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严防坏坏联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培训生活已经过去一周多,一直都是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培训,但具体地点却不确定,有时是在大会议室,有时又去了小会议室。培训老师也经常换,有时是农业部官员,有时是农业方面专家、教授,还有个别农业企业负责人也上了讲台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不但白天要培训,晚上还要参加各种讨论和文化沙龙,类似于上晚自习。只有周日下午休息半天,晚上没有安排活动,当晚可以不回到培训地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来说,这种生活没什么,尤其晚上参加这种活动,也省的一个人独守空房、百无聊赖。平时都住在这里,周日下午的时候回租住屋看看。

    一下子回到了类似学生时代,让裴、曹二人十分难耐,平时两人可是有丰富夜生活的。尤其曹玉坤又加了个“更”字,直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。

    这天吃完晚饭,回到宿舍,曹玉坤又发起了牢骚:“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还有这种培训,跟坐牢有什么区别?天天在这里边圈着,人都快疯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在羊肠村的时候,白天劳动,晚上睡在小黑屋,连电都没有,你不也照样没疯,每天呼呼睡的就跟猪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羊肠村离着*上千里,也就不敢奢望了,可现在身在首都,外面就是花花世界,我等却还得在里边做苦行僧,能不着急?”曹玉坤皱着眉头,“另外,在羊肠村的时候,白天干一天活,累的不行,就想着睡觉,梦里还能梦到好事。现在每天吃的饱饱的,身上又不累,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指对方:“说一千道一万,你这就是想女人了。这有何难,这里不是成天有女人追着你吗?你勾搭女人那么在行,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,那家伙追的可真猛。”裴小军也跟着帮腔。

    “快别说了,恶心死我了,都怪老楚,非要说我是什么领导。那个丑女人也是脸皮真厚,跟狗皮膏药似的,只要我一露面,就在后面紧追不放。”曹玉坤满脸苦瓜色,“老楚,虽说你俩以前在单位不和,可你也不能让丑女人埋汰我吧?”

    “老曹,你这说的太不讲理,怎么还赖上我了?”楚天齐一副无辜样,“我只不过出于礼貌,做一介绍,谁知她就沾上你了。我也给她介绍了老裴,人家老裴怎么就没事,还是得从你自身找原因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又添油加醋:“是呀,我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。还是你老曹太有魅力,平时又经常爱招蜂惹蝶的,肯定自带了吸引力,八成是那个女人闻到你骚*味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气死我了,你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曹玉坤摆出一副可怜样,“老楚,你就行行好,别让他骚扰我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叫什么话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无能为力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了一句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我是你管姐,我找曹领导。”门外响起管丽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找老曹啊?”看着曹玉坤急的直使眼色,楚天齐忙改了口,“他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在吗?我刚才还听见他说话了。”说到这里,管丽颖提高了声音,“曹领导,现在有时间吗?我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急的一个劲摇头,向着楚天齐连连作揖。

    楚天齐强忍着笑,接着刚才的话头:“他没……没穿衣服,去冲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转告他,就说我找过他了。”管丽颖的声音里满是失落。

    “好的,等他洗完出来,我就转告他。”楚天齐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外面女士皮鞋声响起,越来越小,直到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呀?”曹玉坤一下子扑倒在床上,不停的拍打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裴小军笑的前仰后合,学着拍起了床铺,“造了什么孽呀?”

    看着曹玉坤的滑稽样,楚天齐不禁好笑,也突然有了丝丝不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,楚天齐等三人出现在第九会议室里。

    让曹玉坤庆幸的是,路上没有遇到管丽颖,会议室里也离的很远。当然,即使管丽颖坐在附近,曹玉坤也会躲开的。而且在人多的时候,管丽颖倒也没有在身边沾过,毕竟好歹也是个副处领导,总还是得要些脸面的。

    刚到七点半,一阵皮鞋响动,一个男人走进屋子,正是农业部科技创新发展司副司长明若阳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明若阳一进屋子,便把目光投到了自己这里。

