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习惯在农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将近上午十一点的时候,越野车到了青牛峪村。

    自打进入玉赤县界,宁俊琦神色就严肃了好多,眼睛不时向外张望,现在更是紧紧盯着窗外。

    前方出现了那处熟悉的所在,还是一样的院落,还是三排平房。看着熟悉的景物,宁俊琦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正是源于要到那处院落,才在班车上和天齐初次相遇,让他“狗爪子”占了便宜,从此成了“死敌”;正是在那处院落,两人化敌为友,她觉得他没那么讨厌,那次班车上的事可能真是误会;正是在那处院落,和他渐渐互生情愫,开始了甜蜜的恋爱生活;也正是在那处院落,由于爸爸的干涉,自己狠心抛弃了心上人;正是在那处院落……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刹车声响起,汽车停了下来,也打断了宁俊琦的思绪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楚天齐已经下车,正和一个人在路边说话。那个人自己也认识,于是宁俊琦打开车门,跳下车去,边走边说:“刘乡长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同事刘文韬,刘文韬先是一楞,随即迎了过来:“宁书记,是你呀,可好几年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乡长,几年过去了,你这一点不见老,还年轻了好多。”宁俊琦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主要是天天人大喝茶,太清闲的缘故。”刘文韬现在是县人大副主任,平时工作不忙。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:“宁书记、楚乡长,你俩怎么在一块呀?”

    “我俩呀……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脸色微红,看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她现在是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太好了,恭喜恭喜。”刘文韬拱着手,“什么时候吃你俩喜糖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。”

    楚、宁二人相继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说完,宁俊琦快步跑到车旁,打开车门,从里边拿出两条香烟。又到了刘文韬近前,递了过去:“刘乡长,在乡里的时候,你没少支持工作,尤其对天齐照顾的更多,他常常提起你。也没什么可送的,这两条烟你拿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烟,这可是首都产的,我得收上。谢谢宁书记,谢谢弟妹。”刘文韬念念叨叨的,接过了香烟。

    又聊了几句,和刘文韬告别,上了汽车,挥别而去。

    汽车正好从乡政府大院旁经过,宁俊琦再次去看那个院子,又显得陌生了好多。她知道,尽管场景没变,但自己和天齐已离开好几年,里面的人也不知换了几茬,其实这里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刚才虽只是偶遇,虽然只是送出两条烟,但宁俊琦、楚天齐谁也不会想到,正是由于今天的送烟行为,却为以后一件事埋下了伏笔。

    国道上的柏油路已经走完,汽车拐上了弯弯曲曲的乡村砂石路,汽车后面腾起了一片土黄色。

    土路上奔行了二十多分钟,柳林堡村远远在望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目光再次盯着窗外,再次勾起了以往的回忆。

    村中街道上,还没有什么人,倒是远处的场院里,有着奔忙的身影,还有那堆的一剁剁的农作物。

    越野车径直开到门口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尤春梅出现在院门处。

    “大婶。”宁俊琦喊了一声,跳下车,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对面的女孩,尤春梅先是一楞,随即迟疑的问:“你是宁姑娘?”

    宁俊琦抓住了对方双手:“大婶,我是宁俊琦,怎么不认识啦?我变老了吗?”

    又上下打量了一番,尤春梅道:“宁姑娘还是那么年轻漂亮,就是瘦……”话到半截,尤春梅忽的看向宁俊琦身后,“老楚,你这是去哪了?真是急死人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从汽车另一侧绕过来:“我能去哪?”

    “妈,这不是跟我们在一起吗?”楚天齐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到一块了?”尤春梅看看三人,很是疑惑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,我们饿了。”楚玉良打了个马虎眼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打开后备箱,众人从车上拿下东西,一起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放下东西,看到母亲面容憔悴,还要追问父亲,楚天齐赶忙先开了口:“妈,到底怎么啦?我爸出个门,有什么急的?”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。”尤春梅叹了口气,“前儿个黑夜八点来钟,我俩正在看电视,就听有人喊‘是楚玉良家吗’?你爸答了一声,就出去了。不大一会儿,他进屋说要出趟门。我问他去哪,他也没说,转身就走。我赶紧穿鞋下地,追了出去,就见你爸上了一辆小车,立马没影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,你大年叔来了,说是刚才在村委会门口的时候,有一辆黑色车,上面坐着四个人,问咱们家在哪,他就说了。等那四人上车一走。边上就有人说那四个人都冷着脸,看着像公安局的人,也像是那个专管贪官的什么委,还像混社会的。你大年叔一听,怕出事,就赶紧过来了,可是紧赶慢赶,还是晚了。

