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鲜活生动的人生大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服不行,楚天齐消耗了那么多体力,胳膊还有伤,但走在起起伏伏的坡路上,行进在波涛汹涌的河道中,仍要从容的多。反倒是曹玉坤、裴小军二人,好多时候都是手脚并用,但仍不时滑倒,或被石块磕到腿脚。

    一路跌跌撞撞着,三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跋涉,终于到了羊肠村地界,继续向那个通往羊肠村小学的山梁挺进。

    老天爷也是没完没了,本来已经停止的下雨模式,再次开启了,滴滴答答的好不麻烦。

    由于胳膊上伤处有药,还缠着纱布,当小雨再次来临时,曹玉坤马上让楚天齐穿上雨衣。楚天齐也没有执拗,而是顺从的穿上了。

    零星的雨滴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小雨又渐渐加大,成了“刷刷刷”的中雨模式。本就湿滑的地面,变得更加泥泞,好多地方干脆就成了稀汤,虽然这样更难行走,经常都是两脚深陷其中,但反而滑倒的次数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着雨势渐大,楚天齐还是建议从塑料布上裁下一条,给二人挡雨之用。裴、曹二人很“小气”的裁下一小条,分开后一人用了一半,这小块塑料布也实在小的很,只够挡住头和肩部。用绳子在颈部一拢,就形成了一个简陋的塑料雨帽和披肩,看着非常滑稽,但二人却苦中作乐,说自己是农民起义军的士兵。

    深一脚浅一脚,踩着黄泥汤,三人费了很大力气,终于到了那条山脊上。而此时的中雨已经向大雨模式过度,放眼望去,整个天际间都是一道道大的雨帘。

    刚才上坡虽说难走,但下坡要更难的多,几乎一抬脚就是“滋溜”一下。在这种情况下,三人不惧滑倒,只求不要滚下去,那样容易受伤。后来干脆就采用了“坐行模式”,坐在地上,一手抓着灌木或小树,一手撑地,向前挪移。

    虽然极其谨慎,但仍然不时滑倒,有时是仰面大躺,有时是趴倒在地,还有几次很是危险。还好楚天齐有着走山路经验,尤其走雨天山路经验丰富,裴、曹二人也有部分实践经验垫底,这才整体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羊肠村小学越来越近了,雨势也越来越大。但三人无心关注道路多么难行,而是更惦记那个在雨幕中风雨飘摇的院落。

    终于下到了坡底,三人终于到了羊肠村小学正门。

    羊肠村小学大门敞开,整个门口路面都被“哗哗”的雨帘填满。可以看的出,如果不是院门开着,那么整个院落都会成为一片沼泽,房子也会彻底泡在泥水中。

    扶着墙壁,樊着木门,三人艰难的跋涉着最后的小坡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、“哗啦”,“轰隆”三阵声响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”,三人惊呼一声,脚下加力,冲入了院中,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位于中间的那间教室,房顶已经塌下一个大坑,黄泥汤和雨水无情的倾泄而下。这还不令人讶异,更令人吃惊的是,在瓢泼的雨幕中,院中竟然站立着几个瘦弱的身影。这一簇人群共有五人,一高四矮,高个者居于其中,四个矮个者置于她并不宽大的“羽翼”下。他们头顶唯一的遮雨之物,只是一块不规则的、面积不足一平米的破旧塑料布,而且塑料布上还有好多大大小小的窟窿,尤其中间窟窿更大,高个者的头部几乎全部暴露在大雨中。

    高个者正是候明娟老师,四个矮小的身影都是孩子。候老师双手撑开破塑料布,四个孩子揽着候老师的身体,五人面容详和的看着那个已经破了大洞的房顶,刚才似乎也没有发出任何惊呼。这得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困苦,得心性多么坚韧,才做做到如此从容、淡定,看得三个大男人不由得眼窝发热、心情激荡。五名师生也看到了冲进院子的三人,露出了甜甜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着五人的样子,虽然很是心疼,但也不禁欣慰,看来并没有任何人员伤亡。楚天齐三人马上从编织袋取出大块塑料布,折叠成四层,然后三人撑着,遮到了五名师生头顶。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,谢谢!”候明娟老师道出真诚的谢意。

    四个孩子也表示:“谢谢叔叔!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晚了,没伤到人吧?”楚天齐急问。

    候明娟老师说:“没伤到人,我们五人都在这儿。昨天放学时,路上非常湿滑,天也阴的厉害,还下着雨。我就告诉来接孩子的家长,在天没有晴开之前,先不要送孩子来了。这四个孩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,平时一直住校,和我住在一起。今天早上下雨的时候,我感觉雨太大,担心孩子们危险,就到了院里。还好,只是西边那间教室塌了,雨过天晴后,暂时不影响上课。”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还在想着孩子,还在想着上课,三人都不禁感动,更感动师生们这种乐观的精神。

