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体验开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通过邵旭的介绍,楚天齐知道,羊肠村是一个行政村,下面还有两个自然村,都属于羊肠村村委会。三个村子总共有七十多户人家,但现在实际有人在的,只有四十二家。

    羊肠村位于坡顶,坡的四周还有高低不等的小坡,村民的房子就建在那些小坡上。村子中央有两条小路,最中间有三个光秃秃的圆形场地,场地相对平整、土质坚硬,场地四周长着蒿草,看起来应该是给农作物脱粒用的场院。

    白云悠闲的游弋在蓝天上,四周树木郁郁葱葱,空气清新、鸟声阵阵,好一派山野景观。但现在众人都无心欣赏风景,只想着能尽快躲开头顶热辣辣的火球。

    在邵旭引领下,楚天齐三人来到了一户农家院里。

    这个院落用石块围成,院子里又用石块圈出了一块菜园。整个院子共有三间正房,两间西房,都是用石块砌成,石块缝隙和外围糊着掺有草秸的泥巴。院子东侧搭着两个棚子,棚顶铺有杂草,应该是牲畜棚,牲畜棚的旁边建了一个鸡窝。

    刚一进院,曹玉坤、裴小军就一吸鼻子,看向了墙根的那个石槽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看到了石槽子,他知道那是喂猪用的,石槽里的稀水正发出微酸的气味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进院,一个老年妇女迎了出来:“主任,有事?”

    女人留短发,穿着很朴素,花布衬衫,棕色长裤。

    邵旭道:“万富家的,是这么回事,市里来人体验生活,就安排在你们家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不解:“主任,啥叫体验生活?”

    “体验生活就是……就是城里人到我们农村待上几天,吃吃我们这儿饭,睡睡我们的炕,也到地里去干干活。”邵旭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城里人可真奇怪。”小声嘟囔一句后,女人又道,“这事得大根儿他爹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我早跟你家万富说过了,他说行。”邵旭道,“你放心,在你们家吃多少粮食,都由村里给你们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伙食费我们出。”楚天齐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,只要客人不嫌弃就行。”女人示意了一下,“快进屋,快进屋。”

    在邵旭引领下,楚天齐等人走进正房外屋。

    顿时,一顿酸味冲进鼻管,酸味来自西侧大锅里,和石槽里的味道一样,只是更浓了一些。

    本来曹玉坤就吸着鼻子,现在更是直接闭上气,只到来在东屋,才呼吸了一下。但那种酸味又飘进了鼻管,引得他就是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“家里乱的很,乱的很。”女人一边解释着,一边用笤帚扫着炕席。

    屋子南边靠窗盘着大炕,炕席已经发黄,但上面却擦的很干净。地是土地,上面也没什么浮土。屋子北边墙上挂着两个照人镜,下方靠墙摆着一组深红色的木头柜子,柜子上有一些小盒子或杯子。

    屋子本来就小,一下子进来好几个人,尤其有人特高,还有人特胖,就更显得拥挤了。

    女人和邵旭适时出去了,屋子里剩下了楚天齐等三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邵旭走进屋子,说道:“楚老师,你们仨住西房,那样也都方便。本来应该安排在我家,可我家实在是……万富家在村里很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不禁暗自疑问:到处酸吧溜叽的味,这还是干净的?

    过了十多分钟,楚天齐等三人被让到了院子里的西屋里,村主任邵旭先走了。

    西房又小了一些,墙壁也黑了一些,只有一盘炕,地上摆着个黄不黄灰不灰的木头厢子。炕上已经放了三套行李,外面罩的被罩洗的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嘱咐客人先到炕上休息,然后女主人出了西屋,奔正房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只有两名伙伴在旁,曹玉坤右手一指屋内,压低了声音:“这能住吗?”

