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宙斯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闷热的伏天已经过去,首都进入了相对舒适的九月份。当然,白天的温度依然很高,最高还可达到三十四、五度,但即使同样气温,却与三伏天的闷热已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在近一个月中,楚天齐过的很平静,也看似安逸。工作日仍是正常的两点一线,期间有两次调研也是在首都郊区,好多人参加,跟旅游度假没什么区别。自从八月初上门挑衅不成后,常慧敏一直没找麻烦,委领导或司领导也没有类似的谈话。但楚天齐明白,常慧敏肯定会记着那份仇,只是不得以或是没找到合适机会而已,当然也可能是没接到徐卫军近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中,宁俊琦不时打电话或发来短信。在交流中,两人也尽量避开那个令人纠结的身份话题,更多的是谈一些无关事项,或是简单说一说工作中的趣事,裴、曹二活宝也是经常被两人谈到。在这段时间中,楚天齐既有表哥的那种亲情,也有同事间的关心,还有好朋友的那种呵护,相对要淡的就是那种恋人感觉。以这种状态交往,两人都是既觉甜蜜,也倍偿苦涩,但要比这四年不相往来幸福多了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徐卫华又委婉的提了一次家庭的重要性,意思不言而喻。李卫民也打了两次电话,虽然没有追问上回的问题,但却明确告之“国庆后就将调离沃原”的消息。对于徐、李二人的提醒,楚天齐都没有给出明确答案,而只是表示了感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月四日,新的一周开始,上午九点,楚天齐出现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。和他一同出现的,还有曹玉坤、裴小军二人,三人是来参加培训的。

    根据学院楼一楼的提示牌内容,三人径直乘电梯到了顶层。刚一出电梯,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摆放着桌椅,桌后坐着两名工作人员,一男一女,桌上有“报到处”指示牌,桌旁地上堆着码放整齐的书籍。

    刚到桌前,那名女工作人员便说了话:“哪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曹玉坤抢先说了话:“发改委三农司,我们仨都是。”

    女孩“哦”了一声,露出笑容:“发改委呀,请在这里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曹玉坤很绅士的做了回复,在签到薄上填写了自己的信息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裴小军也履行了签到手续。

    签字完毕,交了相关费用,三人领到了培训资料、房间钥匙,转身奔向电梯,准备先到培训房间去一下。

    曹玉坤突然停下脚步,转回头,挥挥手:“美女,你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女工作人员脸一红,随即道:“你是说,我不笑时很丑?”

    曹玉坤“嘻嘻”一笑:“您误会了,也怪我表达不清。我的意思是,你人本来就长的真漂亮,笑起来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女工作人员“剜”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。”裴小军拉了拉曹玉坤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在曹玉坤腰上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曹玉坤疼的一龇牙,但还不忘和女孩招手,说了声“拜拜”。

    一进电梯,楚天齐便道:“老曹,你真是个奇葩,逮住机会就犯骚。”

    “大骚包一个。”裴小军也说着。

    “谁让我老曹有女人缘呢。”曹玉坤大言不惭的吹嘘着。

    宿舍就在楼下,正好是三人间,里面设施很简单,与一般宾馆布置类似。三张单人床,被褥都是纯白色,有电视,有衣柜,有一次性拖鞋等。卫生间里只有喷淋设备,却没有洗漱用具和消耗品。

    “这破屋子,还一股潮味,怎么住?”曹玉坤把手中东西扔到床上。

    裴小军斥道:“行了吧,就你事多。怎么也比羊肠村小西房好多了,应该也没有跳蚤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不知道,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。那里是贫困农村,这里是祖国首都,这样的住宿条件放在首都,就是贫困家庭,还不如那样屋子在农村的水平。”曹玉坤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才明白,原来自己是首都的贫困户呀。”楚天齐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老楚,你那是自谦。就是把你放到再差的屋子,那你也是王子,你的气质在那。要不怎么一上手,就是帕里斯王子呢?惹的那两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摆手:“得得,打住,少提那鬼地方,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楚也有怕的地方。”曹玉坤有些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把东西放在宿舍,稍坐一会儿,三人上了顶层,那两名工作人员还在等着报到的人。