    算上九月四日下午那次,这是明若阳第三次出现在这里。相比前两次的目光,这次的目光里面多了一些森冷。

    明若阳没有总盯着楚天齐,而是很快收回目光,讲起了这次讨论的主题与讨论形式。

    楚天齐无心听这些,思想早开了小差。

    自那天明若阳提起“咱俩好像在哪见过”,楚天齐就意识到,明若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。但究竟怀疑什么,他暂时还不清楚。在到这里培训之前,楚天齐已经三次见过明若阳。

    最早的一次,是去年八月十九日,农历七月十五,鬼节,那天正是明若阳与欧阳玉娜举行婚礼的日子。也正是在那天,欧阳玉娜发生车祸,昏迷至今。最近的一次,就是上个月一号在心动歌舞厅,掌掴明若阳。当然,这两次都是楚天齐看见了对方样貌,而明若阳应该没有看到他。无论是去年那次,还是最近这次,楚天齐都不能提起。

    在九月四日回答明若阳疑问时,楚天齐说了金曲库KTV相见那次,但也刻意提到了明若月,其实就是在强调当晚的第二次见面。当晚的第一次见面,也不便提起,那时自己可是亲眼目睹了对方的丑态。而这次也是最小可能被明若阳怀疑的,当时毕竟擦身而过,虽然对方醉薰薰的,但那次离的较近,自己也没有戴着面具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忽然胳膊被碰了一下,转头看去,曹玉坤正向着自己使眼色,原来明若阳早已讲说完毕,众人已经开始讨论了。于是楚天齐赶忙收拢心神,参与了大家的讨论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低着头,看似在专心讨论,但他一直感觉到,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,而那个人就是明若阳。明若阳的眼神中,分明写着怀疑、审视,还有一丝阴冷。当然对方的眼神掩藏的很深,若不是楚天齐这种经过特训的人,还真是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看到明若阳出了屋子,楚天齐又想起了那些事。

    从那天被问过后,楚天齐就已经加了小心,时刻提防着那个花花公子,也在想着应对的办法。其中,严防坏坏联手,就是应对方法之一。这里所指的“坏”,一个是明若阳,另一个是管丽颖。

    之所以给这两人冠以“坏”字,一是两人的人品、做事风格,的确属于坏人,二是两人都与自己有着矛盾。

    从自己到成康市不久,管丽颖就与自己为敌,起因可能只是对方怀疑自己要抢她的分管内容,后来就变成为了针对而针对。只到自己离开那里的时候,两人的关系也不好,对方也一直不时想绊自己一次。

    至于与明若阳的矛盾,虽然暂时还未爆发,但却不可避免。首先明若阳那样对待欧阳玉娜,就让楚天齐耿耿于怀,就有教训对方的冲动;其次,自己猛扇对方耳光,已经与其结仇,这事也很可能最终纸里包不住火;再次,虽然不清楚对方怀疑自己什么,显然已经盯上了自己,这种纨绔子弟的报复心都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管丽颖知道自己一些底细,明若阳肯定也想掌握自己一些信息,若是让这两个家伙结合,对自己绝对没有好处。所以,楚天齐才要严防这两坏联手。

    这次管丽颖能和自己主动打招呼,一是自己在部委上班,“首都有后台”的说法被传的神乎其神,管丽颖有些惧自己,所以主动示好。二是管丽颖看到明若阳找自己,以为自己和明司长有关系,想套近乎,她已表示过接触的意愿。

    对于管丽颖的心理,楚天齐心知肚明,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想攀附权贵。他当然要尽量阻止她与明若阳接触,便给了她一个“明司长不好交往”的理由,把曹玉坤包装成“司领导”介绍给了她。其实刚开始的时候,楚天齐也就是想躲开管丽颖,顺便戏弄曹玉坤这个花心大萝卜。等他发现管丽颖挺上心的时候,才决定以曹玉坤为诱饵,以阻止她与明若阳接触。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这个办法还是很有效的,只是苦了曹玉坤这小子了。

    转头看了眼曹玉坤,楚天齐忍不住露出了笑容,一种恶作剧的笑。他在心中暗道:老曹,对不起,请你委屈二十来天,就算是帮哥们一个忙。

    忽然,两道凌厉的目光射来,明若阳又进了屋子。楚天齐赶忙收起笑容,装模作样讨论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