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要像个爷们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透过模模糊糊的雨幕,一个影影绰绰的物体出现在视线中,楚天齐精神一振,跌跌撞撞向前冲去。离近了,看清了,是二一二汽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的嗓子一紧,发出了嘶哑的声音:“老曹、老裴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曹、老裴……”楚天齐呼喊着,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多声之后,终于传来了回声:“老楚,是你吗?我俩在这,快救,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,老曹、老裴,我来了……”不停的喊着,跌倒再爬起来,楚天齐向着那个回声处跑去。

    物体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清晰,正是那辆二一二汽车,汽车就在那个两河交汇点,就在那个深沟处。混浊的河水冲刷着汽车,二一二看起来更像一个小铁盒,既渺小也单薄。

    二一二窗子里伸出一只胳膊,不停挥动着,喊着:“老楚,老楚,我们在这儿,我们在……”

    收住脚步,站在河边,楚天齐大声道:“听见了。你俩受伤没?”

    “皮外伤,没事。”裴小军的声音。

    曹玉坤声音嘶哑,带着哭腔:“老楚,快救救我们吧,我俩都快坚持不住了,这河水是一个劲的长呀,都快漫过头顶了,我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要是漫过头顶还能说话?”喝斥过后,楚天齐语气一缓,“不要乱喊乱叫,保持体力,我来救你们。二一二好像卡在那了,你俩能不能自由行动,能不能钻出汽车?”

    曹玉坤嘶喊着:“腿脚都没事,车门开不开,就是能开的话,我们也不敢出去呀,哪还不得让水冲走了,这水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问什么就说什么,少来零碎的。”楚天齐恨声喝斥,然后又说,“老裴,先看看情况,一会儿我问你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裴小军给予了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扫视着河边,也注意着周边情形。

    二一二现在所处位置,车下有沟,虽然沟深不到一米,但对于汽车行驶来说,就是深沟了。而且那里还有一个拐弯,又有一米多深的河水,现在想要把车弄出来,是不可能了。不过也正由于有拐弯,有那个沟,否则汽车早不在那里了,还不知会被冲到哪里,会打多少个滚,车里人的情形就更不敢想象了。

    现在需要考虑的是,如何把人从车里救出来。系绳、拴人、涉水,不加思考,楚天齐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汽车离南岸不太远,大概有三、四米的距离,离北岸却有十米左右的样子。南岸虽近,但自己需要涉水过去,怎么涉?南岸那里光秃秃的,除了蒿草,并没有树木,根本没有可借力之处,根本就不能考虑。北岸边有两棵大碗口粗的柳树,正好可以借力一用,只是这距离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拿出爬山索比量着,从距离看,扣除固定用去的长度,应该是够长了。但一根并不够,于是楚天齐又拿出一条绳子来,这是昨天刚买的二十米尼龙绳。

    楚天齐沿着河边,到了柳树旁。两棵柳树粗细差不多,他选了一棵直线距离较近的树,把爬山索和绳子分别系了上去。为了谨慎起见,楚天齐分别抓着系好的索和绳,拽了又拽,柳树晃动的很厉害,但索、绳都牢牢的系在树干上。试完以后,楚天齐又把绳子另一端系到爬山索另一端,另一端是有索头端。

    “老楚,快点呀,水又涨了。”曹玉坤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瞎嚎什么?”楚天齐喝斥着。然后道,“老裴,你瘦,你能从汽车窗户爬出来不?”

    “应该差不多,就是玻璃摇不下来,我出去……出去以后怎么办呀?”裴小军声音中透着畏惧。

    楚天齐冷静的说:“老裴,另着急,你听我说。我现在已经把一条爬山索和一条绳子都拴到了岸边柳树上,绳子另一端也系到了爬山索上,我会把索头一端甩过去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急道:“让我抓绳子呀,我怕抓不住,也没法抓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让你抓,你也不能抓。索头是金属的,上面有爪,我在把它甩过去的时候,那个爪能抓住沟旁的石头,或者抓住汽车顶侧的金属架。到时你从索头上解开绳子另一端,仍让索头固定在上面,把绳子系到腰中,千万系牢了,然后你从窗户爬出来。彻底爬出窗户之前,要把双手搭在爬山索上,这样你出来后,不至于让水把你冲走。在河里站稳后,你就沿着爬山索向岸边走,我会抓着绳子另一端,帮你使力。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明白了。老楚,绳子可得系牢啊,否则水太大,我就被冲走了。”裴小军不无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绝对没问题。别往出探头,也别往出伸手,我甩索头了。”说完后,等到对方回复,楚天齐把索头一端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想的挺好,而且平时楚天齐甩的极有准头,怎奈现在下着雨,虽说雨势小了些,但还是形成了雨帘,产生了阻力。因此,甩了好几次,索头都失去了准头,并没有抓到附着物,反倒把车顶击打的“叮当”作响。

