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成套亲缘鉴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爸,并不是我要阻止亲权鉴定,只是这撮头发做为样本的特性是否存在,有无变异,保存期间被调换没有?毕竟三十多年了,又有诸多不确定因素,让人不得不对这撮头发产生质疑。”徐卫军依旧坚持着。

    徐大壮看着女儿,缓缓的说:“看来你是不准备对这撮头发信任了。那咱们就做个成套亲缘鉴定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成套亲缘鉴定?”徐卫军追问。

    徐大壮道:“成套亲缘鉴定是我自己想到的一个词,就是头发照样进行亲权鉴定,同时我、你、卫华都和天齐做鉴定比对,我们之间也互相鉴定比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卫军吃惊不小,随即提出一系列疑问,“我们凭什么和他做比对?这有什么科学依据?就凭我们徐家的身份,竟然去医院做这个,岂不让人耻笑?这一定会成为对手攻击的借口,决不可行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壮摆摆手,打断女儿:“你找任何理由阻止,都是徒劳的,你刚才质疑的问题都不存在。隔代亲缘关系鉴定,已经开展多年,亲子鉴定只是其中一个分项,只要是有亲缘关系都可以鉴定,这有充足的科学依据,也经受住了多年的鉴定验证。祖孙、叔侄、姑侄都可以鉴定比对,就是曾祖与曾孙也可以,只不过检测方法略有不同。祖孙、叔侄同为男性,属父系鉴定,也就是Y染色体鉴定,姑侄要通过检测常染色体和X染色体来做。

    你担心去医院会让人耻笑,对徐家名声有损,会成为对手攻击的理由,这个担心很有必要,也的确可能存在。不过,我有办法解决,那就是在自己家做,就在这间屋子的旁边房间做,知情人仅限于有限的家里人。这样就不存在你说的问题了,除非参与的人故意泄露。

    至于你说凭什么和天齐比对,这更不值得一驳,除非你对自己的亲缘不自信,除非你要把自己排除在徐家之外。我的女儿,你对爸爸的回答满意吗?你还有什么阻挠的理由?”

    静了很大一会儿,徐卫军才说:“爸,我对这些不在行,无从判定您说的这些,也奇怪您这些知识的来源。另外,您说在咱家做,那是需要专业设备的和专业人员的,并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。这样吧,我马上找信得过的人去弄设备,再让可信的人来为我们做鉴定,行吗?”

    徐大壮微微一笑:“卫军,不劳你费心了,设备和人员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一声“报告”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徐大壮道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精壮男子走进屋子,正是徐大壮的警卫长,也是其贴身侍卫陈忠新。陈忠新径直来在徐大壮近前,敬礼:“首长,按您吩咐,全部秘密妥善办理,设备和人员已经到了西侧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按程序进行。”徐大壮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再敬一礼,陈忠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徐大壮看看众人,说:“一会儿的时候,会有人过来,提取我们的鉴定样本,现在我们先统一一下口径,对我们的样本用字母编号。卫军,你对这事意见最大,那你就确定一下编号顺序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徐卫军长嘘了口气,“那就……”话到半截,她马上打住,然后拿起旁边的纸笔,写下了A、B、C、D、E五个字母,并分别对应上人名,递给了父亲。

    “来,都看看。”徐大壮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众人都围上前去,看了自己和他人分别对应的字母。

    “琦琦,这个由你保管。”徐大壮示意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接过纸张,看过上面内容后,轻轻折叠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忠新带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子走进房间。女子照样向徐大壮敬礼,也喊“首长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这名女子也有功夫在身,应该也是特种军人。

    让徐大壮坐到轮椅上,在陈忠新和中年女子引领下,一众人等出了这间屋子,去往专门抽取样本的房间,当然那撮头发也被带上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喧嚣的屋子,一下子静下来。唯一留在房间的宁俊琦,内心顿觉孤寂,看着茶几上那张折叠起来的纸张,心情也复杂不已。

    从本心来讲,宁俊琦非常希望天齐是徐家人,那样二姨就不能以“外人”这个理由排斥,更不能以此为借口对他羞辱。而且经过这么多次的反复,天齐肯定也希望有一个清晰的身份,他的希望也就是自己的心愿。

    可是,宁俊琦又非常怕天齐是徐家人,那样两人就成了表兄妹。无论从伦理层面,还是从科学遗传角度,表兄妹都是不能结为夫妻的。即使抛开《婚姻法》,也暂不考虑道德因素,宁俊琦自己就不能接受嫁给表哥这样的事情。何况《婚姻法》怎能抛开?又岂能不考虑道德因素?