    “爱住不住,反正我是累了,背着二百多斤猪肉上山,谁受的了?”楚天齐说着,扑上炕,趴倒在行李上。

    裴小军也扑倒在炕上:“一路拖着个猪后臀,胳膊都快累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俩……累死我了。”曹玉坤说着话,也爬到了炕上。

    下午天快黑的时候,男主人邵万富回来了,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,还有一个五、六岁的孙子。这个儿子是家里老二,叫二根,二根有些木讷;那个孙子是大儿子大根的孩子,孩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。邵万富是标准的老农形象,话不多,但却挺实诚。

    在吃晚饭的时候,村长邵旭来了,和大家一块吃的。晚饭吃的是糊土豆,喝玉米糊糊,菜是土豆熬干豆角丝。另外,邵旭拿来了一瓶白酒,楚天齐又贡献出了带来的火腿、鹌鹑蛋等,大家吃的还很热闹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楚天齐三人便到了院里西房,邵旭也回自己家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羊肠村邵万富家西房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窗纸撒进屋子,照到了炕上的三个圆滚形身影,这三个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早早上炕休息的楚天齐、裴小军、曹玉坤。

    曹玉坤翻了个身,发出声音:“老楚,你听,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哪有声音?快睡吧,十一点多了。明天还要干活呢。”楚天齐随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”曹玉坤摇了摇对方胳膊,“是不是狼叫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地方哪有狼?是‘夜猫子’吧。”楚天齐甩开那只胖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猫头鹰,我听过猫头鹰叫。”曹玉坤说,“你听,一会高一会低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当你说什么呢?那不是打呼的声音吗?你不能没听过打呼吧?”

    “没听过,我没听过别人打呼噜。平时都是我单独一个屋,边上有人也得先让我睡着。”曹玉坤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要是等你睡着,我们都别睡了。你那就跟打雷似的,谁能睡得着?”楚天齐蒙上了头。

    “老楚,待会睡,待会睡,我一个人睡不着。”曹玉坤去拽对方被子,“你也真是的,被子那么大味,怎么睡?”

    “那是卫生球味,防止生虫的,只有虫子才怕,我看你就是个大虫子。”楚天齐依旧捂着被子。

    曹玉坤又转向了另一边:“老裴,你醒醒,醒醒。有吃的没?给我点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哪有吃的?晚饭糊土豆多好吃,你没吃饱?”裴小军不解,“我记得你吃了好多呀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我是吃了不少,糊土豆就咸菜也确实好吃。可是,你猜我看见了什么?”曹玉坤道,“我一看见那东西就不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裴小军应付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柜底下那个猫碗,就跟咱们喝的玉米糊糊差不多,一下子就不香了。”曹玉坤说,“你说乡下人怎么就这样?人和猫一块吃饭,猪吃食也在院里,到处臭哄哄、酸了吧叽的。门口那么大地方,就不知道多盖几间屋子,专门分开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呛道:“分开个屁,就你事多,农村人哪有那些多钱?上哪盖那么多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这么一说,你看你还拾上话了。”说到这里,曹玉坤话题一转,“你说都新世纪了,咋还有没通电的地方,要不是亲眼所见,真不敢相信。这里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晚上又没有电视,除了不饮毛茹血外,跟原始人也差不多。我要是生在这种地方,每天都是这种生活的话,一天都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活不了?你现在不就在这儿吗?你是从小生在福窝了,好多人是没你那个机会,别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的,老是夹枪带棒,我不过就是发发感慨而已,又没有讽刺农村人,你那么敏感干什么?”曹玉坤又转向裴小军,“老裴,你给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“评什么理?谁对谁错又咋样?还是想想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吧,把我们的任务完成才是正理。”裴小军道,“我在想着明天是不是晴天,太阳还这么毒,要还是这么热的话,我真不知道怎么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明天千万别出太阳了,下雨也行,要不真没法活了。”曹玉坤叨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饱汉不知饿汉饥。要是不下雨的话,粮食作物怎么生长,哪还有粮食,老百姓怎么生活?”楚天齐反唇相讥,“粮食要是没有了,你这公子哥也得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是不是吃了枪药?这横挑鼻子竖挑眼的。不就是今天让你扶了一小段路,你至于吗?有什么牛的?”曹玉坤起了高腔,“大不了,给你点补偿,你说,要几百,还是几千?”

    “我就讨厌你这嘴脸,仗着有向个臭钱,就自以为了不起,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,充满铜臭味?”楚天齐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还有完没完了?别瞪鼻子上脸。”曹玉坤针锋相对,“对了,有一件事还没找你呢?你凭什么把调研说成体验,把自己说成是老师,把我俩说成是老板?好像你多有文化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那么说,怎么说?明天到地里,你连苗和草都不分,我总不能说你是农业专家吧。如果不让刘主任说成体验生活,而直接说是调研的话,你能感受到真实的农村生活吗?”楚天齐直接回怼着,“其实从一踏上这里,你就应该体验这里的吃住和生活,也包括体验你不愿意闻的味道。别云里雾里的,现在早已开始体验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