车吧,火车就停三分钟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从架子上拿下了自己的包,挎在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火车站外破破烂烂的景象,曹玉坤眉头紧皱:“就这破地方?”

    “老曹,赶紧拿东西,要不该过站了。”说着话,裴小军一手拎起自己的包,一手把曹玉坤的包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叹息一声,曹玉坤离开座位,猛的拽过包,气咻咻的从楚天齐身边经过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那个胖墩墩的背影,楚天齐摇头暗叹:何时能撕下伪装呀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