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他根本不是徐家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卫军,到底怎么回事?”徐大壮语气不悦,“这是你弟,这是你外甥女。天齐虽然来咱家晚,可那是你亲侄儿。都是至亲骨肉,有什么不能说?要是不想说,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徐大壮女儿徐卫军,徐卫军“这,这”两声后,径直向徐大壮走去。来在近前,把手中一个档案袋递了过去:“爸,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给出取出来,故弄玄虚。”徐大壮显得很不满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应一声,徐卫军扫了眼沙发上的大个年轻人,从档案袋里拿出一沓纸来,向前一递,“爸,给你。”

    瞟了眼女儿,徐卫军接住了那沓纸张,拿到近前。他先是一楞,停了一下后,抬起头来,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先看,我再说。”徐卫军示意着。

    徐大壮收回目光,盯在纸张上,草草浏览一下,快速翻过前几张,看着最后一张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在徐大壮看这些纸张的时候,楚天齐分明注意到,徐卫军三次转头瞟向自己,每次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,和前几天那个诡秘的笑容非常相似,他不禁心头顿起疑窦:她俩有联系?这几张纸和自己有关?那上面写着什么呢?

    尽管很是好奇,也不免担心,但他却看不到纸上内容,因为徐卫军的站位正好挡住了自己视线。

    盯着最后这张纸足有二十多分钟,徐大壮才抬起头来,把纸张一推:“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看明白了吧?”徐卫军问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。”徐大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?那上面写的清清楚楚,就差直接写名字了,你有不认识的字,还是不明白上面的表述?”徐卫军盯问着。

    徐大壮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是我党有名的‘学者神探’,能看不懂上面的字,能不清楚文字内容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这不是什么都知道吗,怎么又说‘不明白’?”徐卫军不解。

    徐大壮沉声道:“我就是不明白,不明白你让我看这个东西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和咱家有关系,你应该明白呀。”徐大军点指手中张纸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明白?你出去吧。”徐大壮挥了挥手,又补充了一句,“把这几张烂纸也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可不要自欺欺人。”徐卫军在纸上拍打着,“这可是大事,是必须要正确面对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徐大壮手指门口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出去。”徐卫军很执拗,“你老了,难免糊涂,我可不能不对咱徐家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负责个屁。”徐大壮提高了声音,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卫军态度很坚决:“不,我就不,我要为徐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姐,别惹爸生气,先出去。”徐卫华上前去扯徐卫军衣袖。

    徐卫军猛的一甩胳膊:“一边去。老爷子年岁大了,难免犯糊涂,你怎么也这么混蛋?”

    “二姐,怎么说话呢?”徐卫华再次去拉对方,“别惹老爷子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卫华,你要干什么?”徐卫军瞪起了眼,“就是你引狼入室,现在还充什么好人?”

    “滚,你给我滚。”徐大壮吼着,拿起手边“痒痒挠”,冲着女儿掷去。

    徐卫军向旁边一侧身,躲开了头脸,但“痒痒挠”还是在她胳膊上击了一下。她大嚷道:“爸,你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姐,先出去就不行?”徐卫华拽上了徐卫军衣襟。

    “混蛋,糊涂蛋。”徐卫军打开徐卫华右手,迅速指向楚天齐,“他根本不是徐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,你可不要瞎说。”徐卫华急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说,都说出来。”徐大壮咬着牙,呼呼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宁俊琦赶忙伸出右手,给外公轻抚着前胸。

    “我不做老好人,更不做糊涂虫,肯定要说。”徐卫军举起手中纸张,“这是一份DNA亲权鉴定意见书,鉴定结果显示,大哥和这个人根本没有血缘关系。”说着,她右手指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有不好预感,但听徐卫军说出这样的话,楚天齐脑袋还是“嗡”了一下。随即,又产生了新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检测是怎么做的?是如何提取的双方检测样本?”徐卫华问出了楚天齐心中疑惑,其实宁俊琦也有这种疑惑。

    “他的样本是血痕。”徐卫军道,“大哥的样本是曾经用过的牙刷,我一直保留着。此份检测是由全国最权威的机构——首都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。”

    徐卫华继续追问:“你怎么有天齐的血痕,他配合你取样了?大哥已经去世三十多年了,用他的牙刷检测,能准确吗?”

