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中秋月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讲说清楚诸多事情后,众人纷纷起身,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拉着楚天齐,径直到了一个温馨的小屋,这是专门供她使用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到屋子,宁俊琦便抱着对方,哭了起来。哭的那叫一个响亮,哭的那叫一个痛快,只哭的双眼红肿,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“俊琦,好了,好了,都成大花猫了。”楚天齐轻拍着怀里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不,我就要哭,就要哭。”宁俊琦头也不抬,在对方怀里拱着,“八年多了,八年多呀,终于盼到了这一天,天齐,你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高兴了,我也早盼着呢,都快折磨死我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又叹了口气:“哎,只是上衣惨了,直接变成了手绢,还是擦鼻涕手绢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笑着,宁俊琦抬起头来:“咋啦,这就烦啦?烦也不行,反正你是跑不掉了,想也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指对方,笑个不停:“还真成鼻涕妞了,鼻涕泡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娇嗔着,宁俊琦伸手去拿纸巾,忽又停住动作,说道,“你给我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应答着,楚天齐拿过纸巾,放到对方小鼻子上,“就当是提前实习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疼,你以为拧水龙头呢?”故意夸张了一句,然后宁俊琦语现娇羞,“那就好好实习实习,省得不会哄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宝宝了吗?”楚天齐忽道。

    “想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宁俊琦下意识的挣扎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嘻嘻”一笑:“我想……你说我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……不行,现在不行。”宁俊琦继续做着抵抗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在我家不必客气。”楚天齐嘴巴已经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,大流……”话到半截,变成了“呜呜”声,宁俊琦的嘴巴已经被对方双*唇封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相拥,倒在床上,吻着彼此,谁都不愿意松开。

    吻着吻着,宁俊琦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,很快便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吻着对方,发出含糊的声音:“眼泪真涩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甜的,幸福的眼泪怎么会涩?”宁俊琦的声音同样含糊。

    “嗯”了一声,楚天齐吻的更投入了。

    不知吻了多久,两人才分开。当然,期间并未发生跟要宝宝有关的事,两人衣衫一直都在身上,就是压了好多褶子,还有“鼻涕妞”生产的鼻涕、眼泪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重,压的人家都透不过气来。”宁俊琦脸色绯红,娇嗔着。

    “你身子倒是轻,就是嘴劲太大,到现在我的嘴还发木呢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夸张的撅起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讨厌,讨厌。”宁俊琦“嘤咛”一声,再次扎到对方怀里,小拳头轻捶着。

    “打是情,骂是爱,摸摸脸蛋也不怀。”任由对方打着,楚天齐嘴上却不老实。

    “刚回归大宅门,就学会了纨绔习气。”宁俊琦逗趣着,“以后还不定学的多花花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花吗?你要真这么说,那我也学学,咱们真该有小孩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抬起右手,伸向对方衣领。

    “你耍流……有人。”宁俊琦忽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触电一般,松开对方,坐了起来,打量着四周。屋门关上,厚窗帘拉着,哪有人?

    “咯咯咯”,宁俊琦躺在床上,笑做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?”楚天齐转过身,准备去“惩罚”对方,忽又停下来,迅速下到地上,仰头四顾着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宁俊琦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说话,而是做了一个“停止”的手势,在屋子踱了起来。他缓缓走着,一会儿掀掀窗帘,一会儿动动摆件,一会儿又移移相框。接着,又在衣服扣子上按了一下,沿着墙角,慢慢移动着。忙完这一通以后,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作法,宁俊琦用口形示意了一句话,但却没有发出声音:你怀疑有人监控?

