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不要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身世已经彻底明晰,与恋人间的障碍也已不存在,又能天天晚上与俊琦约会,本来楚天齐心情非常好。可是这几天却被常慧敏搞的有些头疼,虽说不至于完全破坏心情,但一到单位,尤其一见到那个女人,就有一种吃苍蝇的感觉。

    之所以恶心,是因为那个女人天天找自己,而又是以工作的理由。有时是让自己去她办公室,有时她又是亲自上门,而每次都给自己戴高帽,然后就是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。从十月八号开始,已经连续五天了,大都是一天找一次,偶尔也一天找两回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这个女人和徐卫军有联系,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没憋什么好屁,但对方毕竟是上司,而且又不是斥责、挑毛病,楚天齐也不便恶语相加。有两次接到电话时,楚天齐撒谎有事,可常慧敏却直接找上门,令他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之所以一直忍着,楚天齐也不想在临走之前,让对方抓住把柄,以免节外生枝,尤其不能让徐卫军有机可乘。他也怀疑常慧敏真有这种意图,有两次找自己时,那个女人好似无意的说了刺激自己的话,然后又把话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些调研文档总结工作已经做完了,楚天齐本打算为即将到来的工作做些准备,可常慧敏老是这么找来找去,扰乱心神,根本就没法看一些资料。同时他也担心被那个女人发现端倪,就一直掩藏着那些书籍。照这么下去可不行,自己必须想办法,不能再让那个女人总是找,否则什么也干不成。另外,总这么下去,即使加着小心,也难免着道,还是要想个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“老楚,发什么呆呢,又想更年期了?她今天上午已经找过你了,你还在想着二次临幸?”曹玉坤说了话。

    这几天总让这两个家伙奚落,刚开始的时候还回击几句,结果总会遭到两人的联手“反攻”,后来楚天齐也就懒的回应了。反正那两小子只要一没事干,就得找个话头寻开心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说话,曹玉坤又有了说辞:“老楚,你这没提出异议,就是默认。不过我就奇怪了,放着那么漂亮的鲜花不采,为什么非要跟仙人球来电?”

    “老曹,这你就不懂了,老楚可不是普通人,非凡人就得有非凡举动。就老楚那体能,那身体素质,我看光弟妹怕是满足不了,肯定得需要那种……啊,四十多岁,常年干旱的。”裴小军说的更露骨。

    楚天齐咬了咬牙,还是忍着没有回击。

    “老楚,老哥可要提醒你,再好的身体也要悠着点。”曹玉坤煞有介事的拍了拍对方肩膀,“你可还没后代呢,要是让那块破地毁了你,就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也凑趣拍上了肩膀: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就你这体能基因,要是因为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两个家伙“得寸进尺”,楚天齐猛的一抖肩膀:“你俩不放臭屁,就不舒服?”

    两人让楚天齐晃的就是一趔趄,但嘴上还是不老实。

    曹玉坤收住脚步,“啧啧”连声:“哎呀,不得不说,老楚简直就是铁打的,这么折腾,楞是还跟小牛犊似的。刚才这么一尥蹶子,差点把我弄个跟头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扶着椅子,接了话:“你刚才说我俩‘不放屁就不舒服’,这话还真有道理,其实不只我俩,你也是这样。用医学术语来说,这叫‘排气’,肚里有气肯定得排出去的。据研究表明,一个人正常情况下,每天排气大约十四次,其中有声的两到三次,其余的都是闷屁。要是你吃了白萝卜,或是着了凉,那……”

