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缘分前世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两人迅速让开门口通道,到了一边,楚天齐背过身去,假装打电话,宁俊琦则盯着旋转门处。

    一个身着蓝色脱袖长裙的女孩,经过旋转门,进了餐馆。女孩站在进门处,目光前视,对着耳旁手机厉声讲着:“成天就这德性,老婆在床上躺着,昏迷不醒,你不但不多加关爱,反而整天出去胡搞。现在好,被人开了花,可又成天嚷嚷报仇。报什么报?纯属咎由自取,恶有恶报。……你苦?我嫂子才苦,若不是那天嫁给你,能遇上那倒霉的事吗?……人家经济独立、人格独立,又是才女记者,用得着你养?多好的人,现在出事了,那是没办法,太可怜了。……我懒的理你,蛀虫。”说到这里,女孩从耳边拿开走机,招了招手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注意到,电梯口站着一位年轻男子,正向着蓝裙女孩招手微笑着。待蓝裙女孩过去,两人亲密谈论着,一起进了电梯,轿厢门缓缓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情况解除,走吧。”宁俊琦向着那个高瘦的背影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过身,下意识看了看电梯方向,和宁俊琦一同经过旋转门,出了餐馆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晚上九点,尽管灼热退去好多,但空气中还有着丝丝热浪,仍不免闷热和潮湿,“桑拿天”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离开餐馆,来在便道上,两人缓步前行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餐馆二楼,一间临窗包间内。

    并排坐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,女人四十多岁,化着浓妆,尽管脸上抹的粉很厚,但仍然无法遮盖岁月刻下的痕迹。男人岁数要小一些,贼眉鼠眼,三十多岁,四十不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给女人倒上茶水,男人露出一副谄媚的笑容:“姐,请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狗男女。”女人没有回头,而是眼睛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他们早走远了。”男人伸手在女人手背拍了拍,“姐,别生气,跟土包子生气不值得。他能找什么有身份的?那个女人虽然有几分姿色,估计也就是个村花之类的水平,充其量有个县长或副市长爸爸挡住了。她还不见得是什么来路,也说不定就是个特殊行业从业者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信口开合。虽然那家伙就是个土包子,不过女的看起来气质高雅、青春靓丽,很有大家族女孩气质,肯定不会是你说的那种地方人。”女人推开男人的手,“我看你是吃不着葡萄,就说葡萄酸吧?”

    “姐,我是那样的人吗?我的心里只有姐,就想吃姐的……”说话间,男人伸出手,向女人衣领处放去。

    女人脸带羞色,打了男人手背一下:“别在这儿,一会换地方,贪吃的猫,总也吃不够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话题一转,“哼,现在甜言蜜语,前几天就因为那么点破狗血,唧唧歪歪的,还威胁起老娘来了,没良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男人还是把手伸进了对方衣领:“姐,过去的就让过去吧。那时咱俩不是还没合二为一吗?那时候老弟也害怕呀,别看只是两管血,要是让医院查到,我的工作真就没了。姐,那两管血到底去哪了,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……跟你说,不该打听的别打听。”女人脸上有了愠色。

    男人马上贱笑起来:“好,我不打听,不打听。姐对老弟那么好,百般温柔,老弟已经很知足了。早就不知道姐这么好,要是让老弟早点尝到荤腥,别说是个破工作,就是把命给你也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活这张嘴了,死人都能让你说活,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。哎,明知你说的是假话,可就是心里受用,大概毒品就和你一样,让人欲罢不能吧。”女人任凭男人的手不老实,面带着少女的娇羞,“对了,你刚才说为了我,可以豁出命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啊,那还有假?要不我对灯发誓。”男人说的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你现在就把命给我吧。”女人摊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男人一楞,随即“嘿嘿”一笑,从女人身上拿开手,解起了自己身上衣扣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女人忙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命呀,我的命都在衣服里,只有我把衣服都脱了,你才能看到命。”男人说话间,脱掉了上衣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呀。”女人脸色通红,看着屋门方向,面现紧张,“别胡闹,小心让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姐,我可以连命都不要,还怕这个?”男人双眼闪着光,双手已经放到了腰带上,“在这玩更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,现在不行,我信了,信了。”女人赶忙抓住对方双手,“我怕你了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姐,老弟也怕你呀,你那么厉害。”男人发出一声淫*笑,趁势把女人拥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哎,孽缘呀。”女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姐,这不是孽缘,是前世修来的姻缘。”男人在女人耳边轻轻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话到半截,女人忽然发出了疑问,“那个女人来干什么?难道他们之间有瓜葛?”