    “我看了,目前没有,仪器也没测出来。”说着,楚天齐在刚才那只扣子上又按了一下,“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,有人可是心存不善呀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道:“你是说二……你二姑是够坏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那是你二姨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嘻嘻”一笑:“你就别客气了,一笔写不出两个‘徐’字来,你们可是至亲骨肉。我呀……只是外公养女的女儿,和你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指对方:“可别泛酸了,我看你简直就是老爷子的眼睛珠子,还不满足?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记住别给我摆大少爷臭架子,本公主在外公心里是有位置的,二舅对我也好。就是你那个二姑让人厌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楚天齐面色严肃:“说笑是说笑,真得防着那个人。虽然现在你屋里还没监控、监听,却不敢保以后没有,她那人可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:“嗯,我看出来了。这么多年,她表面上一直对我还不错,可那都是装的,那年她跟别人打电话骂我,我都记着呢。尤其今年,为了挤走你,竟然弄出了假鉴定,为了阻止咱俩结合,也是不遗余力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叹一声:“哎,她咋就这么坏?一家人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至于,在她看来非常至于。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?”随即宁俊琦给出答案,“因为她有个儿子,她想尽量多的占用徐家政治、经济资源,她担心你抢了她儿子的风头,更担心咱两家结合做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基本想到了。好多人为了权力可是不择手段的,必须多加小心。我们还很嫩,还是多向老爷子学学吧,老爷子才叫老道。”楚天齐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今天这一场?”宁俊琦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止今天这一场,而是整件事。”楚天齐坐到床上,尽量压低了声音,“再往前不敢说,最起码上次晕倒的事是假的,是老爷子装的。他当时晕倒,就是为了想清楚这些事,就是为了布局今天这一场。你想啊,他一个老人家,现在基本不出大院,那些亲权鉴定知识是从哪来的?他以前肯定不会接触这些东西,一定是在这一段现学的,是在徐卫军搞出那份假鉴定报告后,让人找来的资料。再有就是,陈忠新搞来的设备和带来的检测人员,老叔通知你我回家,我爸……柳林堡我爸实时赶来。这些事肯定都是老爷子布置吩咐的,陈忠新、老叔都是奉命行*事,老爷子自己才是总指挥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点头:“嗯,外公……你爷爷可真是老狐……嘻嘻,真是够狡猾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那是,也不看人家以前是干什么的,这对人家就是小儿科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这就得瑟上啦?”宁俊琦撇了撇嘴。然后话题一转,“对了,一会的鉴定不会出什么差错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你放心好了。”楚天齐说的很肯定,“刚才老爷子之所以让你和他做鉴定,只是为了防止以后有人再打马虎眼,拿咱俩的亲戚关系说事。其实从你妈妈血型,还有我爸讲的那些事,早已经说明了问题。这个鉴定本就在老爷子计划之中,没让你和我们一起做,这就是老爷子的高明之处。他当时担心万一有人搞鬼,或是弄混,也担心有人胡搅,这才一步分成了两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爷爷狡猾吧。”逗趣一句后,宁俊琦话题一转,“你说他们都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没人睡大觉。”楚天齐说,“老叔和徐卫军,与陈忠新一起,在奉命等着鉴定结果;老爷子肯定在和当年的警卫、秘书话旧,就是你爸和我爸也有说不完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爱咋咋的,我是瞌睡了。”说话间,宁俊琦打了个哈欠,“过来搂着我,我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,睡觉。”楚天齐躺下来,满脸嬉笑。

    宁俊琦娇嗔一声:“不怀好意,不许占便宜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宁俊琦却已钻到了对方怀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圆月高悬,徐家大院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装修高雅但不奢华的大屋子里,徐家人团团围桌而坐,桌上一共坐了十口人。有徐卫华和媳妇、女儿,有徐卫军和儿子,有李卫民和女儿宁俊琦,有老爷子和楚玉良、楚天齐。

    徐大壮端起面前酒杯,桌上立刻没了杂音。他环视满桌诸人,然后说了话: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既是传统的中秋佳节,更是我徐家的大喜日子。经过诸多波折,大孙子终于回了家,两个年轻人也……”

    桌上众人都笑容满面,听着老爷子讲说喜事,大多数人也是真心欣喜,但也有个别人却是面笑心苦。

    不管个别人怎样想,反正宁俊琦现在是欣喜万分。下午鉴定结果已经出来,自己和外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那自己和天齐的结合自然就顺理成章,别人再别想拿这个理由阻拦了。

    “干。”在徐大壮讲说结束后,众人纷纷举杯碰在一起,然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在举杯共饮的间隙,楚天齐注意到,有几道目光射向自己,里面分明带着不友善的意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