    听的实在恶心,楚天齐无奈的说:“老裴、老曹,我真怀疑你俩和那娘们是一伙的,变着法的恶心我。哥们求求你俩了,别说了行不行?”说着还作起了揖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话?我这是给你普及生理卫生知识呢。”裴小军不依不饶,“有人说一天得排上千次,只不过人们大都感受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嚷了一嗓子:“有完没完?已经下班了,快走吧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说着话,曹玉坤看了看腕表,“可不是。这也过的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阴似水,日月如梭呀。”裴小军酸了一句,又说,“走吧,老曹,要不该误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度日如年哪。”楚天齐接了话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那都是等仙人球等的。走,下班了,她不会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俩先走吧,我有点事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不会真在等她吧?你也太执着了。”裴小军显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楚天齐站起身来,双手去推那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不坏你好事了。”曹玉坤说笑着,和裴小军一同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,站起身,走到窗前,向外张望。他的确在等人,但绝不是等那个更年期。没有看到要等的人,楚天齐返回椅子上,抓紧时间去看一份县里的资料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楚天齐放下资料,准备到窗前一看究竟。刚要起身,却听到高跟鞋响,紧跟着屋门打开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的人,楚天齐不由皱眉,根本不是自己以为的人,而是那个讨厌的娘们——常慧敏。。

    走进屋子,随手掩上房门,常慧敏说了话:“小楚,还没走呢?”

    “这就走。”楚天齐立刻站起身,收拾着桌上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楚,向你请教一下调研工作。”说话间,常慧敏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档案袋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改天。”楚天齐说着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常慧敏语气一冷:“楚天齐同志,对上司就是这种态度?要是委领导知道的话,会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楚天齐只说出一个字,便意识到,对方似乎就是这个目的:故意制造矛盾,再向领导汇报。

    “小楚,我也知道,这几天麻烦你了。现在我向你请教,就是为了把几个问题一并弄明白,以后尽量少打扰你。”常慧敏语气和缓下来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暗叹一声,说了句“好吧”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来在桌前,常慧敏指着桌上资料,问:“小楚,这些都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啊”,楚天齐含糊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拿起资料翻了翻,常慧敏说:“这些都是关于县域经济的,这本我也看过,写得非常不错,特别有实用价值。”然后忽然道,“小楚,你看这些资料,是不是有去市县的打算呀?准备去哪?”

    听对方这么一问,楚天齐多少有些懊恼,懊恼自己粗心大意。以往的时候,上班期间并不拿出这些东西,大多都是在午休或晚上看。刚才想着等人也是空等,就拿出来翻翻,不曾想这个女人竟然破天荒的在下班时来了,还看见了这些资料。自然不能说出想法,楚天齐便打起了马虎眼:“哪有什么打算?以前我大多在县里,对县里这些东西一直关注着。现在做调研,也经常是和县里有关,这些资料肯定要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以为你近期有这个想法呢?”常慧敏疑问,“以你的水平,做个副市长、县委书记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总找自己,原来是想套话呀,不用说,这肯定也是徐卫军指使的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随意应对着:“我可没想这些。现在我正潜心调研工作,准备在这两三年时间里,把这一块工作尽量做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年轻人能踏下心里搞调研,很不错。”常慧敏频频点头,然后话题一转,“我没在县里工作过,更没有乡镇、农村工作经历。以前的时候还不觉得,尤其看了你写的报告,还有这些天的请教,现在我是越来越觉很是欠缺。难得的是,身边就有你这样的专家,我特想向你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东拉西扯,楚天齐忙道:“常司长,你刚才说有几个问题要一并弄明白,应该不是这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,只顾着钦佩你的基层经验,把要说的事却忘了。”说到这里,常慧敏停下来,看了一下刚刚响过短铃的手机,然后打开手中档案袋,向前一递。

    随着向前推递之力,纸质资料到了桌上,同时一个小塑封盒也一并掉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拿错了。”说着,常慧敏探过身子,拿起了那个小盒,然后猛的打开盒盖。

    一股异常直扑鼻管,楚天齐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,下意识的赶忙闭气。饶是这样,还是吸到了一点异味。

    “天齐,姐喜欢你。”常慧敏忽的向前扑去。

    不好。意念一动,楚天齐赶忙向后用力,人和椅子一同后移。嘴里喊了声:“滚开,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对姐这么粗暴。”常慧敏再次扑上前去,“姐喜欢。”

    忽觉身上发热,心中燥动。楚天齐不敢再呼吸,赶忙抬手一推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响动突然传来,楚天齐暗叫响的及时,赶忙停手,否则非伤了那个娘们不可。

    而常慧敏不退反进,挺胸迎向手臂:“齐弟,姐让你*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。”门口厉喝响过,急促的脚步声,由近及远而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