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梁子是结下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培训结业暨国庆文艺演出,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一号会议室举行,一号会议室是一个多功能厅。

    农业部正、副部长出席,有关司正副、职到场,所有培训人员参加结业仪式。仪式由常务副部长主持,主管副部长讲了这次培训的意义和成果,对整个培训给予了极高评价。在结业仪式整个流程中,个别培训师资、先进培训代表也做了主题发言。最后,农业部长发表重要讲话,提了对农业工作的要求,表达了对全国农业工作者的期望,并预祝大家国庆快乐。

    结业仪式后,领导到台下前排就座。工作人员撤去台上桌椅,灯光渐暗,台幕遮闭。主持人报幕后,国庆文艺演出正式上演。

    灯光聚集到台上,幕布缓缓开启,身穿节日盛装的队列展现在众人面前。在领唱与解说慷慨激昂的情绪带动下,台上演员演绎出了气壮山河的旋律与声音。

    尽管多是合唱节目,但也不乏变化,有的采用二重唱,有的是歌伴舞,还有的是配乐诗朗诵。

    情景剧上演了,鬼子的坏让人咬牙切齿,汉奸的贱让人唾弃连连。英雄的游击队出神入化,智勇双全,全歼众鬼,拯救了同胞姐妹,保护了家园。在群众与队员簇拥下,游击队长满脸坚毅,身形伟岸,与众同胞构成了不朽的民族山河画面。

    掌声雷动,灯光变幻,众英雄缓缓隐入幕后。

    一曲高亢雄洪的歌声响起,整个演出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幕布再次开启,部分参演人员出现在台上。尽管身处好几百人的队伍中,但英雄的游击队长仍然显得卓尔不丹,形象异常高大,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正能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悬挂不同省份的各式型号汽车,驶出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,融入熙来攘往的车流中。

    在一辆黑色奥迪汽车上,是刚刚参加完培训晚宴的三名年轻男子,裴小军驾驶汽车,楚天齐、曹玉坤坐在后排座位上。

    裴小军一边开车,一边说:“老楚,你这酒量到底有多大?那么多人过来敬酒,你竟然来者不拒,喝酒就跟喝水一样。部领导来了,照样能每人三杯,谈笑风声,到最后也没有一点醉意。”

    “酒量有多大,我还真不太清楚,有时喝二斤多没事,有时喝个七、八两也上头。今天这些人大都初次接触,人家来敬酒,就是瞧得起,不喝太没礼貌。尤其部领导敬酒,要是喝的不爽快些,就是给脸不要脸了。其实我也是打肿脸充胖子,现在也晕晕乎乎的,胃里难受。”说着,楚天齐在腹部轻揉着。

    曹玉坤打个酒嗝,接了话:“老楚,你什么都好,就是老拿着一身正气的架子,让我受不了。要说跟部领导喝酒,爽快点,给领导留个好印象,这我认可。说什么其他人敬酒不喝太没礼貌,这就是装了,是给自己脸上抹粉。依我看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还不是因为来敬酒的大多是有些风韵的女人,要是换成男人的话,你指定不那么喝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掰了,不论男女我可都喝了,你这分明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我可看见了,当时你身边一群女人,你是来者不拒、杯杯见底。”楚天齐回击着。

    曹玉坤挥舞着手臂:“哎呀,你可别说了,一说起这事我就心里难受。找你的都是水滑粉嫩的小少妇,找我的都是满脸褶子的老大妈,别说是喝酒了,看着都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恶心?我见你喝的挺起劲的,还嚷嚷着要喝什么交杯酒,恨不得把人家吃了。”裴小军奚落着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用老楚的话讲,人家来敬酒,要是不喝的话,显得太没礼貌。”说到这里,语气一转,“哎,可别说交杯酒的事了,本来想趁着别人起哄,跟何县长互动一下。谁曾想,一转眼小何不见了,换了一个肉包子脸,当时把我恶心的呀……呃,呃。”

    “少作怪,别给我拉车上。”裴小军挤兑着,“肉包子那是心里有你,你怎么不识好歹呢?我听的清清楚楚,肉包子可是嘱咐了你好几遍,‘小曹,曹领导,电话联系’。”

