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两个完蛋玩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轰隆隆”、“刷”、“咔嚓”。

    “咋了,又下呀?”楚天齐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,懒的睁眼,更懒的起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有点喝多了,这并不是说喝进去的酒太多,充其量也就一瓶而已,远没达到楚天齐的量。但昨晚喝酒情况特殊,喝进去的酒并不太多,却上头的很。

    首先,这些天早出晚归,到各村调研,身体本就疲乏;而且还要操心调研中的诸多事宜,心里也不轻松。可以说身心疲惫,状态本就不佳。

    其次,这些年做领导,喝的酒虽然谈不上奢侈,但要好一些。而昨天喝的是当地最普通的白酒,就是那种散白酒灌瓶装,酒质差一些,劲还很大。喝下去口感不好,还容易上头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昨晚喝酒时因为一只鸡的事,三人弄的不愉快,后面喝的都是闷酒,这是喝酒最忌讳的事。

    所好的是,昨晚喝完酒,就直接住在了村委会,三人睡到了村委东屋的炕上,楚天齐特意睡到了靠门口位置。但躺在炕上后,一是有些头疼,二是担心曹玉坤、裴小军起来跑掉,楚天齐便装着打呼,其实一直在竖耳听着二人动静。听了好久,那二人发出了熟睡的鼾声,他也眼皮发涩,才沉沉睡去。虽然睡了好几个小时,但现在还有些头疼,稍微一晃,便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感觉到了异样,怎么没人搭理自己的话?难道那俩小子还记仇,还是睡的没醒?不对呀,胖子打呼可是山响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赶忙睁开眼睛,转过头去。炕上哪还有那俩小子,就剩了空背窝。

    俩家伙会去哪?不会……楚天齐猛的坐起来,跪爬着掀起窗帘。天光已亮,院里空空如也,哪还有二一二汽车,两扇院门也大开着。转头看去,自己放在柜上的挎包也张着口,显然车钥匙被拿走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跑了?至于吗?俩完蛋玩意。”骂了一声,楚天齐仰躺在炕上。他也不禁懊恼,自己怎么就睡的那么死,看来喝酒就是误事,也怪自己太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刷”、“咔嚓”。闪电划过,雷声袭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然后猛的坐起来,抓过衣服,快速向身上套着。他意识到了危险,得赶紧去看看。昨天从乡里回来的时候,他注意到一处路面有塌陷的可能,昨晚就下过零星小雨,现在马上又要下,二一二要是到了那恐怕就危险了。自己去看看,如果汽车已经过了那里,或是路面没有塌陷,应该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快速穿好衣服,楚天齐跳到地上,边穿鞋边抓过挎包,又顺手拎起地上一个编织袋子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院里车辙印非常清晰,显然走的时间不长,而且没有打滑的印迹,看来是把汽车推出的院子。果然,在院墙外拐弯处,发现了汽车启动时,留下的深车辙印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迅速开机,迅速拨出号码,里面没有一点动静。其实楚天齐就是侥幸心理,自到羊肠村那天起,自钻进这个山沟,手机就没了信号,这个他知道。为此,楚天齐专门用村委固定话机,和王永新通了话,让王永新若有特殊事就打村委会电话,或是让乡里转告。同时还特意嘱咐邵旭,注意有无找他们三人的电话,但一直没接到这种来电。

    “妈的,心眼都用这上面了。”装好手机,嘴里骂着,楚天齐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“刷”、“轰隆隆”,闪电、雷声相伴,楚天齐一路狂奔。这里只有一条通车路,那就是奔向县城方向,也即大囫囵乡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、“哗啦”,脚底踩在石块上发出各种声响,有时踩翻石块还要打在脚上。但楚天齐已不顾这些,他只想着看到那辆车、那两个人,只想着到那处危险地段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跑出不多远,湿滑的河床不见了,脚下变成了混浊的溪流。为了赶时间,楚天齐并没有绕到河道最窄处,而是尽量走直线,涉水而过。脚下的河不深,水也不急,也没有浪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、“啪”、“啪”,一阵雷声滚过,豆大的雨点撒落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脚步,从编织袋拿出一件雨衣,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、“哗”,零星的雨点变成了倾泄的雨幕。

    侧着脸,抬头看了看天,楚天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看这劲头,这雨小不了,是要发大水的。想到这里,他的眉头皱的更紧,撒开两腿,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想起,前面还有一处危险区,那是一处河道拐弯处,而且是两条河流的交汇点,已经被雨水冲刷出一条深沟。自己每次开车到那里,都还需要特别注意打偏方向才能慢慢通过。那两个楞头青一旦不注意,或是有河水而看不到深沟,就很可能崴在里面,甚至弄翻汽车或发生其它危险。

