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事还没完,就想走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接着,胡三又继续解释着:“楚市长,我们真的是押小宝,咱们老家那里人们也玩,根本不是赌博。再说了,就在这穷山沟,人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,也就是随便耍耍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随便耍耍?每人一次押好几百,几个小时下来,怎么也得往来几千,甚至上万吧。整个赌局算下来,也是十多万的赌资,你还说是押小宝,这口气也太大了吧?这分明就是赌博。”

    “赌……赌博,也算吧。楚市长,咱们毕竟是老乡,前几次合作也不错,这次我又是刚来,没玩几次,你可千万别抓我。我不给你找麻烦,现在就连夜离开安平县。”胡三说话间,下意识的瞅了瞅路上。

    “不抓你可以,但你必须得回去继续耍上一会儿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右手已经叼对了对方手腕。

    “耍……你让我回去,是不是让我帮你办事?”胡三有些担忧,“刚才我听卷毛和光头讲,他们好像是得罪了一个人,我觉得那人很像你。担心和你发生误会,也担心卷在你们之间,我才决定离开这里。现在你让我回去,肯定是让帮着拿住他俩。我经常在这圈里混,要是那么干的话,势必让他们忌恨,圈里都会排挤我,我就混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找他们俩,但并不是抓他们,也不是找他们麻烦,而是想帮他俩和别人之间化解纠葛。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楚天齐简单讲说了卷毛、光头与候喜发之间的矛盾,但他并没有提起农业税和补贴款一折,也没说候喜发和长梁村,只是说那人欠了卷毛和光头的钱,而光头和卷毛又要跌皮多要。

    听完“实情”,胡三疑问道:“你真是给他们之间调解?让卷毛、光头拿上欠款后不再找茬讹诈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否则我有必要大半夜到这吗?”楚天齐一笑,“胡三,你能给我帮忙,是你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胡三连忙点头:“荣幸,的确是荣幸。是不是我想法让他们出来,就行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点点头:“对,就这么简单。无论你用什么办法,只要能让他们出了这个院子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沉吟一下,胡三应承道:“好吧。我只负责让他俩出了院子。没有其它事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你这么一提醒,我还想起来了,你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玩,乡里、派出所就不管?”

    胡三回答:“我们到哪玩,一般都由当地人负责疏通地面上的事,还有人随时放哨。另外我听说,这些人当中,有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眉头微皱,停了一小会儿,又说,“这样,在引他俩出来之前,你先把窗帘弄开一块,我想看看屋里情形。”

    暗怪自己嘴欠,但胡三却不得不应承下来:“好吧,那我试试,希望千万别被他们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三哥,你去哪了?怎么啦?”伴随着人声,手电光亮也不时闪起。

    胡三一楞,急忙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呃,呃。”干呕两声后,胡三向院子走去,并高声接了茬,“吵吵个屁,我还能丢了?跑了?就是出来大蹲了一会儿,可这胃里老不舒服,吐又吐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三哥,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吗。”里面的人已经到了门口处。

    胡三挤进了院门:“说的好听,还不是惦记着我那俩钱?对了,你们该不会怀疑我报警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,三哥你误会了,哪能呢?”出来找胡三的人,嘴里说着,探头望了望外面,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蹲在了矮墙下,自是不会被对方看到。他此时正在庆幸,庆幸又遇到了胡三,如果胡三帮忙的话,就会省了好多周折。

    半个多月前,从安平县城坐班车,在班车到县城里转悠拉人的时候,楚天齐曾透过车窗看到一个人,当时就觉得像胡三,没想到还真是。当时还疑惑胡三来干什么,原来是给自己帮忙来了,楚天齐不禁暗喜,心中揶揄着。

    听到院门已经关上,胡三和那人的对话声渐渐远去,只到没了声音。楚天齐再次来到院墙处,观察院内没有异常后,飘身进了院子。立在院墙处,他又四顾一番,才蹑手蹑脚的向西屋房檐下移动着。这次在经过外屋窗外的时候,楚天齐把身子压的比窗沿还低,他担心外屋万一有人,里面又黑着灯,那样就容易被发现。

