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十年十道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*市主城区右侧便道上,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奔行着,全身黑衣的男子在前,一袭素衣的女孩在后,两人相距几十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等等,听我说。”宁俊琦大声呼喊着,脚步踉跄的追赶着前面那个决绝的身影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跑边回头:“快回去,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摇头道:“我怎么能不管你?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,别管我,快回去吧,我要加速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脚下发了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甩下我,我就撞车去。”宁俊琦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尽管这已经是对方第三次用同一理由要挟,但楚天齐还是收住脚步,转回头,大声道:“你可别犯傻。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至于,当然至于。”宁俊琦边跑边说,“我等了你八年多,你竟然不能等我一分钟,竟然不能听我一句话。这是不是太悲哀了,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俊琦,这根本就是两回事,咱们……”发现对方已经追上来,楚天齐赶忙又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想累死我吗?”宁俊琦的喘息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你太不听话,别追了,行不行?”楚天齐语带恳求,“算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求你行不行?能不能等上我?”宁俊琦带了哭腔,“这么多年,咱俩容易吗?经过了多少误会,又经过了多少坎坷,为什么还要互相折磨呢?你的心怎么这么狠?”

    楚天齐急道:“我不想折磨你,请你理解我,我现在脑子很乱,只想静静,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?我就那么讨你嫌?”宁俊琦已经泪如泉涌,“相识了两千九百六十九天,你竟然不能……哎哟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说出的准确天数,楚天齐也不禁鼻管发酸:“俊琦,不是你说的那样,我心里一直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猛然打住,感觉有异,身后怎么没了“呼呼”喘气的声音?想到这里,他猛的转回头去,哪有奔跑的身影?再一细看,那个白色身影早已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俊琦……”呼喊一声,楚天齐折返回去。

    以百米冲刺速度来在近前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楚天齐对着白色身影呼喊:“俊琦,醒醒,醒醒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宁俊琦趴伏在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俊琦,俊琦。”楚天齐伸手扶在对方肩头,轻轻摇晃着。

    地上的人儿没有反应,任凭那只大手来回晃动着。

    “俊琦,都是我不好,都赖我太自私,我马上送你上医院。”说着,楚天齐双手伸出,托起宁俊齐,抱在怀中,然后迅速起身,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“你醒醒,醒醒啊,怎么会这样?俊琦,为了我,你受的苦太多了。你看看你,都瘦成什么样了?是我对不起你,是我害了你呀。你醒醒,好不好?”看着怀中的憔悴的人儿,楚天齐不禁发出颤音。

    “醒醒,醒醒。”很快,楚天齐不禁只是声音发颤,双眼也已经变得泪光模糊,“只要你醒来,我什么都听你的,绝不惹你生气。”

    忽觉脚下一滑,双腿一软,身子猛的向前俯冲下去。来不及思考,楚天齐腰眼一使劲,在堪堪摔倒之际,后背先着了地。被地上砖块一咯,他不由得‘啊’了一声,但他顾不上这些,而是急着去看趴在身上的人儿。视线中,出现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,和一抹温柔的、甜甜的笑意。

    猛的闭上眼睛,又猛的睁开,楚天齐兴奋的说:“啊,俊琦,你醒啦?”

    身上的人儿,没有任何回应,依然还是那样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俊琦,俊琦。”楚天齐又轻轻呼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宁俊琦依旧一动不动,似乎连眼皮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听不见了吗?还是不会说话了?”楚天齐继续追问。见不到对方有任何反应,他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,“摔坏了,摔坏了。”说着,便要仰身坐起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听不见,也说不了话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会,会,一辈子都会。”楚天齐急忙应承。稍停一下,忽又道,“你能说话啊?听的见?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。”宁俊琦发出了笑声,“听不见,不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骗我,吓死我了。”楚天齐猛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哭的样子,还很可爱。”宁俊琦紧紧抱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、“咻”,汽车鸣嘀声、口哨声相继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宁俊琦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过,车窗里飘出一个声音:“没事,继续。”

    稍微一愕,宁俊琦顿时面色通红,迅速翻身坐到地上,但仍双手攀着对方脖子。

    “俊琦,快放开我。”楚天齐也不禁老脸泛红。

    “不,我怕你再不跑了。”宁俊琦一笑,“不过,有人刚才可是保证过,该不会出尔反尔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都听见了?你刚才没有摔昏迷?”楚天齐不禁惊讶,“我跑的那么辛苦,你竟然忍心让我抱着跑?”

