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掌掴明若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还真有一个专门的吸烟室,里面有沙发、烟灰缸。生怕再招来“女鬼”,楚天齐走进屋子,顺手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吸烟室的灯光稍微亮了一些,但也仅是能把烟蒂正常投到烟灰缸里的亮度。

    拿出香烟,正要叼到嘴上,才意识到不对劲。于是楚天齐扯掉面具,点燃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“假面舞会”,楚天齐早就听说过,知道这个活动来源于西方,在每年十月最后一天,举行所谓万圣节时的一个活动。但近些年来,在一些人的策划下,假面舞会在国内很是兴旺,美其名曰“最具浪漫气质的激情活动之一”。有些人更是推崇,根本不分日期,想搞就搞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说,参加这种舞会的人都戴着面具,舞会上的表演艳*丽夸张,音乐是所谓的激情冷酷,灯光也是绚丽变幻。由于戴着面具,互相不认识,人们表演随心所欲,动作搞怪,甚至夸张。楚天齐不喜欢这种东西,所以从来不涉足。

    今天难拂朋友之意,提前也不知道是这种地方,楚天齐才跟着来了。结果这么一看,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,尤其那两个女人都是什么东西,楚天齐不禁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出手机,点了下按键,立刻有一条消息跳了出来:天齐,你休息了吗?

    看到是宁俊琦的号码,楚天齐略微想了一下,输入“和同事在外面”几字,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对方的短信很快回复过来:哦。千万少喝点,喝多了伤身,注意多喝茶水,据说可以解酒。不打扰了,玩的尽兴。此条短信不需回复。

    看着善解人意的内容,楚天齐不禁心中一暖,昨晚情形再现脑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晚上,宁俊琦陪着楚天齐,走了很远很远,走了好长好长时间。一开始的时候,看着宁俊琦憔悴的神情,他还以为她心情不好,想要走一走,便竭力陪着,直到脚趾生疼他才提议“回去”。

    返回时,两人是打的出租车,到徐家老宅巷口的时候,光打的费就花了七十多,显见走出路程之远。下车后,宁俊琦一直挽着楚天齐的胳膊,只到他不愿往前走的时候,她才松开。分手时,宁俊琦非要站在原地看着他走,他遵照对方的意思,微笑转身后走去。当他转过巷口时,冲她招了招手,她也招手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从巷口右转后不久,楚天齐觉得应该问问宁俊琦什么时候回河西省,便快步返回了巷子。令他惊异的是,宁俊琦从路边到了墙根部分,根本没有如他猜测的那样即将进门,而是只走出了那段路程的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正准备喊对方的名字,楚天齐发现她又开始走了,是扶着墙一瘸一拐走的,走的非常艰难,就像一个六十多岁老妪的步履。当时楚天齐什么都明白了,一晚上走了那么多路,她都是在忍着疼痛陪自己走,如果自己不说“回”的话,恐怕她会一直坚持走下去。忍着眼中泪花,楚天齐快步走上前去,搀住了那个佝偻的蹒跚身影。

    可能是走的太专心,宁俊琦被忽然出现的手臂吓的惊声大叫,叫声都有了颤音。看着那条白色长裤膝盖破处渗出的血迹,楚天齐再次落泪了,他为自己的粗心自责,更为对方的牵就心痛。而她却笑着说“偶尔哭一次可爱,但男儿有泪不轻弹,可不能随便流。”

    尽管膝盖上已经磕破,甚至有些血肉模糊,但她仍然没让他送自己去包扎,表示家里就有。体谅那个院落令他伤心,她没有让他扶到门口,而只是同意他在后面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前面那个身影慢慢向前挪着,在跨进门槛的瞬间,差点摔倒,还好院内警卫及时搭了把手。饶是这样,她仍然面带微笑,回头向他使劲挥了挥手臂。他不禁再次泪眼模糊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后,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,想到她对自己的种种,想到她可能当时真摔昏迷了,他的心不禁阵阵刺痛,也不禁泪雨滂沱,直到天光大亮才迷糊了几十分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把一个烟蒂拧灭在烟灰缸中,楚天齐忽觉脸上有些异样,抬手一抹,手背上湿漉漉的。自己为何又溢出泪水,是不是流的太随便了?旋即他便给出答案:不,正因为自己的眼泪金贵,为她而流才值得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忽然响起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抹了抹脸颊,生怕让那俩小子发现,否则肯定会被当做奚落自己的笑柄。

