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章 灵魂找不到家园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来了,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。

    短短三天过去,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。

    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,这几年的等待与煎熬,又让她瘦了一些,也憔悴了许多,身材偏于骨*感,但还仅是太瘦。而这三天过去,她整个人都憔悴的脱了相,身体更加弱不禁风,眼眶深邃的可怕,黑眼圈也更深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四年多,宁俊琦都是在等待中度过,心灵也备受折磨,但一直有希望和期盼。她盼着父亲开恩,能够正确认识自己和天齐的感情;盼着父亲履行承诺,能够兑现与天齐的约定;盼着天齐早日达到要求,与父亲当面商谈。在这四年中,她和天齐都在为对方坚守,这是她能够一直坚持等待的动力,她坚信他俩一定能够终成眷属,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就在三天前,就在外公那个房间,梦中多次出现的身影,就站在了宁俊琦面前。可是,还没从惊愕与欣喜中反应过来,就听到了一个从来没想过也根本不去想的消息,自己和天齐是表兄妹。

    我和他怎么是表兄妹呢,我俩怎能是表兄妹呢?宁俊琦一万个不相信,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。可是,一模一样的两个长命锁就托在爷爷手上,尤其那个拆开并变形的“徐”字可是天下仅此一家,这还能有假?再仔细一看,天齐和外公、老舅确实有几分相像,尤其和大舅年轻时的照片更是像的厉害。

    经过外公昏倒一事,宁俊琦暂时挥却了这些事项,心里有的只是为外公担心。待到外公情况稳定,继续像以前一样昏睡后,“表兄妹”三字再次填充了她整个脑海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还是自己太粗鲁了,没有注意到一些蛛丝马迹,更没有认真思考,宁俊琦不禁懊悔起来。懊悔只在小时候看过大舅的照片,懊悔没有仔细观察天齐的样貌,懊悔没把天齐与外公、大舅、老舅样貌做对比,也懊悔没有注意长命锁上的玄机。

    宁俊琦手中的长命锁,一直跟着她,打小就跟着。她只注意到了上面的文字,还有那几个小图案,但根本不知道图案的含义,也没人告诉她图案可以组成“徐”字。在楚天齐一次受伤住院期间,宁俊琦去他宿舍帮着拿衣服时,曾经无意中见过另一个长命锁,但她只是有过一瞬间疑惑,却根本没往深处去响。其实也难怪,一个是生于官家,外公地位更是显赫;而另一个却是来自农村,任谁也不会去做联想的。

    懊悔没用,也不解决问题,现实已经摆在面前,天齐是自己的表哥。表哥是不能做恋人的,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道理,宁俊琦焉能不明白?可她就过不了心里这道坎。

    八年了。人生能有几个八年?青春又有几个八年。八年中,有过欢笑,有过泪水,有过甜蜜,有过苦痛,更有过煎熬。可是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,自己认定为终身伴侣的人,竟然是自己的表哥,竟然是法律和道德都不允许结合的人,而且自己也绝对不能和表哥结合,这也是她心理和生理都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等了八年,就等了这么一个结果,希望的火苗熄灭了,剩下的只是空虚,深深的空虚。以后要如何去面对他,又要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?宁俊琦自问着,但她给不出答案。这两天她曾极端的想,与其这样,还不如自己早几天消失的好,那样还能保留着一份希望。可是,命运没有假设,并没让自己消失,自己现在也不能主动消失。自己还有深深牵挂的外公,还有相依为命的爸爸,更有永不能忘却的天齐,现在应该称之为天齐哥了。

    这三天带来的苦楚与煎熬,是那样的苦痛与难耐,要比这四年的等待还漫长,还深刻,而且痛楚也越来越深。宁俊琦觉得自己现在只是一个躯壳,没有灵魂的躯壳,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她根本就不去想做什么。在这三日中,给她空虚灵魂唯一带来慰藉的,就是和他没有成却夫妻之实,否则她只有自尽一途可选了。

    哎,要是妈妈和大舅没有血缘关系,要是自己和他不是表兄妹,该多好呀。可是,这可能吗?宁俊琦眼中只有空白的顶棚,根本给不出任何答案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同时伴着一个男声:“琦琦,起了吗?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是爸爸的声音,但宁俊琦没有答话,而是继续失神的仰面躺着。

