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都哑巴啦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三月八日到国家发改委报到后,楚天齐开启了部委工作模式,按时上班,按时下班,按时午餐,按时午休。

    午休房间是单位专门辟出的屋子,为中午离家远,或是偶尔值班人员使用,但晚上坚决不能留宿。

    副厅以上领导办公室,都设有套间,套间既有卧室也带卫生间;正处级人员虽然没有专门套间,但办公室都配有单人床,正好可以午休,因此处级以上干部都不需要使用这些房间。除此之外,就是副处级或是处级非领导职务的调研员,没有科级以下人员。在这些人中,又有好多人并不需要按时上下班,也就不用在此午休,因此用到这些房间的时候很少。所以楚天齐每天上班期间,都有午休床位。

    自正式上班以后,楚天齐就没见到任何一位司领导,这些司领导都在外地检查指导工作。

    别说是没见过三农司领导,就是屋子里的另外两个同事,来的时候也很少。从三月八日到二十日之间,裴小军来了五次,曹玉坤只露了三次面。既使裴、曹二人来单位,肯定也坚持不了满班,都是中途离开,或是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裴、曹二人若是不来单位,楚天齐更清静。他俩只要一来,屋子里到处都是零食袋、碎屑、烟蒂,他们一走,楚天齐就得打扫半天。没办法,调研员级别在发改委的地位,就类似于乡里的副股长,根本不算官,室内卫生、热水等等都得自己解决。那二人来的时候少,楚天齐常在屋子里,他不打扫谁打扫?再说了,他也担心万一领导到来,肯定得收拾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一两天,楚天齐还不习惯,毕竟好几年没干这些话,但很快他就适应了,正好也可以用这些活消消食。

    可能是楚天齐比较勤快,态度好,赢得了他俩的好感,也可能他俩性格本就随和。反正裴、曹二人对楚天齐很友好,不但不欺生,还把屋子里档案柜钥匙给了他,那些资料随便看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俗务打扰,又没有调研任务,楚天齐每天就是翻阅这些档案资料,晚上也可以带回去看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正式报到的第二周,徐卫华就给租到了房子;三月十八日,房子钥匙就到了楚天齐手里。房子大概有五十平米左右,床具、衣柜、厨具一应俱全,连洗衣机都有,但家具却有些太新,房租也少的可怜,每月只需五百元。可是徐卫华一口咬定就这么几个钱,坚称家具是房东带的。楚天齐也就依了老叔的意思,把五百元房租交到了老叔手里,由老叔代交。

    起初的时候,楚天齐接触这些调研资料,感觉收获很大,每天的生活也很充实,可是时间一长,他就觉得缺了点什么。这些东西固然很有参考价值,但每天两点一线、朝八晚六,就跟这些文档打交道,而且好多资料都已翻阅过,大部分资料也是大同小异,他就感觉到了枯燥。这么多年来,自己一直是做实实在在的工作,好多时候都是风里来、雨里去,有时更是浑身土洪洪的。可现在却坐在空调房里,做理论研究,风吹不着,雨淋不上,汗都不怎么出,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理论也要用于实践啊,实践为主,理论为辅嘛!楚天齐渴望走出房间,到广阔的天地中去。

    三月份马上就过完了,调研任务在哪呢,什么时候能来呀?

    这天,调研任务没来,却来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当天,楚天齐正在比对三份调研报告,寻找其中的异同,一个中年女人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听到清脆的高跟鞋声音,楚天齐抬起头来,说道:“您有什么……”话到半截,他赶忙站起身来,喊了声:“常司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在相关区域见过这个女人照片,知道是三农司副司长常慧敏。在三月中旬的时候,三农司下发了一份司领导分工文件,调研工作改由常慧敏分管。原分管领导,楚天齐压根就没见过面,这个常副司长也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常慧敏没有立刻接茬,而是在屋子里来回转了两圈,才说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楚天齐,三月八日刚调到发改委。”楚天齐老实的说,“您一直在外检查工作,所以没能及时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常慧敏“哦”了一声,看着桌上的文档问:“你看的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这是以前的调研资料,我拿来学习和借鉴,也进行一下比较。”

