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千万不要添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……是否脆弱的泪水还不轻易的流。”瘦子唱到这里,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。

    胖子回了瘦子一个飞吻,扭捏着腰身,发出了与身形极不相符的尖细声音:“走了这么久,你变了没有?有没有找,找到你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男不男,女不女,恶不恶心。”大个子斥责了一句,起身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外面依旧灯光摇曳,摇曳的灯光,晃得大个子*生疼。

    忽然,灯光不见了,变成了阳光明媚,窄窄的过道也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大个子茫然转头四顾,目光所及之处,出现了一个辉煌的舞台,舞台很高很高,就像要直达天际一样。忽然,舞台上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,身影越来越清晰,是一个穿着白色婚纱、脸庞半蒙白纱的新娘。微风轻拂,女孩脸上五官清晰呈现出来,是那样的青春与阳光。

    一朵祥云飘来,云端上是一匹白马。祥云落到了新娘面前,白马变成了头戴皇冠的王子,王子牵起了新娘白葱般的玉手。

    大个子一直仰着脸,看着空中的男女,心中五味杂陈。忽然,他发现那个王子矮了下去,越来越矮,样子也变了,变得没了人形。王子的形象和颜色还在变着,先是变成了一团金黄,渐渐的颜色越来越深,直到变成了一团黑褐色上小下大的东西,还发出了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大个子忍不住喊了一声:“臭狗屎。”

    大个子不禁疑惑:新娘怎么就成臭狗屎了?随即他又点点头,自语着:“那家伙本来就是一团臭狗屎。”

    忽然,大个子发现了一个不能接受的事情:臭狗屎竟然捧在新娘手里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?那是一个多么青春、阳光、漂亮、善良的女孩,怎么能拿这臭东西呢?想到这里,大个子大急:“扔了,把臭狗屎扔了。”

    新娘摇摇头,没有说话,而是把那团臭东西捧到了胸前,像宝贝一样的捂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扔了,扔了,那东西臭不可闻。”大个子急的大喊,“他不值得你那么对待。”

    新娘把臭狗屎捂的更紧了,脸上笑容更甚,就像抱着一个多么珍贵的大宝贝似的。

    “扔了,扔了。”大个子边喊边跳着,希望能够蹦上舞台。可他蹦了好多次,都没能蹦上去。

    臭狗屎发出了黑气,瞬间薰黑了新娘胸前的衣服,而且白衣上的黑色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大个子急的直跺脚,一下,两下,三下,终于他“倏”的一下蹿了起来,直奔天际间的舞台飞去。

    离着舞台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大个子心中默默祈祷着:坚持,你要坚持住,我来帮你,我来救你了。

    新娘已经近在眼前,大个子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忽然,“轰隆”一声,新娘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大个子转头看去,只见新娘子已经坠下舞台,快速掉落着、掉落着。

    新娘下方忽然出现了滚滚的车流,那些铁家伙全都张开血盆大口,向着新娘子大喊:“来吧,来吧,我要美餐一顿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大个子大急:“不,不要。”他想下去救,可双脚就像被粘在了舞台上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眼看着新娘离那些血盆大口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可大个子却根本动不了。大个子顿时泪眼模糊,急的大喊:“不要,玉娜不要,玉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玉娜,玉娜……”楚天齐大喊着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一切,楚天齐意识到,自己是在租住的房子里睡觉。拿过床头闹钟看了一下,已经是上午八点多。还好今天周末休息,否则该上班迟到了。

    结合脑中挥之不去的场景,他明白自己刚才做梦了,做了一个噩梦。

    那个梦中有和裴小军、曹玉坤唱歌的情形,那是昨晚的事。昨晚楚天齐和裴、曹二人一直唱到后半夜,那两小子专攻情歌对唱,裴小军唱男声,曹玉坤唱女声。曹玉坤长的肥头大耳,却偏偏要扭捏作态进行反串,令楚天齐实在忍俊不禁,便拿裴、曹二人关系取笑,曹玉坤则“嘿嘿”回应着“老子性取向正常”。他们一直唱了五个多小时,声嘶力竭到后半夜,只到嗓音沙哑、嗓子生疼,才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想起了后半段的梦境,楚天齐不禁心生伤感,他这才注意到,眼角似乎有一些潮*湿,头也疼的厉害,昨晚喝的太多了。在刚才的梦中,他梦到了玉娜大婚时的场景,那是去年的八月十九日,农历是七月十五鬼节。梦中*出现了新郎到场的情形,也出现了玉娜掉进滚滚车流的画面,还出现了新郎化身臭狗屎的情节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自己之所以做这个梦,主要是源于昨晚在金曲库KTV见到了那个梦中的新郎——明若阳。

