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老子死不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挺住,抓住,你他妈的是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曹,老曹,你可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的嘶喊声夹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在“轰隆隆”的浪头声中,人的声音是那样的渺小,那样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、“咣当”、“哗”一串声响过后,二一二汽车瞬间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老曹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曹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停止了喝斥,和裴小军一起呼喊着,扑向岸边。

    忽然,一抹绿色钻出*水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把拽住裴小军:“老裴,你看。”

    那抹绿色里,传来曹玉坤的呼喊:“救命……咕咚……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曹,别喊,别呛水,保持体力,我来救你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转过头去,“老裴,你扯住绳子,别松劲,我去救老曹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脸现尴尬:“我……我怕扯不住,让他自己过来,还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,以极快的语速说着:“老曹太胖,从窗户根本爬不出来。我也不能撤回爬山索重新去扔,现在浪头太大,要是没有爬山索拉扯着,汽车恐被冲走,老曹就更危险了。我过去,把绳子给他,再帮他出来,这是唯一可走的路。”说完,楚天齐把尼龙绳系在腰间,抖手扔掉挎包,双手抓着索绳,走进了河中。

    相比刚才,整个河水都深了,以楚天齐的身高,岸边河水已经没过膝盖,越往里走,水也越深。但楚天齐还是以相对快捷的速度,到了二一二汽车旁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可来了,我差点就见不到你……呜呜……”曹玉坤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哭个屁,快想想怎么出来?”楚天齐厉声喝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窗户出不去,门推不开……”曹玉坤抽泣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忍不住一惊。怪不得刚才有那么大的浪头,原来就在离二一二不远的地方,立着一块大石头。想是大石头刚才停止了滚动,否则一旦砸到汽车上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大石头,啊,大石头,动了,动了。”曹玉坤再次号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动个屁。”嘴上虽然这样说,但楚天齐发现,那块大石头好像真在晃动。

    来不及再关注石头,楚天齐半俯着身,把目光投向二一二车里,但却只能看到曹玉坤的脖子和下巴,河水也已到胸脯位置了。

    曹玉坤哭诉着:“老楚,快救我,我上不来气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伙伴形同坐“水牢”,楚天齐也不忍喝斥,便柔声道:“老曹,你放心,我就是拼了这条命,也要把你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我……哇……”曹玉坤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别号。”楚天齐忍不住再起高声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呜。”曹玉坤果然收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“老曹,这么的,我弄坏前挡风玻璃,然后把绳子给你递进去。你把绳子系在腰间,再往出爬。”楚天齐命令道,“挡住头脸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曹玉坤答应的很痛快,同时微微低头,把头脸藏到了座椅后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喊喝一声,楚天齐一拳击在前挡玻璃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、“哗啦”、“刷”,前挡玻璃应声而碎,楚天齐拳头也立刻浸出了红色。

    “好,我到前面去。”曹玉坤趟水向前移动着,咬着牙挤到了副驾驶位,上半身探到了机器盖上,“啊,玻璃。”又迅速把手缩了回去,使劲甩着。

    “快点,浪头又下来啦。”楚天齐吓唬着。

    “浪头……妈呀,浪头真来了。”曹玉坤惊呼一声,大半个身子扑在了机器盖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楚天齐不由得一惊:真有浪头。他没有回头,而是把手中尼龙绳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曹玉坤伸手一抓,什么也没抓到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一捞,抓住了绳子。他觉得很奇怪,但来不及细想,尽量弯着腰,把尼龙绳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曹玉坤一把抓到手中,胡乱在腰间缠着。

    “系好,系结实。”楚天齐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系好,系结……浪头来了。”曹玉坤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楚天齐其实一直在侧耳听着,已经知道浪头来到了近前。他猛的一探手,抓住曹玉坤右手,喊了一声“嗨”。

