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务实的乡干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又花了两天时间,在对羊肠村的两个自然村也调研后,六月十七日,楚天齐一行驾驶二一二汽车,赶往大囫囵乡。上午九点多,到了乡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三人刚从车上下来,就听得身后一阵轰鸣声传来,便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进了院子,停在二一二汽车附近,从上面下来了一个戴头盔的人。该人边摘头盔边问:“同志,你们有事吗?”

    来人穿着灰色裤子、灰色衬衣,而且骑的摩托也很笨重,原以为是男人。摘掉头盔才知道,原来是位女子,女子声音略有沙哑,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们找乡领导。”

    女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是乡长齐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做调研的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包中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张纸是樵山县政府出的证明,证明上没有写明楚天齐等人的具体身份,只写着三人在做调研工作,希望相关部门配合、接洽。证明上也没有出现三人的名字,只用“楚老师等三人”代替。

    齐敏看完证明,还给了对方:“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又一辆摩托车进到院里,停在先前那辆摩托车旁边。

    齐敏停下脚步,回头冲三人笑了笑:“书记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摩托车上下来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,该男子穿着土黄色衬衫、土黄色长裤,脚上是一双黄胶鞋,黄胶鞋上还沾着黄泥巴。

    男子径直走了过来:“齐乡长,来客人啦?”

    齐敏“哦”了一声:“赵书记,这三位同志是来做调研的,有县里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赵大山,欢迎欢迎。”男子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三人与赵大山一一握过。

    随着赵大山的到来,会谈地点由乡长办公室,变成了乡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在去书记办公室的路上,楚天齐注意到,大囫囵乡一共有三排房子。房子看起来很旧,但整个院落却很整洁,没有杂草,也没有碎砖头。所经过区域的玻璃都很干净,破旧的门窗框上也没有积尘。

    书记办公室在最后一排,是最后排最东边的屋子。屋子是一个套间,外面是办公区域,里边应该是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各位请坐。”赵大山打过一声招呼,直接去了里屋。

    齐敏张罗着给各位客人弄茶水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,正面是一张不大的办公桌,桌子前后都摆着一把椅子,办公桌后是一组五节档案柜和一组卷柜;靠着南墙和西墙,共摆了一大两小三张布艺沙发,由于空间限制,摆放的也不对称。虽然这些设施很简陋,但却非常整洁。

    无意中扫了一眼套间,透过屋门缝隙,楚天齐看到了里屋鞋架,鞋架最底层摆着两双打补丁的黄胶鞋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各位久等了。”随着话音,赵大山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借着套间门开合之际,楚天齐又特意扫了一眼屋内,那里的确是两双打着补丁的黄胶鞋。

    再次出来的赵大山,换上了藏青色长裤,白衬衫,脚上换了一双黑色系带皮鞋,头脸也有刚刚洗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赵大山没有坐到办公桌后,而是把那把椅子挪了挪,坐到了和众人面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对三人进行了简单介绍,这次他没有采用“老师”、“老板”之说,而是冠以了含糊的“老曹”、“老裴”、“老楚”。

    待对方介绍完,赵大山笑了:“三位调研员,你们应该是和齐乡长年纪相仿,都是三十二、三左右,正可谓风华正茂。怎么能称‘老’呢?要是那样的话,我这五十岁的大老头子更没法称呼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赵大山的话,楚天齐目光又扫了一下齐敏,心中暗道:这个乡长够显老的。

    赵大山接着说:“各位调研员,需要乡里做什么工作,尽管吩咐,我们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赵书记,我们的调研课题是农村贫困人群生存现状,就想了解贫困人群最真实的生活状态。”楚天齐说出了目的。

    赵大山“哦”了一声:“明白了。那就是乡里不需提前和村里打任何招呼了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们派人引领一下,或是出份介绍信,对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就是赵书记说的意思,请乡里帮着出份介绍信就行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向乡里了解一些情况,也是我们的调研内容。”

    赵大山说了声“好”:“现在我和齐乡长正好都在,有什么问题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说了声“谢谢”,楚天齐提出了问题:“取消农业税带来了哪些积极变化?在执行过程中有没有新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来回答吧。”在征得赵大山同意后,齐敏讲说起来,“取消农业税减轻了农民负担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齐敏的讲说,楚天齐暗暗点头。对方所言,与自己了解到的情况非常吻合,说明大囫囵乡真正做了收集和调查工作。

    曹玉坤和裴小军听的非常认真,还不时拿笔做着记录。

    待对方停下话头,楚天齐接着问:“针对相应问题,乡里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?”