    “呃,呃,可别说了,别说了。”曹玉坤连连摆手,“都怪死老楚,非跟那个娘们说我是什么司领导。那个娘们也是死心眼,我都跟她说了多遍咱仨一样,就是个调研员。可她就是一根筋,还一口一个领导,我看就是脑袋缺根弦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说明你魅力大,老少通吃。”楚天齐说着风凉话,“这都交往了二十多天,怕是刚刚分开,还不适应吧,估计暂时只能梦里相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你要死呀,这刚眼不见心不烦了,你还让我在梦里见鬼,真是用心险恶。”曹玉坤直接给了对方一拳,“也怪农业部,培训结束就赶紧各自回家,非要再吃顿饭,让我恶心半天,喝的头昏脑胀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哼道:“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,你俩是美酒喝个够,女人围的团团转。而我就是小可怜一个,酒是一口不能喝,走也不是,在也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老裴,应该让你坐我那,你喝酒,我开车,让那些女人围着你。”曹玉坤“嘿嘿”笑着,“也跟肉包子喝个交杯。”

    “坐也不坐你那,要坐就坐老楚位置。人家跟前的女人,虽然不都是天生丽质吧,但最起码有几个还是很有风韵的。”停了一下,裴小军发起了牢骚,“哎,坐那也白搭,咱就没那魅力,还不知道招来什么丑八怪呢。这世道也不公,谁让人家长的人高马大,仪表堂堂的?直接就捞了个游击队长演。再看自己,小头小脸,骨瘦如柴,女人也怕咱身上骨头咯着,演个节目还是汉奸。选角的人也是瞎选,游击队条件那么艰苦,伙食那么差,怎么可能长一米九大个,其实我这体形才最像。”

    “那赖谁?你怎么不自我推荐?明若阳可是让老楚试过汉奸,你那时候就直说,不就换过来了吗?何至于今天被人家老楚一枪崩倒在地。”说到这里,曹玉坤话题 一转,“老楚,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劲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曹玉坤转过头来:“这些天我就注意了,明若阳好像一直在盯着你,今天吃饭的时候,他都好几次瞟着你,眼神难以琢磨,似乎对你很是怀疑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随声附和:“对对,我也一直疑惑。尤其那天排练的时候,明若阳让老楚学罗锅、扮瘸子,还一个劲儿提了好多要求,到最后却不了了之。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天的假面舞会,明若阳在怀疑老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哎,当时只觉得好玩,以为明若阳就是想看老楚的笑话,事后想想不是那么回事。经你这么一说,还真是的。那天的打人者,据说就是腿有点瘸,背也不直,他这是在试探老楚。”曹玉坤略一停顿,又提出疑问,“老楚可是王子,怎么会成公主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抢了话:“等等,怎么回事?我怎么感觉你俩在做有罪推断,非要把这事扣我头上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我俩只是在分析明若阳那小子的心理。”曹玉坤道,“对了,我就奇怪了,那天明若阳戏弄你,你怎么就能按他说的,做出不同的瘸腿动作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官大一级压死人呀,人家比咱高半级,又是培训班辅导员,硬要拿我当猴耍,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不像你们这些首都公子哥,自己只是一个土老帽,不听任摆布还能怎么着?”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这是在打马虎眼。那天明若阳当场让自己学瘸腿、扮罗锅,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思,尤其总让自己变着学,分明是想找打人者的影子。但楚天齐却不怕,他在参加特训时,专门有这方面的训练。根据腿上不同部位伤病,他就可以学十多种瘸腿走路,至于罗锅也可以有七八种,什么弯腰形、驼背形、鸡胸形等等。

    静了一下,曹玉坤道:“老楚,不要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怜,我们可没说你土。再说了,我们这些人论真才实学比你差的远,他明若阳更是臭狗屎一堆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说,笑是笑。其它都是次要的,虽然打他的另有其人,但明若阳那小子怕是盯上你了。以明家的能量,以他的狠毒,你可不得不防。”裴小军语气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是啊,梁子是结下了。”楚天齐说的是一语双关,既指明若阳会盯着自己,也暗指自己不会放过这小子。谁让那小子恶贯满盈,谁让小子那样对待欧阳玉娜?当然,这只是他的心里想法,既不能说出来,要想实现也有非常大的难度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放心,咱行得正,走的端,不怕他。”曹玉坤给对方鼓起了劲,“如果他要对付你,我老曹一定会帮助你,哪怕没有家里力量,也会尽全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老楚,咱不怕他。”裴小军也表了态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阵温暖,真诚的说:“谢谢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