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调令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早早来到单位,从大门口开始,一直到上楼,都在关注着人们的神情,想要看看有无异常。不知是心疑还是什么,他总觉得人们的表情怪怪的。

    来在414房间,见那二人还未到来,楚天齐便先打扫屋子,然后又去打了热水。

    沏了杯热茶,刚刚坐下,曹、裴二人到了。

    曹玉坤进门就说:“哎呀,老楚,你这又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夸张的神情,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凛: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就奇怪了,你为什么到哪都能成为焦点?不服不行。”裴小军摇头晃脑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这小子又讽刺上了,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?尽管略有不安,他还是故做平静的说:“别一天那么神神叨叨的,我又有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够低调的啊。”曹玉坤一笑,“刚一进院就听说,上周五你给表演了一出‘离弦之箭’。据人们说,当时你那速度堪比光速,眨眼之间,你就从台阶弹出了院外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暗嘘了一口气,原来是指差点摔倒又及时化险为夷那一出,自己还以为是另一件事呢。

    “诶,老楚,人们都议论,说你是不是会武功,要不怎么能那么快,还有人向我俩打听了。”裴小军说,“其实我更怀疑,在羊肠村下大雨那次我就怀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否认:“没有,没有,哪有的事?那天是我下台阶走的急,差点摔倒,幸好没有摔个大马趴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忽然笑了:“那天是不是弟妹在门口呀,穿了一件粉衣服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算做答复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哦”了一声:“怪不得呢,我刚开车上路,就晃到一个漂亮美妹到了门口,我说是弟妹,老裴非说是我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裴小军接通了电话:“老康……是吗?……你看清了?……哦,不说,不说。”说完,挂断电话,脸上依旧带着笑纹。

    曹玉坤疑惑的问:“老裴,你这神经兮兮的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裴小军快步来到门口,把头探出门外看了看,然后关好屋门,走回原位。压低了声音:“据可靠消息,更年期住院了,住的是神经病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: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老裴,别瞎掰了,那娘们成天找人麻烦,别人都没神经,她能神经?”曹玉坤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一个同学说的,他现在外省医院神经内科做医生。据他讲,他们医院收治了一个女病人,那个病人去的时候,身上盖着被子,没穿衣服,送去的人说她脑子有问题。我同学说,他看见那个人了,医保本上写的就是常慧敏,单位正是咱们这,要不他也不会跟我说起这事。”裴小军道,“病人家属要求保密,不让乱说,你俩可别坏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,不说。”楚天齐表态后,又问,“怎么她就去哪了?有什么症状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立刻满脸精彩:“我同学说,她总想把被子掀开,还说她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曹玉坤立刻惊呼一声,“有猛男侍候着,还不满足?难道说他们俩没那个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奚落自己,楚天齐点指对方:“老曹,你就损吧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曹玉坤摇头晃脑着,坐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去接对方的话,只在心中感叹着:害人终害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又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在这三天中,果然没见到常慧敏,也没从别的渠道听说关于她的议论,看来好多人还不知道她住院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别人没说,但那两个家伙,却把这事当做了调理楚天齐的话头。

    星期四下午,楚天齐刚到办公室,手机响了。看了眼来显示,按下接听键:“明处,您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:“现在来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楚天齐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楚,去哪?”身后响起了曹玉坤的询问。

    来在六楼人事司区域,楚天齐敲响了机关干部处的屋门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一个女声传出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女孩,正是处长明若月。

    虽然和明处长不是特别熟悉,但也并不生疏。楚天齐进门便问:“明处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坐。”明若月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了声“谢谢”,楚天齐坐到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明若月一笑:“没看出来呀,刚来的时候不显山不露水,除了个子高一些,人也帅点以外,并没什么特别。可这才到了半年,就是名声大震,大名传遍了整个单位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含糊的回了一句:“哪有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太谦虚了,这才多长时间,就两次上内刊,上周五又表演绝技。就是去农业部培训了几天,也还顺便露了脸,你楚天齐同志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不知对方是调侃,还是反话,楚天齐没有接这个话茬,而是直接问道:“明处长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明若月停了一下,拉开抽屉,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到桌上:“这是你的调令,下周一到晋北省新河市报道。”

    终于来了,楚天齐拿起档案袋,抽*出里面函件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嫂子吗?”明若月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不禁狐疑。但他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嫂子是谁?”

    盯着对方看了一会,明若月答非所问:“前天晚上,我在大街老远看见一个人,那人好像去看过我嫂子,旁边的男人跟你长的很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话:世界真小。但他却换了另一个话题:“明处,单位还需办什么手续?”

    “档案袋里那个单子上都有,你看看就知道了,很简单,明天肯定能办完。”明若月说话时,目光一直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明处。”楚天齐拿上档案袋,站起身来,“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明若月仍然没有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桌后女孩一笑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一边下楼,楚天齐一边思虑着,总感觉明若月的目光和神情怪怪的,像是有什么要说。她究竟要说什么?是说关于欧阳玉娜,还是在暗示拳打明若阳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拿着一个档案袋,曹玉坤问道:“老楚,匆匆忙忙干什么去了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了“调令”两字,递过了档案袋。

    “调令?”曹玉坤疑问一声,接到手中,抽*出里面函件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小军围上前去。

    抖了抖函件,曹玉坤说:“老楚,你这是自己弄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没有,服从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服从安排?有点低了吧?以你的级别和履历,正常应该弄个县委书记,要是稍微努努力,副厅也有可能。”曹玉坤显得很疑惑,“你能到这工作,上面就没个硬关系?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摇头:“我生在农村,父亲只是个赤脚医生,我也是从小的乡干部起步,能有什么硬关系?”

    “老楚你不早说,要是早说的话,我让家里帮帮忙,或者我自个找人,应该不至于去干这个县长的,何况还是个落后县。”曹玉坤埋怨着,“我跟你说过,要是有这方面意愿,跟我说,可你总是多心眼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老楚,一块相处了半年多,我俩就认准你这个人了。以你的人品和才华,应该给你个更合适的位置才对。你这好不容易到了部委,还没咋地呢,一下子又弄成了县长,再要想升半格就难了,恐怕想当个书记也得好几年。要不这样,你别去,我也给你找找关系,看能不能换成书记。实在不行的话,你就还在这待着,熬个两年左右,弄成副厅,然后再下去,部委混副厅要比下边容易的多,这也是迂回战术。”裴小军也跟着出主意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老曹、老裴,二位心意我领了,不过我对这个县长职务挺满足的。我一个农家子弟,能当一县之长,就是在我们全乡也算很难得了。在下面干了这么多年,做了好多年副职,就是当正职也仅是个县里公安局长,我一直想当个政府一把手试试。走仕途不到十年,就弄了一个县长当,和我们以前那些同僚比,已经是坐火箭速度了,我很知足。

    这些年,我做了一些事情,也积累了些经验,很想在更宽广些的平台上落实我的理念。相比起主管党务、组织、人事工作的县委书记,我觉得县长更适合我,更能发挥我的特长,也更容易干出些名堂。等我把这县长当好了,再向党务方向发展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缓缓的说:“你倒看的开。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,你一直是靠实绩升的职,也有这方面自信,这样觉着更踏实。反正我是不准备这么弄,我担心弄砸了,还是先熬熬级别再说,到时候弄个光说话少办事的差事。”

    裴小军接了话:“老曹,行了,既然老楚主意已定,那就祝福他好了,今晚上先去给老楚饯行吧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点点头:“嗯,去哪好呢?得想想。”

    裴、曹二人还在为晚上的去处商讨的热络,而楚天齐的心思却早飞到了下一步的工作上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