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大早上活见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到了,楚天齐早早起床,洗漱完毕,吃过早点,到了楼下,直奔单位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租住楼房离单位较近,楚天齐每天都是步行上下班,这样不但可以简单锻炼身体,实际也比打出租车要快。别看就这几公里的路,堵上一个多小时也是常事。他当时想在近处找房子,就是考虑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不错,能够看到蓝天,虽然不像老家那样碧蓝碧蓝的,但也非常难得。他的心情也不错,这并非是因为周末休息了两天,而是因为调研报告一事。上周二下午,按照周副部长限定的时间,楚天齐把报告修改完毕后交了上去。当时周副部长虽然没有明确表态,但看过后点了点头,还冲自己笑了笑,这已经说明了态度。楚天齐很是高兴,甚至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也令楚天齐心情不错。自上周被周副部长召见后,常慧敏就没找自己麻烦,连着一周都没看到那个可恶女人。虽然不清楚两件事有无关联,但只要那个女人不恶心自己,就是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一路溜溜达达,不知不觉便到了发改委门口。已经到单位工作将近三个月,都混脸熟了,自是不用再把那张卡片掏来掏去。

    今天门口值班的武警,还是第一天报到时遇到那位,当时对方还把自己误认成可疑分子,盘查核实了一番,自己没上班就出了糗。只要在单位,就会经常和这名武警碰面。虽然因为工作需要,对方不便与自己过多交流,但每次都会互递一个笑容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在一楼刷卡签到后,楚天齐没有乘坐电梯,而是直接从步行梯向楼上走去。这样省得在电梯里挤的要命,也正好可以多活动几下腰腿。

    来到四楼,楚天齐推开防火门,进到楼道中。

    “嘀”电梯开启声响过,紧接着响起了“咔咔”的女士皮鞋声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楚天齐下意识扭头看去,视线中*出现了一个女人,一个让他无比讨厌的女人,他赶忙转回头,向前走去。虽然没有再回头,但从皮鞋声可以判断出,女人也奔这个方向来了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怎么会到四楼,走错楼层了,还是有什么事?不会是找自己吧?带着狐疑,楚天齐来在了414门外,取出钥匙,去开门锁。

    此时,“咔咔”声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嗄巴”一声响动,门锁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最后两声响过,声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眼角余光注意到,那个可恶的女人就站在身后,其实凭鼻中嗅到的浓烈香水味,也能判断那女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楚天齐推开屋门走了进去,然后假装没有发现对方,随手便去掩门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声又起,屋门并未关上,浓烈的香水味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哼,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目中无人。”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不能再装了,楚天齐赶忙回头:“常司长,你好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常慧敏嘴角挂着冷笑:“我怎么就不能来了?听你的意思,我要来这里,还得提前给你打报告,得等你批准?”

    虽然极其讨厌这个女人,虽然知道女人是无理取闹,但毕竟对方是上司,而且自己只是一个新人,表面的礼貌还是要有的。于是,楚天齐赶忙摆手:“不是,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常司长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事吗?我怎么总觉着你在审视我呀?”常慧敏阴阳怪气的说着,在地上来回踱步,“刚才你明明回头了,为什么装作没看见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着马虎眼:“我就是随便瞟了一眼,真没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睁两眼说瞎话,你分明是目中无人。”常慧敏提高了声音,“再说了,你又不是聋子,能听不到声音?”

    妈的,又开始找茬了,你才是聋子。楚天齐压着火气道:“我确实不聋,可我没听出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少来这一套,还真小看你了,没想到你还是个玩阴谋的高手,这阴一套阳一套玩的还挺溜的。”常慧敏冷笑连连,“但我要忠告你一句,隔着锅台上炕、阳奉阴违的人,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这个女人又是唱的哪一出?难道她真的知道了那件事?尽管有疑惑,但楚天齐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不明白常司长说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?那我问你,我是不是你的主管领导?”常慧敏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汇报工作是不是得先经过我?”常慧敏追问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女人已经知道那件事了,知道又怎样?还不是你这个娘们弄巧成拙的?楚天齐沉声道:“一般情况下,应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,一般情况。”念叨两句后,常慧敏咬牙追问,“就按你说的一般情况下,报给主管领导的资料,与上级领导的是不是应该一致?”