    我听他这么一说,更吓坏了,赶紧回家给你打电话,打了好几遍,你也没接。给你兄弟打,也打不通,礼瑞出门前说是要去山区,估计是没信号。这时候,你大年叔说可能是管贪官的人来找你爸,肯定是你的事,要不电话咋就没人接?还说不让我再给你打,万一再坏了事,可就麻烦了。一听是这事,我都吓坏了,问也不敢问,打听也不敢打听。就盼着你兄弟回来,好跟他商量一下,让他去想法打听打听。”说到这里,尤春梅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母亲这样,楚天齐不禁内疚。那天母亲之所以没打通电话,正是自己和俊琦在住处,把手机调成了静音,当时老叔的电话也没接上。后来也没顾上打电话,手机还没电了,就没注意有家里的未接来电。他不由得看向宁俊琦,对方也脸红的看着他,显然她也想到了那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们怎么会在一块?”尤春梅抬起头来,“天齐你到底有事没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楚天齐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能模棱两可着。

    “别一天瞎想,这不都好好的?”尤春梅也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这么一弄,尤春梅更着了急,继续追问着:“说呀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看看屋里两个男人,宁俊琦说了话:“大婶,都怪我们家,半夜来找大叔,也不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人把他找去的?那有什么当紧事?”尤春梅仍很狐疑。

    “商量我俩的事。”宁俊琦说着刚刚编的说辞,“我爸着急出门,才让手下来请大叔,都怪他们没把事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埋怨起来:“真是的,就是商量事,也不用那么着急呀。我当老楚出事了,以为我儿子有了三长两断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事多,人家家长都那么忙,出门前抽时间把闺女说给你儿子,你还挑开毛病了?”楚玉良训起了老伴。

    “就我事多?我不是怕你和儿子出事吗?”尤春梅破涕为笑,“宁姑娘,大娘说话急,你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大娘,不会的,都是我们家考虑不周,让您担心了。”宁俊琦赶忙安慰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妈,妈,出什么事了?门口车是谁的?”楚礼瑞急吼吼走进院子,后面跟着杨梅,还有楚礼娟一家子。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事?都是你妈瞎作妖。”楚玉良接了茬。

    一家人见面,宁俊琦再次说了一遍刚才的假话,大家都长出一口气。宁俊琦把给大家带来的东西,都一一分给了大家。

    拿着几套小孩服装,杨梅高兴不已:“宁……大嫂,你给孩子买的衣服真漂亮,都是名牌的,我那天看见一套,没舍得买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听着“大嫂”称呼,宁俊琦心里暖暖的,脸色不禁微红:“都是自家人,千万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大舅妈,我跟你说句话。”妞妞凑上前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微微下蹲,把耳朵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小宝宝呀?”妞妞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看似悄悄话,其实大家都听见了。宁俊琦更是脸色羞红,一时不好答对。

    楚礼娟赶忙岔开了话头:“爸,这次商量的怎么样?什么时候办事?”

    “明年。”楚玉良给出了答复。

    “明年什么时候?宁姑娘家有什么要求?”尤春梅追问起来,“房子在哪买?”

    宁俊琦接了话:“婶,我家没要求,让我和天齐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看到母亲还要追问,楚礼娟再次岔开话头:“给我买这身衣服真漂亮,就是咱们这地方土太大,我怕穿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人漂亮,穿什么都漂亮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话题一转,“要是住到城里,在首都住,稍微一打扮,可比那里的女孩子漂亮多了。你们要是去的话,我可以找关系,让姐姐、姐夫都能有活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会说话,我哪敢跟人家比。”楚礼娟脸色微红,“我在农村住惯了,也不想到城里去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去城里,还是习惯在农村。”楚玉良接了话。

    其他人以为宁俊琦是无意一说,也以为楚玉良是随便应答,却不知宁俊琦这是奉命邀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