    “哗”,雨势极其猛烈,天际间白茫茫一片。平时高瘦的身影,置身在雨幕中,显得那样的单薄,那样的渺小。尽管只是一个黑点,但这个黑点却移动的很快,也很有力量。

    雨水斜着冲到脸上,灌进脖项,流到全身,双脚浸泡在污水中,水流蜇刺着划破的伤口,但楚天齐已顾不得这些,他只想着尽快看到那两个混蛋,或是在那两处危险段什么也没见到。

    连着抹了两把脸上的雨水,凝神看去,头顶、四周全是雨帘,自己仿佛置身在瀑布之下。远处更是一片雨雾,什么也看不清,什么也看不见。唯一能看到的,就是脚下这已经泥泞不堪的路面,还有心中那两处清晰的危险地段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喊了一声,楚天齐再次开动脚步,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说是奔,其实根本奔跑不起来,只能是快步疾行。这也就是楚天齐,换作他人,别说是这种速度前行了,即使侥幸不摔倒,也肯定浑身无力、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脚掌丈量着湿滑的地面,走了一程又一程,但四顾看去,却极像原地踏步,四周就是白茫茫一片,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。但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,知道自己一直在前行,知道离目的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滋”,楚天齐吸了口冷气,此时他的双脚再次浸到了污水中,刚刚发木的伤口处,又被激了一下。水好深啊,没走几步就到了膝盖处,这让他的步履不得不迟缓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,看看脚下,又极力转头四顾,凭着有限的可视度,看到了左侧那个影影绰绰的山包。他意识到,这是另一条河,离那个交汇点已经不远了,离那条深沟也不远了。想到这里,他再次看去,希望看到什么,但他并没看到希望的东西。

    是自己太心急了,还需要转过前面那个慢下坡弯道,才可能看到。楚天齐脚下再次加力,奔着前方而去。

    过了涉水路段,又到了泥路上,泥路更加泥泞,更加湿滑,还渐渐有了坡度,这是一个慢上坡。

    一步,

    两步,

    五步,

    十步,

    楚天齐一步步的攀爬,手脚并用的前行着,丈量着脚下的这段上坡路段。

    “滋溜”,脚下打滑。楚天齐下意识的用手去抓,但只抓到了一把泥,整个身子向后滑去,紧接着仰面摔倒,屁股着地,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屁股一疼,又回到了原点,这三、四百米算是白走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几口气,楚天齐站起身,再次匍匐着身子,向上爬去。路面过于湿滑,黄胶鞋底磨的也没了多少纹路,体力也有下降,越着急越打滑。爬了好几次,都没爬几步,就又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着可不行。楚天齐直起腰,凝神看去,在路的右侧,就是山坡,那里是山石路,也长着一些灌木和杂草。虽然那里要难走的多,也有一定的危险,但有可抓之物,总比这么做无用功要强。

    楚天齐深吸了几口气,迈步走向山坡。来在近前,他伸手一抓身旁灌木,抬脚踩上了山石。

    “滋溜”,刚迈上第二只脚,人已经滑了下来,还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山石本身就滑,而且又下了雨,就更湿滑,何况现在山石上本身就有汩汩的溪流。

    在泥路上迈出两步,换了一处地方,楚天齐再次双手抓住灌木,走了上去。这次没有滑下来,主要是脚下踩的不是石块,而是泥砂。专挑泥砂路,专挑灌木丛生区域,楚天齐艰难的向前穿行着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穿着雨衣,但灌木还是不时钻进衣服,在腿上、胳膊上咬一口,顺便把水滴浸在上面,让主人随时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一步又一步,沿着土路方向,走在右侧灌木从中,楚天齐向认定的方向前行着。坡顶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终于,楚天齐来到了坡顶处。

    虽然雨势小了一些,但站在坡顶处,什么也没看到。楚天齐弓着身子,从灌木从中挪到泥路上,坐到了上面,然后说了声“走”,身子向下划去。

    咬着牙,连着吸了几口冷气,忍受着路上石子对臀、背的“亲吻”,楚天齐快速滑到了坡底。

    来不及顾及身上的伤痛,楚天齐双手撑地,站了起来。他多么希望看到那辆车,看到那两个完蛋玩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