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大哥敞亮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听到响动,“光头”回头看去,不由一惊: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干什么。”来人一笑,“我就是想让候喜发把欠的补贴款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此时“卷毛”也转过头来,兴奋的竖起右手大拇指:“楚教授,大哥,敞亮人。”

    “敞亮个……”“光头”在“卷毛”头上拍了一巴掌,又转向来人,“楚教授,额们不要那钱了。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卷毛”急道:“咋就不要了?那可是额们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再次给“卷毛”来了一巴掌,“光头”向来人道歉:“别听他胡说,额们真的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尾随而至的楚天齐。楚天齐摇了摇头:“不要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要怎样?”“光头”有些不知所措,“杀人不过头点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你误会了。我的意思是,长梁村欠你们的补贴应该如数补上,你们也应该把耕地种上粮食,但你们不能再额外要什么精神赔偿之类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种地没问题。额虽然不会种地,但让别人白种,肯定有人抢着种呢。候喜发只要把补贴给够了,我们保证不多要一分钱。”“光头”显然不太相信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,我说话算数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当然,你们要给村里一个时间宽限,比如五月底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。”“光头”一拍大腿,“候喜发要早这么着,额们也不至于那么干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但是,有一件事,你俩还得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光头”脸现惊愕,看看“卷毛”,又转向楚天齐,试探的问:“什么事?怎么个说法?”

    楚天齐神情严肃:“上次你俩在候喜发家,又是砸玻璃,又是要泼大粪的,他还拿改锥对着候喜发后腰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光头”马上抢了话:“楚教授,你听额说,上次的事是额们不对,可候喜发也有过错,他一次一次骗额们,那天更是连门也不开,额也是一时火起,砸了他家玻璃。泼大粪也就是一说,吓唬吓唬他,额可不能那么做,那样也太损了,额还是人吗?改锥的事,确实出乎额意料,额也不知道‘卷毛’身上带着那个。事后他说是下车时随手抄的,一着急就拿了出来。说一千道一万,那天都是额们的错,请楚教授谅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笑一声,面色阴沉下来:“那天的事暂且不提,也许确有误会。今天的事你俩又怎么说?一人拿一把一尺长大刀子,你们是想干什么?持械伤人,尤其还是大砍刀,那是犯法,要判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呀?”“光头”面色一松,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“楚教授,事实不是那样的,你看看。”说着,哈下腰,从车底板侧面拿出两把刀子,把刀柄冲着对方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一眼,接过两把刀子。刀子入手,他忽觉不对,不由得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光头”做起了说明:“楚教授,这是两把刀具模型,是塑料的,外面涂着银粉漆。额们本来打算明天就离开,想着在走之前吓唬吓唬候喜发;只要拿上钱,就马上当着乡亲们的面,把两把假刀子弄断。结果候喜发老婆一说你要到候家,额俩就吓的赶紧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好气又好笑,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虽然是假的,但你们这种行为还是不妥,严格追究起来,是要负一定责任的。所好没有造成任何伤亡,但两次搅扰,也给候家夫妇造成了心理和精神上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光头”马上表态:“楚教授,额们马上,不,现在时间太晚了。明儿个一早,额和‘卷毛’就去给候主任夫妻道歉,请他们谅解。额们会当着乡亲们的面承认错误,也保证以后不再犯混。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敢做敢当,是爷们。我也肯定让候喜发按时补齐你俩和乡亲们的补贴。”楚天齐面带微笑,“话已经说开了,你们哥俩走吧。”说着,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光头”当先走下面包车,双手抱拳:“楚教授,你让额佩服的五体投地,额是心服口服,额服你的人品。楚教授放心,你的大恩大德,额们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走下汽车:“不必记住我。你们要记住,为非的不做,犯歹的不为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敞亮人。”“卷毛”在旁边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!大哥敞亮人。”“光头”深深一躬,上了汽车,载着“卷毛”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,很是欣慰,欣慰消除了一起隐患,欣慰替候喜发夫妇去除了心病,欣慰补贴款和耕地播种一事有了最圆满的解决方案。同时他也暗自庆幸,庆幸连夜赶来,庆幸在“光头”二人走之前,说清了此事。楚天齐还庆幸遇到了胡三,正是胡三相助,才让事情这么顺利,否则肯定要费一些周折,弄不好还会发生一些误会,甚至生出岔子。