    “无知,亏你还是部级干部,检测去世的人只能采集死者曾经密切接触过的东西,尤其牙刷、烟头这些与口腔粘膜接触过的更具备样本价值。”徐卫军声音很冷,“至于取那小子的血痕,容易的很,不经过他照样可以得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彻底明白了一件事,怪不得常慧敏笑的那么诡秘;怪不得从自己一去发改委,常慧敏就和自己过不去,原来根子在这儿呀。他禁不住问道:“你和常慧敏有勾连,她在体检抽血时做了手脚?”

    “外人也参与了此事?”徐大壮质问着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,我怎么能让外人知道呢?这又不是光彩的事,只是巧妙利用了一下而已。”说到这里,徐卫军转向弟弟:“卫华,听到了吧?他的血痕来源不用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说着,徐卫华一把抢过对方手中纸张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把目光投到纸上,只见尾页右下方盖着一个鲜红的长条戳:确认无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再次把目光移到纸张上端,两行文字映入眼帘:遵照孟德尔遗传定律,联合应用可进行亲权鉴定,其累计非父排除率为0.999999998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徐卫华喃喃着,忽又道,“这,这不会出错吧?”

    徐卫军厉声嚷了起来:“徐卫华,你什么意思?真是糊涂透顶,混蛋之极,败家玩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徐卫华叨叨着,看向楚天齐,又看向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外公,外公你怎么啦?”宁俊琦忽然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徐大壮双眼紧闭,身子向一侧倒去,压到了外孙女及时伸出的右臂上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徐卫华、徐卫军呼喊着,奔向前去,徐卫华迅速按下了沙发上的那个红色按钮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的喊了起来,下意识的快速起身:“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,这是徐家的事,跟你无关。”猛的转身,徐卫军点指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震,收住身子:是啊,自己算什么?跟人家老徐家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尽管恼恨那个“滚”字,但楚天齐并未与对方计较,现在老爷子都晕倒了,都是因为自己,这个女人让自己走开,也是天经地义。于是楚天齐心情复杂的瞅了眼蜷躺在沙发上的老者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医务人员听到按铃声呼叫,快速冲进屋子,与怆然出门的楚天齐差点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再次望了眼沙发方向,楚天齐迈开大步,决然走去。

    “天齐。”一声女孩呼喊响起,一个瘦弱的身影冲向屋门方向。

    听到喊声,楚天齐再次加快了脚下步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,一个女人正在接着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很急切:“常姐,我给你提供血液的事,科里好像知道了?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们科知道了?怎么会?”女人疑惑过后,语气一缓,“知道又怎么啦?不就是点臭狗血?你们哪天不浪费个几千毫升。”

    “浪费是浪费,可私自向外界提供被检测者血液却是医院明令禁止的,违反此项规定会受到相关纪律处分,还可能会被记入个人档案。”对方停了一下,又说,“常姐,你赶快把血液还回来,也许还能蒙混过关。”

    “还?怎么还?早没了。”女人显得很无所谓,“实在不行,要不抽我两管血,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?”手机里停了一下,又说,“你要的那些血液,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该问的别问。”女人冷冰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常姐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?”对方的声音也冷了好多,“我给你帮了忙,你什么回报都没给,问都不能问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两管破血,我就请你大吃了一顿。还要什么回报?”女人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吃饭也算回报?那不过是你到单位多报一笔帐而已。”对方话题一转,“你把血还回来,我回请你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明跟你说过,血早没有了,怎么还你?”女人语气很不客气,“简直是无理取闹。”

    “无理取闹?常姐,你要是这么说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反正我的工作是快保不住了,到时你也别想消停。要是你不想遭殃的话,就马上帮我去掉那个“副”字。否则,哼哼……”手机里“啪”的一声,对方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妈的,跌皮讹诈。”叹了口气,女人思虑一番,重新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手机里传来回铃音。

    一声,

    两声,

    四声响过,手机里传来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。”

    连打三遍,都是同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女人眉头紧皱:那血到底干什么了?她和那小子究竟有什么仇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