    “哪个女人?”男人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单位的事。”女人说话间,面颊绯红,呼吸越来越急促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凉菜来喽。”随着一声响动,屋门开启。

    惊的女人赶忙跌坐在椅子上,低头紧紧抓着敞开的衣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了很长路程,楚天齐停下来,说:“往哪走呀?”

    宁俊琦转过头,看着对方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什么叫‘有情况’?”宁俊琦俏皮的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愕,随即道:“那个女孩只是我单位同事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哦”了一声:“同事?同事能有什么情况?需要躲吗?要是先前那个横眉冷对的人,倒真该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说女人爱吃醋,可这跟吃醋根本就不挨边呀。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她是人事司综合干部处处长明若月,她……”

    宁俊琦插了话:“明若阳的妹妹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又疑惑道:“你认识明若阳?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那个花花公子,但我知道他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微微一笑,“明白了,你这是恨屋及乌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什么恨屋及乌?”

    “你是因为玉娜,才恨明若阳,进而对她妹妹也不感冒。”宁俊琦道,“没事不要招惹明家兄妹,他们家的背景很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知道。我的报道手续是明若月办的,平时也仅是遇见打声招呼,和她没有一点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他们的爷爷可曾经是副国级,虽然那个副国级实权不多,但毕竟级别在那,而且他们大伯现在还是正部实职,明家在首都也是响当当的家族。”宁俊琦嘱咐着,“也不要惹明若阳,虽然他是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的明家背景,在几天前,楚天齐已经听曹玉坤说过,当时确实是挺震撼的,也因此担心了好几天,担心明家动用力量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迟疑的问:“你知道欧阳玉娜的事?”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:“知道,我还看过她两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急问:“她现在怎么样?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别人家媳妇好像很关心啊,看来你还真念旧。”调侃后,宁俊琦接着说,“她还是那样,昏迷不醒,整个人就跟睡着了一样,容颜还是那么漂亮,肌肉也没有萎缩的迹象,每天都有专人做全身肌肉按摩。主要靠营养液维持体能,都是高级营养液,里面有很多人体所需营养物质。玉娜那么善良,我相信她会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是很关心欧阳玉娜情况,但绝非所谓的念旧情,他更多是因为心中的那个梗,总怀疑对方被撞与自己有联系。尤其两次见识过明若阳的德性,也让他又替欧阳玉娜多了一份担心。现在能听到欧阳玉娜的情况,他既觉欣慰,也不禁为这个红颜唏嘘着:“我也相信她会醒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等到机会合适的时候,我带你去看看她。”宁俊琦善解人意的说,“也许你的出现还能唤醒她,可能又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呢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楚天齐语气略有沉重,“希望好人有好报,她能尽快醒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,好人一定会有好报,缘分都是前世注定的。”说出这句一语双关的话,宁俊琦伸出右手,去牵对方的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。这几天他一直很矛盾,既希望自己真的不是徐家人,那样就可以与俊琦结成百年之好。可事情如果不是那样,如果是徐卫军搞了鬼,那么自己就和俊琦是表兄妹,肯定就不能结成夫妻,而且必须要保持适当距离的。

    宁俊琦当然理解对方心情,便再次一抓,拉住了对方的手:“天齐,你也太封建了,拉拉手有什么?亲人,兄妹、姐弟都可以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置可否,但也没有抽回手臂,而是牵着对方,缓缓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