    在玉赤县的时候,只要胡三出现就是给自己找麻烦,没想到离开玉赤县后,反而每次见面都给自己帮上了忙。楚天齐不禁感叹: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已经看不到面包车了,楚天齐才意识到,忘了问一件事,便决定再去院里看看。

    再次翻墙进院,到了西屋房檐下,刚才那处透光的玻璃已经再次被遮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,胡三的“公鸭嗓”正在说话:“各位,你们慢慢玩,我还有事,得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着什么急?大晚上能有什么事?”有人接了话,“除非去钻被窝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真正事。”胡三声音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这样,再玩十把,额们就都散了。”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“好,就十把。”胡三做了回复。

    既然再想看清面容的事已经落空,这些人也很快要散,自己又不负责抓赌,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。于是,楚天齐出了院子,顺原路向村口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用了二十分钟左右时间,楚天齐到了村口,来在存放摩托车处。摩托、头盔还好好的锁在小树上,摩托车牌也裹的严严实实,显然没人动过。

    打开车锁,戴好头盔,推着摩托到了公路上。然后楚天齐发动摩托车,向长梁村驶去。

    在离开双山嘴村的一刹那,村子里响起了多辆摩托车行驶的声音,楚天齐知道“耍钱鬼们”散场了。他也明白,胡三要提前走,可能是担心忽然有警察上门吧,也不排除混在人群中躲避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双山嘴村出来后,楚天齐已经骑行了大约半小时,离着长梁村还有七、八公里的距离了。在骑行过程中,有两辆摩托车从身旁超过,听话头,疑是刚才那帮“耍钱鬼”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公路下蹿出一个黑影,不停的挥着手臂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是奇怪,加着小心,放缓了车速。

    黑影快步迎了上来,边挥手边低声喊:“救救我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把车停下来,但却没有下车,也没有熄火,而是双脚撑地,看向对面。迎面奔来的黑影,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,男子穿着白半袖、米色长裤,梳着分头,看起来有些书卷气。但此时白半袖上有好多黑泥,长裤右腿撕了个口子,分头也乱了好多。

    虽然看着对方不像歹人,但楚天齐还是警惕的问:“三更半夜的,你怎么会在这儿?又为什么让我救你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,你先把我带走,路上我和你说。”男子说着,已经来到摩托车后座位置,想要坐上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喝住对方:“什么也不说,我知道你是好人歹人?凭什么救你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男子哼哧了两声,便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说,那我就走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手上给油,摩托车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。”男子跑步追了上来,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并非真的要见死不救,而是要通过对话,判断对方究竟是不是坏人。于是脚踩刹车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男子来在近前,下意识的向身后村子看看,开了口:“我和这个村的一个女人小琴搞对象,结果刚才他前夫家同族兄弟忽然来了,堵在门口骂小琴不守妇道,说她勾引野男人,甚至说她前夫是被我俩谋杀的,还说要一命抵一命。小琴丈夫都死好多年了,那时我还没来这个乡,也不认识小琴,他们这不是瞎说八道吗?趁着小琴在院门口和他们理论的时候,我才翻后墙跑了出来,他们也许一会儿就会追来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话:原来是这种事。便问道:“单独丢下对象逃跑,似乎也不地道吧?对了,你老婆不管你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和前妻离婚好几年了,那时我还没到这里。”男人回答,“刚才跑出来,是小琴教我的,她说只要我不在那,他们也就不会闹了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男人回头看了一眼,惊慌的说:“肯定是他们追来了,你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来吧。”楚天齐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男人马上一跨腿,到了摩托车后座上。

    “坐好了。”招呼一声,楚天齐驾驶摩托车,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奔行了二十公里后,摩托车停了下来,到了男人说的地方。

    男人跳下摩托,冲着楚天齐一抱拳:“大恩不言谢,敢问您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不说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摘下头盔,让我一睹真容吗?以后见面也好报答。”男人紧紧盯着头盔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楚天齐应对一声,调转了车头。刚才这一阵疾驰,已经超过了长梁村十多公里,他还得返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敞亮人。”身后传来了男子的声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