    曹玉坤道:“孩子们,你们太棒了,叔叔一定要帮你们,你们有什么心愿都可以跟叔叔说,叔叔肯定会满足你们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一个较大的男孩回了话:“叔叔,如果,如果可能的话,就送给候老师一双雨鞋吧。”

    “雨鞋?”楚天齐三人都不禁惊呼,都奇怪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小的愿望。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候明娟脚上。

    候明娟不由的脸一红,把双脚尽量的收着,并到一起。

    三人看到,候明娟脚上是一双打着补丁的黄胶鞋,而那双胶鞋的脚趾处都破了洞,双脚的大拇趾都露在外面。大拇趾上有划痕,还有血渍,由于雨水的浸泡,大拇趾的皮也起来了。

    男孩接着说:“候老师工资本来就少,可是都贴补给了我们,平时不舍得穿,也不舍得吃。今年雨水特多,我们就一直劝她买双雨鞋,可老师一直拖着,现在脚都划破了。”说到这里,男孩眼中涌上了泪花。

    另外三名孩子也是泪光盈盈。

    候明娟恬静的一笑:“刚才上山时,路太滑,让石头挂了一下,鞋就都坏了,补补再穿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雨这么大,路还这么滑,你怎么还上山呢?”楚天齐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去找一只鸡,鸡丢一天多了。”候明娟语气中不无惋惜,“‘小芦花’很能下蛋的,可惜了,等着再养一只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芦花”?楚天齐三人面面相觑。尤其曹玉坤、裴小军印象更深,昨天“捡”到的就是一只“芦花鸡”。

    “‘小芦花’也贪玩,有时出去一天才回来,可是从来没有晚上不回来。这么大的雨,我担心……”候明娟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男孩说:“‘小芦花’是候老师去年养的,从刚生的小鸡一直养到大。‘小芦花’下蛋很勤,一个月能下二十多颗,好多时候是每天都下。候老师自己不舍得吃,就把这些鸡蛋都煮给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需要补充营养,鸡蛋里的各种物质对孩子们很有用。”候明娟做着补充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让可恶的黄鼠狼给咬死了。”男孩咬牙说。

    “黄鼠狼太可恶了,该死的黄鼠狼。”其他三名孩子恨恨的骂着。

    脸红、丢人、羞愧啊,自己竟然做了黄鼠狼,竟然成了偷鸡贼,竟然吃了孩子们的补养来源,楚天齐不禁老脸大红,曹玉坤、裴小军更是无地自容。三人无言应对,只得附和着:“可恶的黄鼠狼,该死的黄鼠狼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这么大的雨,路那么难走,还赶来了。”候明娟再次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这是三人能讲出的唯一用词。

    曹玉坤又说:“这都是老楚的建议,这块塑料布就是他昨天专门给你们买的,他现在胳膊上还有伤,但他坚持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候明娟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那只半端着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叔叔疼吗?”孩子们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楚天齐不由得抬脸看向别处,他觉得眼中有东西似乎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房子塌了,人没事吧?”一阵人声响起,几个人冲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院子里进来了一男一女,男人正是村主任邵旭,女人是乡长齐敏。

    看到院内众人,齐敏、邵旭就是一楞。

    齐敏高兴的说:“楚调研员,原来你们在这里呀,可吓死我们了。”接着又问,“候老师,你和孩子们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谢谢齐乡长。”候明娟回答。

    齐敏充满歉意:“都怪我工作没有做好,太拖沓了,我保证,暑假开学时,中心小学一定能够正式投入使用,到时你们就可以到那里工作和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通过齐敏讲述,楚天齐等人才知道了一些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原来,昨晚邵旭儿子突然人事不醒,邵旭连夜和村民把儿子送到了乡卫生院。今天早上下大雨时,邵旭找到乡政府,说是担心楚天齐等人有危险。当时齐敏正准备到羊肠村小学,于是就和邵旭向羊肠村赶来,可是由于河水太大,根本过不了河,就在河边等待着,结果却看到了已经损毁变形严重的二一二汽车,但却没有见到人。意识到情况严重,齐敏向赵大山书记做了汇报,赵书记立刻带人赶往现场进行搜寻,并命令齐敏和邵旭赶往羊肠村。

    听着刚才这些讲述,感受着一系列的事情,楚天齐等人感慨良多,曹玉坤、裴小军更是感觉上了一次鲜活生动的人生大课,受到了深刻的教育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