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打的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三一早,楚天齐面带汗珠,出现在发改委门口,他是跑步来的。平时也基本都是步行,只不过有时是一路奔跑,有时则是跑步加竞走。

    和大门口警卫微笑致意后,楚天齐迈步走进院内,拾阶而上。抬头间,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这时,那个人影转过头来,说了一个字:“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迟疑,回了句:“明处长早。”

    前面人影不是别人,正是发改委机关干部处处长明若月,也是明若阳的妹妹。明若月再次说了话:“每天都锻炼?”

    “啊,满身汗味。”自嘲后,楚天齐又道,“明处长,没休息好吧?”

    一抹倦态在脸上扫过,明若月眼神略有躲闪:“昨天有点事,睡的晚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心知肚明,考虑着要不要继续套套话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两声咳嗽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一看,曹玉坤、裴小军站在台阶下,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明若月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好,您慢走。”楚天齐急忙回复。

    明若月踩着“咔咔”的节奏,进楼而去。

    曹玉坤、裴小军也快步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老楚,行啊,又聊上了?”曹玉坤一脸八卦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行啊?就许你和领导套近乎,我就不能和领导搞好关系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裴小军一龇牙:“对,搞关系,和女领导搞关系。哟,激动的都出汗了?”

    “狗嘴又吐象牙。”楚天齐揶揄着。

    曹玉坤上前一步:“老楚,你昨天怎么不辞而别了?一开始真担心你和打架的事有关,后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俩,庸俗。”楚天齐打断对方,抬腿便走。

    裴小军快步追来:“怎么庸俗了,不就是假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说?快别讲了。”楚天齐急斥着,脚下加了急,一次迈两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嗨,等等,怎么还甩脸子了?”曹玉坤急忙捣腾着双脚,但他可不敢一步两台阶,那样非摔倒不可。

    走进大楼瞬间,楚天齐快速回头瞄了一眼,那两小子至少离自己还有十多个台阶呢。于是他疾步走进楼内,进了步行梯,继续一步迈俩,向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如此急着躲开裴、曹二人,并不真是甩脸子,那二人也是好意,自己不能总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。楚天齐这只是打个幌子,以此避开二人的话唠,以免两人谈论昨晚之事,若是被有心人听到,反为不妙。他也不禁暗自庆幸,庆幸明若月及时先行了,否则那两小子一旦提到“假面舞会”字样,或是提起歌舞厅的名字,难免让她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进到414房间后,楚天齐没有去擦抹桌子,更没有去打水,而是虎着脸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过了有两、三分钟,裴、曹二人才气喘吁吁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老楚,走那么快干什么?”曹玉坤抹了把汗,来在近前,“你还耿耿于怀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不存在耿耿于怀一说,大众爱好不可能千篇一律。有人品行端正,兴趣高洁;有人庸俗不堪,喜欢靡靡之音,甚至荒诞之举,这些人自甘坠落,别人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骂人不带脏字,说话就是绝,不就是一场活动吗,还上纲上线了。”曹玉坤显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就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”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,“我还是那句话,每人爱好不一样,不可强求,只是大庭广众之下谈论,我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别把自己打造的多纯似的。”裴小军上前一步,“老楚,你昨天走的有点早,否则就能看上精彩一幕了。”

    “精彩一幕?怎么,是不哪个女人直接把你拿下了?”楚天齐说的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我倒想呢,可是没那好事。”调侃一句后,裴小军接着说,“你不知道,你刚走不久,那里就上演了一幕武斗大剧,简直太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动,但仍语气随意:“怎么,你见了?什么剧情?”

    “当然见了。宙斯大帝被抬出二号贵宾间,鬓角、脖子上都是血,估计破相了。”裴小军边说边比划,“宙斯不吭一声,估计被打晕了?”

