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把盲流轰出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到楚天齐的手势,宁俊琦忙道:“老舅,你自己找他吧,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打电话他总不接,这小子估计又在跟徐家怄气吧。他已经来*,实在不行我去他住处去找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语气一转,“你下午早早就出去了,不是去等他?”

    宁俊琦做了个鬼脸,又对着手机道:“老舅,到底什么事?要不我找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你就告诉他,咱家有人要见他,务必把他带回来。”对方声音很郑重,“记住,我找他这件事,你不要跟任何人讲。明白吗?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含糊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找到他,或是他不愿意跟你回,你都必须要及时告诉我。听清楚了吗?”对方叮嘱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嗯”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宁俊琦看着楚天齐:“老舅来的电话,你都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进屋时,为了不让人打扰,楚天齐把手机调成了静音。他觉得,反正现在是假期,而且以自己的身份职务,单位即使有什么突发特殊情况,应该也不会找到自己。手机已经静音,而且还放在包里,这才是没接到徐卫华电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徐卫华为什么要找自己?还要求俊琦保密,难道有什么事?

    “天齐,你觉得是谁找你?”宁俊琦又问了话。

    “只有老爷子。”楚天齐说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应该是外公。外公醒了?那为什么老舅没告诉我?带你回去的事,为什么还不让我和任何人说?”宁俊琦又不禁疑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微皱:“必定有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吗?”宁俊琦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楚天齐脸上带着笑容,“要是不去的话,你老舅直接找上门来,外甥女就成撒谎大王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上露出欣喜,接着又微微拧眉,显见心中很是疑惑,可能也有所不安。

    两人立刻起身,简单收拾一番,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手机铃声又起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宁俊琦说了声“我爸”,按下接听键:“爸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手机里响起李卫民的声音:“琦琦,见到天齐了吧,他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俩见见面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含糊的“啊”了一声:“见到了,我还没问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趁现在放假,他要是不忙的话,你俩就回来一趟,我在家里等着。他早点来,我也好和他父母早见面。”手机里传来笑声,“我得把我闺女嫁……你老舅打电话进来,先不说了。”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宁俊琦收起手机,脸上微红:“我爸问你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“你老爸是不着急嫁闺女了?”楚天齐脸上一片嬉皮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嫁不出去?”宁俊琦故意脸上一绷,“你就给个痛快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应对完当前的事,连夜去,怎么样?只要不打扰老泰山休息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扰。”宁俊琦脸上忽现难为情,“不害臊,谁是你老泰山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尊称。”说着,楚天齐向着路边一辆出租,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宁俊琦忽然道:“对了,正和老爸通话,老舅电话也打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疑惑的“哦”了一声:“看起来有大事呀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适时停在身边,车窗摇下,传来司机声音:“去哪?”

    二人不再谈论,立刻上出租,说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好咧!”司机应对一声,出租车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堵车,行驶大概有一个小时,出租车才停在了那个巷口。

    付过车费,二人下车,很自然的携手而行。

    转进巷子,楚天齐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自七月三十一日晚到徐家,被徐卫军用DNA亲权鉴定证明非徐家人,并被徐卫军赶出来后,楚天齐就再未来过徐家,也没到过这条巷子。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,他都会不由得驻足或侧目看过来,但每次又都没有踏进巷子一步。看到这条巷子,就会让他想到伤心之事,想到那个女人带给自己的羞辱,但却又不由得牵挂那个院子,牵挂那里的一个老人。在梦里的时候,他还曾多次梦到老人家,梦到老人慈爱的目光和温暖的话语。

    刚才在听到徐卫华言说徐家有人找自己时,楚天齐就想到了徐老爷子。对于徐家的人,他就只认识老爷子、徐卫华、徐卫军;如果是徐卫华找,完全不用这种方式;如果是那个女人找自己,徐卫华应该不会为其传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找自己,于情于理都不能不来。老爷子因长期昏迷,可能并不清楚一些事情,或这中间有什么隐情,但毕竟把自己当做大孙子,对自己非常慈爱,最起码在上次昏迷前是这样。那么面对老爷子的见面要求,为了给老爷子一份亲情,即使这份亲情并没有真正血缘维系,自己也应该来。另外,楚天齐也确实牵挂老爷子,也想趁着老爷子苏醒,把一些事情讲说清楚,如果能真正解开一些谜团更好。