    “琦琦,起了……”说话间,李卫民推门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床上女儿的样子,李卫民微微皱了皱眉,便迅速换上了笑脸,夸张的吸了吸鼻子,说道:“几天没通风,都馊了。这哪像是组织部的处级干部,倒像是一个流浪猫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流浪猫,灵魂找不到家园。”宁俊琦说了话。

    李卫民一怔,知道自己说错了。本来想着轻松的调侃一句,不想又勾起了女儿的思绪。他赶忙又换了另外一招:“琦琦,别躺着了,看爸爸给你带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期望中的回应,有的只是尴尬。

    李卫民来到床边,把身后一个打包袋拿过来,在女儿眼前轻轻晃着:“琦琦,这可是你最爱吃的,是爸爸专门从雁云那家老店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的眼睛就好似不管用了一样,对于眼前的东西熟视无睹,还是一副呆呆的神情。

    李卫民脸上闪过一丝忧虑,暗中嘘了口气,把打包袋向女儿慢慢靠去:“琦琦,你闻闻这香味,多香,现在还热乎的呢。”

    只到打包袋即将挨到脸上时,宁俊琦才说了话: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大喊声,让李卫民不由得手一抖,脸颊肌肉也踌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爸,没胃口。”宁俊琦声音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李卫民右手再次一抖,但脸上却换了欣慰的笑容,眼中似乎也罩上了一层雾气。女儿不再称呼自己“李书记”,而是又喊“爸爸”了,怎不令他激动?他轻轻拿开打包袋,放到旁边桌上,然后坐在了床沿上。

    伸出略带颤抖的右手,轻抚在女儿鬓角上,往事一桩桩一幕幕涌上心头,李卫民不禁感慨万千。不知不觉间,脸上忽然凉了一下,他先是一怔,随即赶忙仰头看向高处,以免那晶莹的水珠成串滴落。

    “爸,我想回家。”宁俊琦呜咽一声,抱着父亲手臂失声痛哭起来,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回家。爸爸就是专们来接你回家的。”李卫民伸出另一只手,轻轻抚在女儿后背上,“孩子,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压抑的声音瞬间变成号啕大哭,眼泪也如滚滚的江水喷涌而出,流在父亲的衣袖里、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哭吧,尽情的哭吧。”说话间,李卫民脸上也不禁细流交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一连接了三个电话,都是关于职务被免的事。在与厉、魏、江三人分别通话时,虽说心里有一些不舒服,但毕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并没有特别难受,甚至还有些许无职一身轻的快意。可转过天来,楚天齐却没了应有的坦然,更多的是深深的空虚。

    马上就毕业了,自己真要以白丁身份回去吗?只要踏上成康的那一刻,自己就真正成了成康甚至定野的笑话。要不想这么狼狈,那就得想办法,他知道,只要自己张口,徐卫华肯定能帮自己,可他却不愿,他现在还没想好和徐家怎么处。当然,如果找到李卫民,对方肯定也能给自己帮助,但他不想为对方提供弥补愧疚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不回成康的话,能去哪里?回柳林堡吗?回去要如何面对父母呢?父母抚养了自己这么多年,到头来证明不是亲生的,而生父母却又早早离开了人世。亲爷爷想认自己,老叔对自己也不错,但爷爷昏迷不醒,徐家根本不是自己的家,何况他现在也并不想进徐家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感觉无家可归了,心里空荡荡的,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宣泄许久,宁俊琦仰起头来,发出了沙哑的声音:“爸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还说我呢?你自己都成小花猫了。”李卫民说着,用手去拭女儿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老花猫。”宁俊琦“哼”了一声,“老鸹嫌猪黑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一楞,随即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在哪学的俏皮话?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龇牙:“嘿嘿,我是泥腿子干部,说话糙,让李书记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书记是你叫的?”李卫民在女儿胳膊上轻拍了一下,“起来吧,洗洗脸,回家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嗯”了一声,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琦琦,面对现实吧。”李卫民趁热打铁。

    “爸,让我缓缓好吗?”宁俊琦的声音又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李卫民连连点头,不禁懊悔自己操之过急。刚才女儿强装笑颜那是在照顾自己的感受,自己咋就当真了呢?女儿心中的苦痛,只有靠时间慢慢疗治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也洗洗,精精神神回家。”宁俊琦又换上笑脸,向洗漱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诶。”李卫民答过一声,不禁心酸又心疼,女儿太懂事了。

    刚一进洗漱间,强抑的泪水便再次夺眶而出,宁俊琦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就像没有了灵魂一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