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不是干这活的料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吃过早饭,一行六人走出邵万富家院子,向东而去。

    邵万富、邵二根扛着长柄大锄,小孙子斜挎着书包,楚天齐三人每人拿着一把小锄头。这样的一列队伍,怎么看着也不像去地里干活,倒像是西天取经的扩容版。

    第一次拿锄头,曹玉坤觉着新鲜,刚一出院门,就嘀咕起来:“老楚,你说这东西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几遍了,这是锄草用的小薅锄,长柄的那种叫大锄。”楚天齐讥笑着,“不是二师兄用的九尺钉耙。”

    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问你正经事呢。我觉得这个小东西挺像那种暗器,就是下三门用的如意金钢抓,只不过这个地方没有绷簧,这个地方没有分岔而已,当然还缺一条金索链。”曹玉坤边说边在小薅锄上笔划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指对方:“你这想象力够丰富的,也挺形象,看来脑筋不笨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“嘁”了一声:“别一天就以为自己行,好像其他人什么都不会似的。告诉你吧,好多事我是懒的学,要是想学的话,那也是一点就通,不点都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是吗?我倒要看看,你今天锄地学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锄地吗?有什么了不起。怎么也没有计算机编程麻烦吧。”说到这里,曹玉坤忽然一愕,然后手指前方,“看,看,美女。”

    顺着曹玉坤手指方向望去,前边山梁上出现一个粉色身影,是一个穿着一身粉衣的女孩。正有一个小男孩冲着女孩跑过去,边跑边喊着“老师”,小男孩正是邵万富的孙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喝斥了一句:“行了,你低点声吧,那个女孩肯定是这里的小学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小学老师?这哪有学校?”曹玉坤转头四顾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猜的不错的话,在山那边应该就有一所小学,专门接收羊肠村及其自然村的学生,还可能包括其它村的适龄儿童。农村好多地方都是这样的,由于村子太小,住的比较分散,只好采取这种方式办学,有的地方还得实行寄宿制。平时上学都是家长送或是自己去,放学的时候一般都由老师统一送,每逢恶劣天气一般都集中留在学校或是由家长去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,曹玉坤点点头,忽道:“老楚,都赖你,叨叨叨说个没完,美女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一天就知道美女,就不能消停几天。快点走吧,赶紧锄地去。”说着,楚天齐拉起曹玉坤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。”曹玉坤趔趄着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翻过粉衣女孩刚才站立的山梁,便到了山坡另一面。在半山腰的地方,有邵万富家一块地,地里种着谷子。谷子苗还不高,也就是七、八厘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站在地里四处望去,并没有看到类似学校的建筑,可能学校还在远处,或是隐在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在开始正式劳作前,楚天齐对曹玉坤进行了培训,邵万富培训了裴小军,教他俩如何识别苗和草,又如何锄掉蒿草。

    裴小军认真学过后,照着邵万富所教,细心的去做了。

    担心曹玉坤弄不清楚,楚天齐又多教了一会儿。然后说:“这样,我看着,你先操作操作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我知道了,多大点事,非得弄的跟监工一样。”曹玉坤很不耐烦,“要不你拿条鞭子,不行就抽上几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被逗乐了,其他人也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细心点。”嘱咐过后,楚天齐到了左侧,去锄另两垄地了。

    虽说好多年没干这种农活了,但毕竟有以前的基础,时间不长,楚天齐就又熟练起来,速度还相当快。

    “哎哟,疼死了。”一个声音在右后侧响起。

    听出是曹玉坤的声音,楚天齐回过头去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手指头上都起皮了,撕下来还起。”曹玉坤舞动着双手,嘴里喊叫着。

    “那叫‘倒立刺’,每个人刚干农活都会起,干干就好了,千万别用手撕,那样更疼。”楚天齐道,“老裴,你起没有?”