    离宅门越来越近,楚天齐心情又不禁有些紧张,也有些忐忑,他不愿见到一个人。当然他并非怕对方,但却也不想再遭受对方羞辱,更不想让俊琦因此难堪、难受,那样对俊琦更是伤害。只希望千万别见到那个女人,但可能吗?好像每次来的时候,那个女人一直都在。真不知女人一直住在这里,还是正巧赶上了?

    “啊,天齐,你攥疼我了。”宁俊琦轻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赶忙松开右手,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。”宁俊琦又拉上了那只手,“你是不是紧张?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楚天齐轻声道,“跟公主回王府,不紧张才怪?”

    “老是戏弄人家。”宁俊琦轻声娇斥着,把脸靠到了那条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,心跳再次加速,那个宅门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来在近前,宁俊琦在门上轻轻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院门“吱扭”一声打开,一身戎装的士兵出现在门口。看到宁俊琦,年轻士兵敬礼道:“您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冲着对方一笑,跨进门去:“回来啦,你辛苦。”

    士兵没有接话,而是把目光投到高挑大男孩身上。

    “他来过,来过好几次了,和我老舅来的。”说着,宁俊琦一扯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二……”年轻士兵说话支吾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老舅请他来的,也是我请的,不行吗?”宁俊琦“哼”道,“我二姨无权干涉。”宁俊琦拉着楚天齐,向前就走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士兵轻叹一声,没再说话,而是及时闭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第一次步行走进这里,楚天齐还是感觉不同。虽然不是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但院子里出现哨兵,本就很不一般,尤其那种无形的戒备,难免让人产生紧张的压抑。他也曾步行从这里出院,只是那时心情极其不好,反而没有注意感知这些。

    手心里有小手动了两下,手心被轻轻挠到。楚天齐转头看去,宁俊琦正眨动着水汪汪眼睛,向自己做着俏皮神情。他便也挤挤眼睛,轻轻攥了攥对方小手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步行,两人到了一个空地处,就是第一次和徐卫华来下车的地方,这里光线又亮了一些,楚天齐下意识的松开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休想跑。”宁俊琦调皮一笑,再次牵上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象征性抽了抽手,但并未奏效,便也作罢。

    牵着对方,宁俊琦上了台阶,走进廊道,奔着老爷子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“琦琦。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宁俊琦转过身去,楚天齐看到,在身后不远处,一个女人倚屋门而立,正是自己不愿见到的那个女人——徐卫军。

    “二姨。”称呼了一声,宁俊琦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,身为大家闺秀,要注意自己言行举止,绝不能干出有伤风化的事。”徐卫军又说了话,“三十好几的人了,一点都不知道害羞,回家还拉拉扯扯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再次转身,“哼”道:“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不是封建王朝,我也不是什么闺秀,而是现代青年,牵个手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琦琦,自己做了什么,心里应该清楚吧?我刚才可一直给你留着面子的,你竟然还……好吧,那我就再提醒下。”徐卫军语带讥讽,“在首都街头就搂搂抱抱,啃啃咬咬,这哪是高贵家族女孩,分明是社会盲流做法,也太说不过去,太丢徐家人的面子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跟踪我?”宁俊琦很惊异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禁疑惑。

    徐卫军非常不屑:“我可没那闲心,还怕污了我的眼睛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我一直和你强调,徐家不是一般人家,不要把不三不四的人带回来,你怎么就是不听?”

    “你少含沙射影,是老……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打住话头,拉起楚天齐就走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徐卫军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到。”两名精壮小伙冲进廊道。

    徐卫军一指前方高个年轻人:“把那个盲流轰出去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