    回了“是的”两字,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,“一般情况下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少耍滑头,你心里这是什么都明白呀。好啊,好好好……”话到半截,常慧敏忽然打住,然后从牙缝里崩出了几个字,“好小子,哼哼。”哼过之后,常慧敏转身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哎,大早上活见鬼。”轻叹一声,楚天齐关上屋门,走向自己的桌子。反正也经常撞见这个女鬼,楚天齐倒也不怎么生气,就是感觉恶心、腻歪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随手拿起桌上一份刊物,楚天齐不禁疑惑:谁放的?哪来的?旋即他就给出了答案,肯定是上周五自己被抽调到农业部开会,别人放到自己桌上的。

    看到刊物标题,楚天齐知道了,这是单位内部刊物,每半月一期。主要是发表委领导的指示和精神,介绍一些政策和方案,解读一些政策要点、难点,也记录一些单位工作动态。

    看过第一版、第二版,然后翻到第三版。看到版面上的标题,楚天齐就是一楞,这也太熟悉了,这是自己调研报告的标题呀。仔细一看具体内容,没错,就是自己那份重新写给周副主任的报告,而且版面标题下方有自己的名字。连着看了三遍,自己的主要观点全部都在上面,只不过刊物上内容精炼了许多,有些地方只列出了条目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刊物上内容与自己报告还有一处区别,那就是加了编者按。编者按是这样写的:调查研究是我党优良传统,实事求是是我党迅速崛起和长盛不衰的制胜法宝,党中央一直要求党员干部要理论联系实际,要坚持实事求是,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。但在近些年,在某些方面、某些领域,某些单位、某些领导、某些人已经背离了这些要求,调查研究变成了走形式、应付差事,调研报告更是千篇一律、言之无物,对于发现的问题也是报喜不报忧。这篇调研报告,因为调研时间限制,抽样样本不多,区域也有局限;但却是作者亲眼所见,亲身感受,而且所列问题客观,也相对全面,很好的体现了实事求是的精神,对相关调研工作很有借鉴意义。

    虽然周副主任提前没讲,但不用说,发改委内部刊物能刊登自己的调研报告,一定是周副主任推荐的结果。周副主任做为发改委领导,而且还是这份刊物的执行主编,做这件事太容易了。虽然报告上了刊物,编者按评价很高,但楚天齐有自知之明。他知道,这只是周副主任的职责所在,并不代表什么,自己不要沾沾自喜,更不要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看到刊物上的内容,楚天齐知道了那个女人兴师问罪的原因。常慧敏今天发火,未必是因为那天自己被周副主任召见,很可能常慧敏并不知晓。之所以那个女人找自己晦气,分明是因为这份调研报告上了刊物,女人自然会联想到自己与上级领导有联系,自然就得出“隔着锅台上炕”的结论。

    通过调研报告上刊物这件事,楚天齐还想明白了一件事。怪不得常慧敏让自己删除原报告上的内容,不让自己去写存在的弊端,甚至不惜给自己扣了顶“反动”的帽子;其实她就是想让报告没有特色,流于形式,就是担心自己因此“露脸”,担心因此入了领导的法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不禁暗道:常慧敏,我也没把你孩子扔枯井里,你又何苦这样处处打击呢?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?到底有没有幕后黑手,那只黑手又是谁呢?

    通过常慧敏今天找晦气的事,楚天齐又多了一丝担忧。虽然常慧敏早就针对自己,随时在找自己的麻烦,但也不排除别人不会因此而忌恨自己,不敢保证别的司领导没有想法。自己毕竟是一个新人,又没有什么根基,现在却露了这么一小脸,难免让人觉得不舒服呀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大开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门口出现了两个男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