    “起了。没什么。”裴小军答应着,并未停下手中的活计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面向曹玉坤:“老曹,克服克服,第一次参加农业劳动,你已经表现很不错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玉坤打断道:“行了,都不是三岁孩子了,别总拿老师的口吻说话,你不过就是个赝品教师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。”楚天齐笑着,不再言声,继续去锄地了。

    觉得时间过了很长,楚天齐看看腕表,才上午九点多。抬头看去,太阳升的还不高,也不觉得怎么热,但一直这么猫着前行,腰、腿却有些酸疼。楚天齐不禁暗自唏嘘:人就得多锻炼,否则就都变的娇气了。自己还经常习练武功,也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小杂活,那二位寸活不干的公子哥,估计要更加腰酸腿疼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累死我了。”一个声音在右后侧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暗自一笑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此时,曹玉坤正坐在地上,身子扭来扭去,嘴里“哎哟”着。

    裴小军虽说没有喊出来,但也不时的捶打腰身。

    “老曹、老裴,累就歇会儿,不着急。”说着,楚天齐向曹玉坤走去。

    “歇会儿。”曹玉坤把小锄头往地上一扔,双手撑地,仰头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老曹,老曹,注意庄稼,就你那大底盘,一下子得碾死多少苗。”楚天齐一边喊喝,一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哪有?我看着呢。”曹玉坤很不耐烦,“你别过来,该干活干活,少拿我打幌子,你自己却跟着耍奸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接对方的茬,而是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曹,你还说没压,你看看多大的坑。”楚天齐指着曹玉坤身侧左右,“手底下压的也是,行了,行了,手就放那吧,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仰脸看着对方:“老楚,我不明白,你让我们来干这活有意义吗?我们又不是指这个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看了邵万富方向一眼,楚天齐压低声音,对着曹玉坤严肃的说:“老曹,既然我是小组负责人,就得听我安排。还有,我现在一直说的是咱们自愿来体验生活的,你不要把这事点破,否则大家都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给你个鸡毛就当令箭。”曹玉坤“哼”了一声,“好好好,讲大局,配合你,这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语气一缓:“老曹,不只是配合我的事,也是在树立你自己的形象。你现在可是老板,要有老板的气度和觉悟。当然,如果要是点出你真实的身份,你就更得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忽然神秘一笑:“我觉得你现在特像一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口便问:“谁。”

    “电视剧中的老奶妈,絮絮叨叨,婆婆妈妈。”说完,曹玉坤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曹玉坤的评语,楚天齐哭笑不得,便自嘲的摇摇头。忽然,他眼睛盯到地上,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觉出对方眼神有异,曹玉坤忙问:“老楚,你怎么啦?眼睛直勾勾的,就跟中邪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教的你,为什么偏偏把苗锄掉,却把草留下来?”楚天齐从地上抓起一簇锄掉的绿芽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怎么回事,为什么诬赖人?我明明留的是苗,怎么就成草了。”曹玉坤说着,伏到地上观察着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看,看看颜色。”楚天齐蹲下来,指着地上一簇植株。

    “颜色……诶,怎么是绿杆?”带着疑惑,曹玉坤又抓起了几株锄掉的苗,“这里面怎么这么多红杆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沉声道:“我跟你说,要细心,要细心,可你就是不听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哪能分的那么清?你说这是红苗谷子,杆是红的,那些草是绿杆。可它们长的本来就差不多,谷子红杆也只是一小部分,还经常有土挡着,谁能分的那么清?”曹玉坤反唇相讥,“你天生就认的苗和草?不也是一点一点学会的?我以前根本就没见过这些东西,能学到这些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所言,似乎还挺在理,楚天齐一时没有合适语句回怼,只得语气一缓:“老曹,再锄的时候,尽量细心一些,学学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教。”甩出一句话后,曹玉坤弓起腰,向前慢慢爬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顺着曹玉坤刚才锄过的地垄走去,边走边蹲下看看,果然还有好多处存在锄苗留草的现象。在看过曹玉坤作业面后,楚天齐又到裴小军锄过的地垄去看,同样也有苗、草弄混的地方。而且两人锄过的地方,大都把土堆成了小堆儿,而不是只达到了松土的目的。这样看来,并没帮上忙,反倒是添乱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一胖一瘦匍匐前行的身影,楚天齐不禁感慨:他们本不属于这里,根本就不是干这活的料。也不禁疑惑:自己如此安排到底是对是错?先体验再调研的策略到底是对是错?调研方案是否需要调整呢?

    迟楞了一会儿,楚天齐迈步走向自己原先位置,身板挺直,脚步坚定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