    宁俊琦答非所问:“当然摔倒了,你看我膝盖上还有土。”然后俏皮一笑,“看你累成那样,我当然心疼了,可是我也奇怪,你怎么就不知招手打车呢。”

    明白被对方“智取”,楚天齐假装生气,一手撑地,腾身而起:“好啊,你耍我?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起身,宁俊琦急道:“不许反悔,你要是说话不算话,我就真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这么吊着吧,我的脖子都快被你勒断了。”楚天齐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人家胳膊还拉的生疼呢。”说着话,宁俊琦松开对方脖子,又顺势双手抱上了对方左臂。

    “刚才可把我吓坏了。”楚天齐在对方胳膊上拍了拍,“不许再这么调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吓坏了,怕你跑的无影无踪。”宁俊琦也学着对方语气,“不许再这么执拗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走吧。”长嘘一口气,楚天齐迈动步子。

    宁俊琦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顺从的随着对方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一个被踩扁的矿泉水瓶静静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天齐,真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宁俊琦心情很复杂,既希望和楚天齐没有血缘关系,希望两人能够永结连理,但也不愿心爱的人承受这样的痛苦打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楚天齐摇了摇头。其实他也并非故作轻松,这次的难受程度,远没有上次严重。他从小生长在农村,从没想过要攀附权贵,即使和徐大壮一家相认,他也更多想的是血浓于水,想的是亲情。如果真没有血缘关系,自己倒也减少一份牵挂,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。

    宁俊琦转过头,缓缓的说:“天齐,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,但却答非所问:“希望老爷子能够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外公一定会好起来的,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,这已是经过历史检验的。”停了一下,宁俊琦又继续追问,“天齐,你不要回避,我们都老大不小的,再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不免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看着身旁清瘦的脸颊,楚天齐很自然的伸出手去,要想轻抚安慰一下,但随即又收回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天齐,怎么啦?这很难回答吗?”宁俊琦满脸虔诚,眼中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移开目光,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我的心里很乱。”他没有说慌。虽然他并不在意是否为徐家人,但以这样的方式被赶出,还是觉得心中很难接受。徐卫军当时可是让自己“滚”的,这么多年以来,好像很少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话的,尤其近几年更是没有遇到。徐卫军有什么权利这样对自己?他不甘心,若不是老爷子昏倒,若不是看着徐卫华、宁俊琦的面子,他是绝不会白白忍受这种屈辱的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你。”轻轻在对方胳膊上拍了拍,宁俊琦温柔的说,“天齐,七夕快乐!”

    七夕?楚天齐忍不住道:“又七夕了?这好像是第十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十年十道坎。”宁俊琦附和着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笑了:“俊琦,七夕快乐!”

    经过对方提示,楚天齐想到了一个问题,虽然每年七夕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,已经九年九道坎,但这些坎都迈过去了,事后大多否极泰来。虽然他不迷信,但年年都是这种样式,他也不禁疑问:难道今年不会反转?疑问一出,楚天齐马上给出了答案:非常可能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个事情,可是徐卫军捅出的,她一直都非常讨厌自己,她拿出的东西有多大可信度?顺着这个思路,楚天齐又想到了好多细节,徐老爷子第一次见自己,就能准确的说出自己身上的“葫芦”胎记。自己和徐家爷俩长的那么相像,尤其和未见面的“爸爸”照片相似度更高,自己身上还有徐家的特制长命锁。这些该如何解释?答案明摆着:自己和徐家肯定有关系,那个女人肯定耍了什么手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很是高兴。可是转头一看,宁俊琦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,他又忽然心中一阵刺痛,不觉烦乱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