    到底天齐是不是徐家人?到底要不要天齐是徐家人?到底我俩能不能结合?到底……老天爷,请给我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吧。你有这样的方案吗?宁俊琦一时六神无主,双手合什,在心中念起了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很大一会儿,屋门响动,才把宁俊琦从暗自念佛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着徐大壮在前,徐卫军、徐卫华紧随其后,一行四人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徐大壮再次被楚天齐抱下轮椅,放到沙发上。其余众人也纷纷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徐大壮说:“现在是十一点多,结果得凌晨四点多出来,谁要是瞌睡的话,可以休息,但不能离开这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还有哪个人瞌睡?众人都没有提出休息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人去睡,那咱们就随便聊聊,怎么样?”说着话,徐大壮转向宁俊琦,“琦琦,刚才我们都去抽取样本了,你一个人在屋里待着,有什么感想呀?”

    本来暂时挥去了想法,现在被外公这么一提,宁俊琦又不禁心潮难平。支吾道:“没什么感想?只希望能有个准确的结果,只希望结果快点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听着你心跳的那么厉害?”徐大壮脸上堆满笑容,“琦琦撒谎了。内心恐怕完全不是这么平静吧?”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宁俊琦脸色羞红,撒了声娇,眼中晶莹闪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徐大壮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但其他人却笑不出声。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一响,李卫民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屋里的楚天齐,他就是一楞,但也仅是一瞬间。随即便对着徐大壮说:“爸,您醒了?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我可睡不起,也该醒了。”徐大壮一笑,“坐下吧。我正逗你宝贝闺女呢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了看,李卫民坐到沙发上,坐到了楚天齐身边。然后问道:“爸,卫华说您让我赶来,有重要事情?”

    徐大壮点头:“是有重要的事。上次我昏迷前,卫军拿来了一份鉴定报告,说是卫国和天齐的,报告上面鉴定结果显示,卫国和天齐没有亲缘关系。我就认定这个大孙子了,就坚持要重做一下,正好我这里保存着卫国的一撮头发,正好做为鉴定样本。卫军对这个三十多年前的头发有异议,担心影响鉴定结果的科学性、严谨性。我就又建议,做成套亲缘鉴定,除了卫国和天齐外,我、卫军、卫华也参与鉴定。”

    “成套亲缘鉴定?”李卫民有些疑惑,也有些惊奇,便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卫民,你对亲缘鉴定不熟悉吧,那我就给你讲一讲。亲缘关系鉴定就是利用DNA……”徐大壮饶有兴致的,给大女婿普及起了科学知识。

    别人都已听过,而李卫民却是第一次,听得很是津津有味,还不时虚心提问,俨然一副学子模样。

    对于女婿的这种态度,徐大壮很是满意,夸赞道:“卫民不错,这么多年了,现在也当了大官,但这学习态度依旧端正,精神可嘉。”

    一声“报告”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徐大壮说话间,目光投向屋门处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陈忠新走了进来:“首长,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让他进来。”徐大壮语气很急。

    “首长。”浑厚的声音响起,一个男人走进屋子,“啪”敬了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雄飞。”

    “雄飞?”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“大叔?”

    几个声音相继发出,李卫民、楚天齐、宁俊琦全站起了身,徐大壮想站却没站起来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远在柳林堡的父亲楚玉良。楚玉良再次喊了声“首长”,快步走到沙发旁,蹲下*身来,扶住了试图起身的徐大壮。

    徐大壮眼中泪光莹莹,抬起颤抖的右手,扶着楚玉良肩头:“雄飞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一直惦记着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直想着首长,想要再见到首长。”楚玉良也动了感情,声音嘶哑,泪花闪现,“首长,您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瘦了,额头的伤疤怎么回事?头上也有?对了,听说你左脚成了伤脚?”徐大壮目光在对方身上移动,眼中满是急切。

    楚玉良眼圈发红,没有当众脱鞋,而是转移了话题:“首长,今天人够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今天在做成套亲缘鉴定。”说到这里,徐大壮脸上露出尴尬,还有着浓浓的惭愧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