    一串水花溅起,曹玉坤肥硕的身子从机器盖上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浪头、石头。”曹玉坤呼喊着,猛的向楚天齐扑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个没站稳,被扑倒在地,但他右手揽着曹玉坤,左手仍死死抓着爬山索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、“咣当”、“嘎巴”、“咔嚓”、“啪”、“哎哟”、“轰隆”、“咚”一串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,是浪头裹挟巨石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,是巨石咂到二一二汽车上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嘎巴”、“咔嚓”,是车顶右侧金属架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啪”,是断裂金属架打到了楚天齐左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”,是楚天齐因疼痛发出的喊叫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,是二一二汽车在石块和浪头的推动下,脱离了深沟,被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咚”,是楚天齐和曹玉坤倒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老楚,你怎么啦?”曹玉坤忽然发现,楚天齐闭着眼睛,也看到了那条忽然暴粗的左臂。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睁开眼睛,一咬牙坐了起来:“少费话,走啊……”说着,猛的左手一揽曹玉坤,站了起来,但还是晃了几晃。

    刚才爬山索两端都固定着,现在索头一端已经拽断汽车顶侧金属架,到了楚天齐手中。而且楚天齐左臂受到击打,右手还揽着曹玉坤,这也就是楚天齐,换一个人根本就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楚天齐,尽管左臂痛麻,右手揽着二百斤重的曹玉海,但还是迈着虽沉重仍稳健的步子,向岸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曹,你他妈死人啊,自己也用点力,帮帮老楚。”岸边传来了裴小军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你他……对,我自己要用力。”刚才还瘫软的曹玉坤,站直了身体。尽管晃了几晃,但还是站稳了。

    “老曹,好样的,走。”楚天齐右手推着曹玉坤后腰,向前移动着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只觉头脑一阵眩晕,便站在当地,晃了晃头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老楚,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玉坤、裴小军相继发出了呼喊。

    “没事,老子没事,哈哈哈……”楚天齐朗声大笑,“妈的,老裴,怪不得老子刚才给老曹绳子时,觉得短了好多,原来让你小子贪污了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腰中缠着尼龙绳,正在绕着另一棵柳树慢慢转圈,同时双手还在艰难的向怀中一点一点的倒着爬山索。裴小军闻言,也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别看老子瘦的皮包骨,照样也有几两精气神,来吧,谁怕谁?”

    “妈的,好像就老子是孬种了,老子也有一身肥肉的。”曹玉坤也发出了笑声。

    “走,去岸上再吹牛*。”楚天齐说着,左腋下夹着绳索,索头和断金属架卡在腰后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停下说话,是楚天齐故意为之。他当时只觉得头晕目眩,知道自己体力消耗过多,也知道是左臂受重击所致,所以才停下稳了稳神。

    离着岸边越来越近,只有三米左右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“咔吧”、“咔吧”,两声响动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妈呀……绳子断了,救命啊……”曹玉坤大叫着,身子倚靠在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定睛看去,只见那条三股尼龙绳已经断了一股,还有一股马上就断。来不急细想,楚天齐右手一揽曹玉坤,丹田一较力:“孬种,走。”

    “倏”,二百斤重的一个肉包飞向岸边,“啪”、“咔吧”、“吧叽”摔在了岸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由于掷出曹玉坤的反作用力,楚天齐身子倒退出去,一个浪头打来,整个身子向下游荡去。

    “老楚……”一声呼喊,裴小军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可不能……”曹玉坤仰面大哭,眼睁睁看着那个瘦削的身体随着风雨飘去。

    “刷”、“咔嚓”、“哗”,老天爷也是作对,电闪雷鸣再起,顷刻间雨势又大,瓢泼而下。

    连天的雨幕中,一道瘦削的身影荡向下游。在水天一色的天际间,那道身影就像一支牙签那样渺小,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裴、曹二人眼睁睁着看着那支“牙签”越荡越远,没了踪迹,二人泪眼模糊,瞬间喉咙里发不出声音,只有“滋滋”的微弱气流声。在心里一遍遍的喊着“老楚不见了,老楚不见了”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、“咔嚓”、“哗”,老天爷加紧着排兵布阵,用以显示他的淫*威。

    “刷”,一道立闪亮起。

    雨幕中*出现了一个“黑点”,不,一支“瘦牙签”。

    “老楚……”曹玉坤、裴小军发出只有自己能感受到的声音,手刨脚蹬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子命大的很,老子死不了。”一个飘渺的声音传来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牙签”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声音也越来越清晰:“老子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爬山索牵扯着的“牙签”摔到岸上。

    “老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楚……”

    曹玉坤、裴小军跪趴着,向地上那个瘦削的身影爬去。

    “老子死不了。”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过,便彻底没了声响,就连老天爷也哑巴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