    盯着对方看了一下,又瞅瞅了另外两张桌子,常慧敏道:“他们俩去哪了?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他们好像说是出去办点事,要不就是调研去了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常慧敏没有再说什么,踩着“咔咔咔”的节奏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楚天齐常嘘了口气,对于自己来说,撒谎看来真的很难,这种事好像只是在上学时做过。这些年来虽然也说过不少假话,但那更多是一种处世方式,和大睁两眼说瞎话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抽烟吗?”忽然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向发声之处,原来是常慧敏又回来了,怎么就没听到皮鞋声呢?来不及细想,楚天齐回道:“偶尔抽。”

    “国家三令五申提出禁烟,我们单位也有专门规定,凡是有素质的人都应该自觉遵守。”常慧敏声音很严厉,“单位专门划出吸烟区,要抽可以到那去抽,为什么非要在办公室抽?还到处乱扔?”

    “常司长,我没抽,在单位办公室我从来不抽。”楚天齐讲的是实情,他只在自己租赁的居所里吸烟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常慧敏的声音很冷,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顺着对方目光看去,可不是,在另一张桌子角旁边有一个烟蒂。楚天齐忙道:“真不是我吸的,可能……”话到半截,他赶忙打住,走过去,把烟蒂捡起来,扔到了垃圾篓里。

    “敢做不敢当,什么……”瞪了楚天齐一眼,常慧敏走了。

    对方刚才后面的话,楚天齐没听到,被“咣”关门的声音给遮盖了。听着女士皮鞋声消失了,楚天齐还不放心,又走到门口,轻轻拉开屋门,向外张望了一下。楼道里的确没有常慧敏了,楚天齐才又关好屋门,回到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笑,楚天齐暗道:女领导就是事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又到了周五,三月份马上就过完了。

    上午刚一上班,楚天齐便打扫完室内卫生,坐到座位上,拿出一份调研资料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门一响,裴小军、曹玉坤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裴小军进门就说:“老楚,来的够早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佩服老楚,就是勤奋,手不释卷呀,每次见到你,都是看这些陈年旧帐。”曹玉坤拍拍楚天齐肩膀,“有出息,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和这两人见面不多,但可能年龄相近的原因,说话倒是很随便。楚天齐一笑:“少拿我开涮。我也奇怪,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两人竟然同时来上班,还能来的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话?就跟我俩不来似的。”裴小军“嘿嘿”一笑,“这话可不能让领导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是不是一个人看门寂寞了?我告诉你啊,这是咱们屋的规矩,谁来的晚谁看门,就好比唐僧的徒弟,永远是小徒弟挑担子、干活。”曹玉坤道,“你现在就好比沙和尚,要想熬成大师兄我,就得盼着来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老曹,你的意思我是二师兄了,我看你肥头大耳差不多。”裴小军在曹玉坤背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曹玉坤点指裴小军:“一说就急,没一点气度。这一点你就得和老楚学了,人家每天打水、扫地,任劳任怨,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摆手:“去去去,少扯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是好样的,每天把屋子弄的这么干净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说着话,裴小军拿出一盒香烟来,自己先叨上一支,又给了曹玉坤一支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,我不抽。”楚天齐阻止了裴小军要给自己扔烟的动作。

    裴小军“哼”了一声:“老楚,你不抽烟?骗谁呢?看拿笔的动作,就是个老烟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抽,是不在这儿抽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,忙道,“我可说好,谁抽烟谁自己收拾,别让我挨训。那天就是你,往地上扔了一个烟头,让常司长把我训了一通。”

    “常慧敏训你了?”裴小军近前一步,“你没把我供出去吧?”

    曹玉坤把裴小军向旁边一拨拉:“你说的什么话?老楚就不是那样的人。”然后又转向楚天齐,“老楚,你说说,怎么训你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也没怎么训,就是说要抽就到指定地点抽,不要乱扔烟头,常司长说的也对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裴小军显然不相信,“那可是个连珠炮,给个棒槌就当真,能这么轻易放了你?”

    曹玉坤“嘿嘿”一笑:“老裴,这你就不懂了吧,那是老常看上老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?”楚天齐斥道。

    “老楚,我可没胡说,现在那娘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好不容易看到你这么个猛男,还能没有想法?老常对你有意思。”曹玉坤说的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裴小军笑着附和道:“哈哈哈,对对对,女人三人如狼,四十如虎嘛!老常正是虎狼之年,肯定想着夜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推开,一个黑着脸的女人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女人,裴、曹二人立刻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?都哑巴啦?”女人吼道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