    曹玉坤又嚷嚷起来:“老楚,你到底行不行啊?千万别没救到人,倒先给车顶开个窟窿,那我和老裴不是被灌死了?我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?”喝斥的同时,楚天齐抖手掷出索头。

    “咔”、“哗啦”,连续响动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使劲一拉,爬山索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“老楚,抓住啦,抓住啦。”裴小军反身探出车窗,望着车顶金属架上的索头,挥舞着手臂。

    “抓住啦,抓住啦!”曹玉坤则在车厢里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“老裴,按我说的做。”楚天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应一声,裴小军伸出手去,轻轻解开爬山索上尼龙绳头,缠在腰间,系成了死疙瘩。担心万一有失,又让曹玉坤在其身侧再系两个死扣。

    “老曹,我先出去了。”转身向伙伴说了一句,裴小军上身探出窗外,左手抓着爬山索,右手扒拉着河水,向外爬去。

    也是凑巧,由于二一二夹在沟里,车外河底高度与车窗下沿差不多,裴小军右手得以抓住河底石块,左手借着爬山索之力,能够慢慢向外爬着。慢慢的,整个上半身全都探出了车窗,得以趴在河底。可不知怎的,再想往出爬,就爬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嗨,嗨,哎,呀。”吃奶劲都用上了,也加上了各种喊声,可就是不能奏效。

    “老裴,咋回事?爬呀。”楚天齐一边拉着索和绳,一边催促着。爬山索与尼龙绳的长度,现在要长于树干与汽车之间的距离,如果不拽着的话,他担心爬山索忽然松开,也担心裴小军会被河水的力量带偏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,我好像被车窗挂住了。”裴小军一边继续用力,一边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挂住了?”楚天齐道,“要是实在不行的话,就退回去,重新往出爬。”

    “爬,爬不回去,还挂着。”裴小军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慌乱,“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挂住肉没?如果没挂住的话,让老曹在后面帮一把。”楚天齐给出了意见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裴小军一咬牙,“老曹,帮哥们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自从汽车卡到这里以后,曹玉坤也挪到了后排座位,现在就站在裴小军身后。曹玉坤举起一双胖手,按着裴小军臀部,然后双膀一用力,喊了声“走”。

    耳轮中就听“刺啦”一声,裴小军整个身子出了汽车。

    一楞神之间,就觉一股大力袭来,裴小军身子禁不住向侧旁一荡。

    “老裴,抓住爬山索,千万别松手。”楚天齐急的大喊。

    虽然身子偏移,虽然喝了一口水,但在求生本能下,裴小军左手死死抓住爬山索,并未松开。接着一咬牙,右手向上一挥,也抓住了爬山索,整个人跪在了河底。

    “老裴,好样的,别着急。”楚天齐紧紧抓着绳和索,给伙伴鼓着劲。

    裴小军一咬牙,说了声“起”,瘦削的身躯挺立起来。这一站起来,河水就仅到了膝盖以上处,他的右腿上的裤子已经撕扯了一大半。于是他双手在爬山索上攀着,再有岸边楚天齐对尼龙绳的拉扯之力,很顺利的向岸边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裴小军到了岸边,在楚天齐伸出右手的拉扯下,到了岸上。他刚一上岸便“扑通”一声,倒在地上。裴小军已经使去了大部的力量,再加之刚刚脱离险境,精神上一松懈,自然就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裴,别趴下,快把绳子扔过来,该我了。”曹玉坤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老裴,把绳子解下来,给我。”楚天齐也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裴小军一咬牙,站了起来。用了好大力气,才解下尼龙绳,递到了楚天齐手中。

    接绳子在手,楚天齐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刚才尼龙绳是借助金属索重量一起扔过去的,现在该怎么扔?还用爬山索带?刚才爬山索可是好不容易才抓住了汽车,这次好抓吗?如果不这么弄的话,即使勉强扔过绳子,曹玉坤能抓住吗?

    “啊,不好,又有浪头下来了。老楚,救命啊。”曹玉坤凄厉的呼喊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可不是,正有几个大浪从上方奔来,他心中不禁大急。

    “老楚,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曹玉坤的喊声已经不像人声。

    “老曹,你是男人,要像个爷们。”楚天齐吼道,“死死抱住车座,死死抓住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