    顺利抵达西屋窗外后,楚天齐在窗户上寻找起来,但却没有发现能够看进去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时,在嘈杂的声音中,响起了“公鸭嗓”的声音:“真他妈背,又没押上,换换地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胡三声音响过不久,屋里窗帘一阵晃动。不多时,窗帘左下角慢慢移开,出现了一个人的后腰。看衣服的颜色,应该是胡三坐在了火炕窗沿上,那小子肯定是让屁*股发挥了手的功能。

    正在猜测着,里面的后腰又移开了位置,旁边玻璃闪出了光亮。楚天齐抓紧时间,透过寸许的玻璃窄缝,向屋里张望着。里面炕上放着一张小方桌,好多人都坐或是半坐的围着方桌,也有人站在地上,杂乱的喊着“一”到“四”中的任一数字。视线中不时出现几张赌徒特有的脸庞,但看到更多的还是人的后脑勺,这些后脑勺包括“卷毛”和“光头”。

    利用一次“开宝”时间,楚天齐又重新看到了几张脸,那些脸上写着失望、沮丧或兴奋,有的大脸则笑的没了眼睛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看个仔细,眼前的那些脸庞不见了,变成了一个深色后腰,但却不是胡三的衣服,显然又有人坐在窗台上,挡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暗骂了一声,楚天齐竖起耳朵,想听听胡三如何把那两小子诓出屋子。

    此时,里边传来了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响起一个声音:“三哥,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很快,胡三的“公鸭嗓”响起,显然是在接电话:“哦……哦,是吗?……什么时候的事?……啊?真他妈撞到鬼了?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当胡三的声音刚刚停下,先前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三哥,怎么了?看你脸色不太好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胡三叹了口气:“哎,别提了,人要倒霉,吃口屎都是凉的。刚才我一个小弟打来电话,说是一个小时前,他正和另一个小弟开车出去,结果被一个大个子拦下了。那个大个子声称是替一个村长出气,非让这两个小弟下车。小弟不明白怎么回事,正准备开车冲过去,却不知怎的,大个子从外面打开了车门,当时就把俩小弟吓了一跳。所好那个大个子认错了人,说话也还和气,把他俩放走了,说是还要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光头”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三哥,那人就没说要找谁?”

    “没说找谁。大个子只说是有人去讹村长,他和那个村长关系很好,好像就住在村长家。”说到这里,胡三声音一转,“也不怪大个子找他,好好的毛寸头不留着,非整成一个秃瓢,看着就不像好人。光哥对不起啊,我可没说你。也怨旁边坐着的长毛老陈,非他娘的开灯找东西,要不也不至于让大个子看到车里,也许还屁事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光头”“哦”了一声,紧接着嚷起来:“哎哟哟,额肚子咋这么疼,八成是要拉稀。老卷,肯定是那几只螃蟹闹的鬼,本来吃海鲜、喝啤酒就容易坏肚子,结果你弄的又不新鲜,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卷毛”接了话:“怎么又怪额了?额也吃了,为啥就没事,也没听小兰说肚疼呀?”

    “光头”斥道:“你可不没事?你只顾着和那骚娘们喝酒,我就给你俩留了一只。哎哟哟,快点拉我去看看,弄点药,别他娘走呀走呀,再交待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你真事多。”“卷毛”嘟囔着,顺了对方的意,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刚刚再次躲到牲畜棚,正房屋门一响,“卷毛”和“光头”出了屋子,两人还在边走边较理呢:

    “卷毛”不服气:“跟那螃蟹肯定没关系,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个屁。”“光头”压低声音,加快了脚步,“你没听出来?那个傻大个肯定是姓楚的,他在找咱们俩,咱俩得快点跑。”说完,直起腰来,脚下更快。

    “卷毛”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一捂嘴,声音也压低了:“还真是,没准就是找额俩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应了那句话,头发长见识短。你要拿脑袋想事,而不是拿脚后跟。”“光头”训斥着。

    “是,是,不拿脚后跟想。”应承着对方,“卷毛”已经打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光头”、“卷毛”出了院子,快步奔面包车而去,却不知有人已经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来在面包车前,“光头”打开车门,上了驾驶位,“卷毛”坐到了副驾驶座上。

    就在“光头”找车钥匙之际,右后侧车门猛的拉开,一个人坐了上来:“事还没完,就想走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