    对于明若阳昨晚的行径,楚天齐实在不耻,也非常痛恨。妻子昏迷不醒,形同植物人,而明若阳却左拥右抱,半夜应该还要和那两个女人胡搞。这样的男人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楚天齐既痛恨明若阳,更为欧阳玉娜伤感。欧阳玉娜本是富家之女,自身也是无冕之王,可到头来却成了家族利益的牺牲品,更可怜的是还伤于车轮之下,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之所以心里难受,既是痛恨那个“臭狗屎”,感伤于欧阳玉娜的遭遇,还因为玉娜的受伤原因也让楚天齐不能释怀。虽然弄不清欧阳玉娜为何要忽然狂奔向东,但自己那天出现在婚礼现场附近,极有可能是诱发因素,这让他一直内疚不已。在从欧阳玉杰口中听说欧阳玉娜的情形后,楚天齐一直想打听欧阳玉娜的情形,甚至想到医院探望,但正如欧阳玉杰所言,他根本就打听不到一点儿消息。只能在心里,为欧阳玉娜默默祈祷,希望她早日醒来,及早康复。

    昨晚见到了明若阳丑态,睡觉时又做了这样的噩梦,楚天齐心中压抑已久的一个想法又冒了出来:探望欧阳玉娜。

    要想去探望,首先得了解欧阳玉娜身在何处,而要想打探这个消息,自己只有找欧阳玉杰了。对,就找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立刻起床,洗脸刷牙,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拨出几个数字后,楚天齐又犹豫起来。欧阳玉杰可是提醒过自己的,也相当于警告,自己真要这么做吗?

    沉吟了许久,楚天齐终于拨打了欧阳玉杰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声,

    两声,

    响过多声后,手机里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再拨,手机里又传来了回铃音,可还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直到拨打第四遍的时候,手机里才传来了声音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手机说:“欧阳主任,没有打扰你休息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你电话一响,我就立即穿衣、穿鞋,接着马不停蹄下楼,然后又连续竞走好几百米。即使没睡醒,也该精神了。”讲到这里,欧阳玉杰道,“有什么事,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来了,对方刚才是在家里,接电话不方便,现在到了外面。既然对方直接相问,他便也说道:“玉娜现在醒过来了吗?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好大一会儿,才传来欧阳玉杰的一声叹息:“哎,娜娜情况很不好。从去年昏迷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,但她却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,全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体征。通过持续观察,以及仪器设备检测,医生已经认定,娜娜现在就是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植物人?植物人是什么,俗话说,植物人就是比死人多口气。尽管有心理准备,但听闻那三个字,楚天齐还是不免震惊,心里非常难受。他稳了稳心神,才道:“医生没说她什么时候能醒?什么情况下能醒?”

    “何时醒来,医生没有准确答案,只说希望奇迹能够发生。”欧阳玉杰的声音很低沉。

    “医生有没有讲,通过什么事或是什么人的出现,能够刺激她的神经?”楚天齐又问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声音传来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楚天齐迟疑着说:“我,我想探望她,她在什么地方?万一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都不要想,你就不要添乱了。”欧阳玉杰打断对方,“先不论你是不是那个奇迹因素,我想肯定不是的,以娜娜现在的情况看,你根本不宜出现。实话告诉你吧,现在面对着娜娜这样一个人,她的婆家已经非常不满,已经对我家颇有微词,只是碍于对他家声誉的影响,才一直表面维持着这种姻亲关系。如果你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,那就为娜娜被休提供了借口,娜娜现在已经如此可怜,你就不要再推一把了。不仅如此,你一旦贸然行事,就会成为欧阳与明家共同的敌人,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回答在意料之中,而且说的言词恳切,楚天齐不好再继续纠缠,便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她丈夫对她如何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声“嗤笑”:“娜娜现在这样,我们还能要求什么?”停了一下,欧阳玉杰又说,“县里调到国家部委,非常不易,要倍加珍惜。我还是要特别忠告你,千万不要添乱了。”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已经挂断的手机,楚天齐呆楞当地,失神的望着前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