    齐敏不加思索,侃侃而谈:“对于乡里来说,需要应对的是主要有以下几方面问题,首先就是税收减少对乡里工作造成的压力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需要从两方面来考虑,一是开源,二是节流。开源要开辟和培养相应的税源,而不是向百姓变相增加税费项目,乡里现在采取了以下措施……”

    女乡长的讲说吸引了三位年轻人的注意力,大家听的仔细,记的认真。

    在齐敏话音刚刚停下,曹玉坤提出了问题:“齐乡长,如你所言,光靠节省的这些钱,能解决多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看着曹玉坤,齐敏微微一笑:“曹调研员,对于好多乡镇来说,节省的这些钱确实不多,但对于大囫囵这样的贫困乡来说,却能解决一定的问题。还拿摩托代替轿车来举例,如果一个人下乡骑摩托的话,要比乘轿车省一半的油量,相应维护费用也低。从前五个月的情况来看,办公消耗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百分之三十,再加上其它节省的费用,总共占同期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八,省下的就是挣下的。

    据初步测算,取消农业税给乡财政带来了百分之三十五的缺口,这还是近三年开辟了新的税源,前几年农业税收占到了乡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。前三年培育的部分税源,在今年基本都将正常缴税,这块税收将占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十五左右,加上省的百分之八,那么缺口就小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对于齐敏的回复,众人都纷纷点头,心中也不禁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“对于全乡脱贫工作,乡里有什么规划?对于贫困人群的关照,乡里又有哪些具体举措?”楚天齐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齐敏神色一黯:“大囫囵乡自然条件恶劣,资源匮乏,这是全乡贫困的主要客观因素。但思想观念陈旧也是很重要的原因,这当然不只是指普通百姓,包括我们这些乡干部的见识、能力也欠缺很大,我做为乡长,做的非常不够。”

    赵大山插了话:“齐乡长,你已经做了好多工作,比我当乡长时做的好。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也不要过于苛责自己,这不是急就能解决的,要一步步的来。我来说一下乡里拿出的脱贫举措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赵大山担任党委书记,但说起乡里的行政事务,那也是井井有条,言之有物。

    接下来,楚天齐三人继续提问,赵大山和齐敏则轮番回答。乡书记和乡长回复的内容,虽然还未经过核实、求证,虽然还不知道效果如何,但听得出,乡领导用心了,实实在在做了事。而且从两人现场的互动来看,党政配合的很好,关系应该也相对融洽,这是非常难得的。

    一直到十二点多,在乡办公室主任的提示下,这场现场调研才告结束,楚天齐三人应邀到乡里食堂就餐。

    食堂里也隔出了一个包间,但非常简陋,除了空间相对独立外,和外面的就餐区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除了书记、乡长外,还有三名乡领导作陪,包间里一共坐了八个人。

    整个午餐一共是四道凉菜,八道热菜。虽说菜的种类也不算少,但都是当地的一些菜品,干菜类的就有三个,唯一跟海鲜沾边的就是一道清炖鲤鱼,酒是当地自酿的散白酒。

    在好多地方大吃大喝风盛行情况下,这样的招待宴的确只能算是便饭了,这样的标准就是一般家庭招待客人的水平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山珍海味,但大家吃的很高兴,喝的也很尽心。唯一没喝酒的就是裴小军,他要负责驾驶二一二。之所以吃喝的这么香甜,既是因为这些天吃玉米面饼、喝玉米糊糊,肚里没油水,更是因为与乡领导的坦诚交流。尤其书记和乡长的务实态度,更是让楚天齐三人钦佩不已,两个公子哥更是伸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,午宴结束,楚天齐三人没有休息,而是直接带着乡里的证明,走上了调研之路。当然,今天要先回羊肠村,明天再去各村调研,他们需要根据今天的乡里之行,再做一些准备。另外,带着满嘴酒气去调研贫困人群,也太不合适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