    曹玉坤又要上前去和女孩搭讪,被楚天齐和裴少军直接扭住,绕着走了。

    培训地点在第二会议室,屋子很大,从摆放的桌椅看,大概能容纳七、八百人的样子。当楚天齐三人进入的时候,大多数座位都坐了人,三人选了右后侧一处位置。

    在向着那处位置走去时,楚天齐忽然感觉有目光在随着自己移动,便转头看去,目光尽头,是一张肉包子脸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来了?问题一出,楚天齐随即给出答案:她分管农业,来到这里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的人,是他的老同事——河西省定野市下辖成康市副市长管丽颖,管丽颖一直与他不对付。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收回目光,没有过去打招呼,而是继续走向那个空位。他知道那个女人素质不高,担心万一对方说话不好听,自己岂不是自讨无趣?如果对方识大体的话,以后打招呼机会多的是。

    三人刚刚坐下,曹玉坤便笑嘻嘻的低声道:“老楚,是不是发现老相好了?我见你一直向那边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奇怪了,你这脑子里怎么成天就是这种想法,真是龌龊至极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。

    裴小军在一旁帮了腔:“老楚,也不怪老曹说,你刚才确实看的时间有点长。”

    “楚处、曹处、裴处,您几位也来啦?”话到人到,一个年轻少妇站在过道中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随即站起身来:“何县长,什么时候到的,也来参加培训?”

    少妇回道:“昨天下午就来了,直接来这里报的道。王县长特意嘱咐我,要是见到三位领导,一定代他向三位问好,并诚意邀请三位领导前去县里做客。”少妇是樵山县主管农业副县长。

    曹玉坤、裴小军也先后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何县,昨天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,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。”曹玉坤说着,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少妇与对方轻轻握过,说道:“曹处,那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何县,你看到我们了?”裴小军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我也刚坐那,就见楚处看了过去,正准备打招呼时,楚处却看向了别处。”少妇吟吟一笑,“我就只好亲自过来拜见了。”

    顺着对方手指方向,楚天齐又看到了肉包子脸。于是赶紧收回目光,遮掩道:“怪不得我觉着面熟呢,只是离着有些远,我看不太清楚,失礼了。这么的,今天晚上我请客,向何县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。”少妇拱了拱手,“只怕要枉费了楚处的盛情,《培训须知》上可是有明确规定,培训期间统一食宿,不得私自外出,有特殊事情也必须请假批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改天。”曹玉坤抢先作答,“改天我做东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安静,各就各位。”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少妇做了个鬼脸,招招手,快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,会议室主席台上,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的女人,女人正在说话:“培训预备会马上就要开始,请大家做好准备。在预备会召开之前,我先宣读一下培训纪律,请大家严格遵照执行。”

    待屋子里彻底静下来,并且没有人员走动时,套裙女人宣读起来:“《培训须知》,各位学员,我部此次培训共二十六天,从九月四日到九月二十九日,培训地点在部干部管理学院。培训期间,各位学员须遵守以下规章制度,一……”

    每人手里都有这张《培训须知》,自是不用认真去听。培训方进行宣读,只是表示强调,履行告知义务而已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十多分钟时间,套裙女人宣读和讲读完毕,开始在桌上摆弄着桌牌。

    摆在最中间的桌签,是农业部的副部长,另外三个桌签有些生疏。忽然,楚天齐发现,最后摆放的桌签,是一个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曹玉坤在边上说了话:“看,快看,宙斯来了。”他的声音尽管压的很低,但却透着兴奋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热烈掌声响起,一行人走进屋子,上了主席台。

    略过前四个身影,楚天齐目光投到最后一人身上。看到此人,楚天齐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几个场景,场景中都是这个人的丑态,不禁心头火气,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此时,目光中的那人说了话:“同志们,现在我们召开培训预备会。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与会领导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楚天齐才意识到,自己该冷静才对,于是缓缓松开了拳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