    松了口气,楚天齐摇摇头:“什么宙斯大帝?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被打的人,戴着宙斯面具。”曹玉坤做了说明。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事被打,什么人打的?”楚天齐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有人说是争风吃醋,也有人说是暴打不平。”曹玉坤语带兴奋,“你猜怎么着?据说打人者竟然是白雪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白雪公主?也戴着面具?”楚天齐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裴小军接了话:“是呀。一开始的时候,刚听说有人打架,说打人者个子挺高,你又不知所踪。当时把我吓了一跳,以为是你呢。紧接着听说是白雪公主,不是帕里斯王子,又听说那人罗锅还腿拐,这才放了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直到给你打通电话,知道你正返回住处,才放了心。”曹玉坤不禁埋怨,“你也是,走的时候打声招呼,就是不想在那待,大家也一起走,这多让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考虑不周,以后下不为例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诡秘一笑,“我那不是怕影响你俩的性*趣吗?”他故意加重了某个字的读音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裴、曹二人笑着,转身离去。曹玉坤去打热水,裴小军则开始打扫室内卫生。

    坐在座位上,楚天齐拿出一份资料看了起来,其实他就是装模作样,脑子里全是昨晚的情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晚从“心动”歌舞厅出来后,楚天齐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,在走出五、六公里后,从车上下来,迅速进了一条巷子。这条巷子灯光昏暗,也没见到摄像装置,这是他故意选的。在经过一个公共卫生间时,他先听了听动静,又询问了几句,确认没人后,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扯下面具,准备扔到坑里时,他楞住了,手中拿的根本不是那个什么帕里斯王子,变成了一个女的脸庞图案。仔细辨认,好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。他意识到,在离开吸烟室的时候,拿错了面具,怪不得当时脑后带子有些紧呢,原来就不是自己原先那个。

    他那时才记起来,在吸烟室的时候,桌上好像还躺着几个面具,但都是里面朝外,根本也没注意什么王子、公主之类的东西。在重新拿面具的时候,由于旁边屋子情况紧急,肯定就拿错了,这还是多了一个心眼,否则根本就不拿。从事态发展看,二次戴上面具,是多么的精明。当然,故意弯腰驼背、瘸着腿,也是非常英明之举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从卫生间出来,走出小巷,重新来在大街上的的时候,脸上面具已经扔到坑里。身板直了,腿也不拐了,但走路却划起了圈。如果在监控中看到这个形象,那分明就是一个醉鬼。

    再次打车,再次在无监控小巷穿行,出来时楚天齐的长裤已挽到膝盖上,变成了大裤头,也没有了醉酒的样式。饶是再次改装,楚天齐也尽量避开监控清晰区,以免被注意到裤子卷起的边沿。

    第三次打车后,楚天齐直接回到了租赁的住所,下车时裤腿已经放下了。他自信,凭着几次变装,凭着利用特种训练的技能,应该不会被查到。除非像查重要犯罪嫌疑人,全城联动那样,那可能吗?

    昨晚睡下的时候,已经后半夜了,但却睡的很踏实。一是前晚睡眠太少,严重缺觉;二是也认为迂回返回的很成功,不会暴露行踪。

    但毕竟睡觉时间不够,今天早上起来时,还是有些不太清醒。所以他在洗漱完后,下到楼下,直接来了个全程长跑。经过这么一运动,疲态尽去,一下子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昨天的事,楚天齐只能自己知道,不能对任何第三人讲起,包括曹玉坤、裴小军。否则可能会给曹、裴二人带来麻烦,也肯定会增大此事暴露的概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噔噔噔”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过,裴小军提着暖壶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鬼催上了?”曹玉坤直起正擦抹桌子的腰身,悉落了一句。

    裴小军没有回怼,而是放下暖壶,快速关上屋门,然后神秘的说:“你们知道宙斯是谁不?”

    “谁?”曹玉坤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若阳。”裴小军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是那小子?该,肯定是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打的好。”曹玉坤做了个挥拳的动作,又疑惑的问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打上水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,他说刚才在医院时看到了明若阳,是病房门打开的一瞬间看到的。他看到明若阳那小子眼窝黑青,当时正在打电话,通话中提到了‘心动歌舞厅’字眼。我想宙斯一定是他。那小子无恶不作,这打的太好了。”说到这里,裴小军话题一转,“我也佩服这个打人的哥们,真是胆肥。”

    曹玉坤长嘘了口气:“是呀,那小子的确该揍,不过我也替这打人的哥们捏了把汗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紧,随口问道:“为什么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