    脚步声又由近而远,很快没了声响,看来只是过路人。

    正要再次点燃香烟,忽然耳中传来一种声音,楚天齐下意识的侧耳倾听。听了一小会儿,他面色一红,那是一种非常暧昧的声音,他不禁心中暗骂:果然不是好地方,都是些什么玩意?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,咱俩赶快成其好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流氓,王八蛋,骗子,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再叫,再叫就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呜,救命啊,呜。”

    声音高了一些,对话内容也完全变了,听起来女的还被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不好,有人施暴。想到这样,楚天齐起身就走,在拉开屋门的瞬间,又赶忙回身,抓起面具扣到脸上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,扇耳光的声音,还有男人的骂声,“骚*货,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别和我……我还不到十八,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嘴的鸭子还想飞了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又高了,就在旁边的屋子。

    快步来在门前,楚天齐发现,屋门没有关严,露着一条缝隙,显见色*狼心情急躁和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猛的推开屋门,楚天齐闯进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光线很暗,只有微弱的彩色地灯灯光。在墙角的沙发上,有两个人影撕扭在一起,一人骑在另一人身上,被骑者已经露出了多半的皮肤。通过声音判断,是男人骑着女人。

    “妈的,什么人?想坏老子好事,滚出去。”男人转过头来,脸上竟然还戴着一个面具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。”女人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二话不说,直接走过去,抓着那个戴面具者,一拳掼到了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“敢打老子。”男人回身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楚天齐挡开对方右手,反手就是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个清脆声音响过,面具应声而飞。这还是楚天齐手下留情,否则可能飞出去的就该是眼球了。

    “反了,敢打老子,不想活了。”男人的声音含混不清,嘴里喷着血腥味,手中赫然出现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敢怠慢,身子一侧,让过锋刃,顺手一叼对方手腕,手上加力。

    “哎哟”、“啪”,随着男子哀嚎,匕首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不给对方喘息之机,楚天齐一揪对方衣领,像老鹰拿小鸡般,把对方抓在手中。然后左右开弓,扇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动作一顿,他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。仔细一看,果然熟悉,原来此人正是明若月的哥哥,也是欧阳玉娜的丈夫,那个混蛋玩意明若阳。

    稍微获得喘息之机,明若阳便叫嚣起来:“小子,怎么,不敢打了?打呀,老子可记着呢,你打了老子八个耳光,一记闷拳,老子要你加倍偿还,老子要扎你九刀,不,九十刀,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、“啪”,扇耳光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次扇明若阳,不仅是为现场受害女孩,更是为躺在病床上的欧阳玉娜。

    “啊,救命啊。”沙发上的女孩才醒过味来,大叫一声,跑到门口,拉开屋门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孩的喊声也惊醒了楚天齐,此地不可久留,必须尽快脱身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甩手扔下手中这个家伙,转身而去,一瘸一拐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刚走出两步,就见几个壮汉从一侧过道拐了过来,与楚天齐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哪出事了?”壮汉忽然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头也没回,随手一指,含糊的说了一个字:“那。”

    壮汉的脚步声已经远去,楚天齐快速钻进了电梯。这次他没有去到地下停车区,而是按了“1”。

    “叮”一声响过,电梯轿厢门打开,眼前出现了明亮的光线,甚或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手遮了下脸颊,走出电梯,一颠一簸的出了大厅,来在院中。

    辨别一下方向,楚天齐向路边跑去,一边看着身后,一边向着路上招手。他注意到,正有一个保安用异样眼神看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辆出租停了下来,楚天齐拉开车门就上。

    “我该……该收工了,不走……”出租司机转头间,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走。”楚天齐一指司机,恶狠狠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支吾一声,司机启动了汽车,眼角不停的瞟着右上角一个话筒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,院内保安对讲机里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贵宾二号包间发生打斗,打人者已经离开房间,务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出租司机的声音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“往前开。”楚天齐咬着牙说,“到哪停,我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过之后,司机又颤微微的补充了一句,“不去城外,油不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对方,但却盯着右上角那个小话筒样的物件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