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他俩是表兄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那日体检后,楚天齐脑中时常闪过常慧敏的诡秘笑容,他怀疑笑容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目的,但究竟是什么却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自樵山县调研归来,常慧敏的举动就已经令楚天齐生疑。以往的时候,只要是在单位,常慧敏基本是隔三岔五就要找自己的麻烦,每次召集三名调研人员开会时,“批楚”更是成为必备程序。但现在已经回来即将一月,常慧敏既没有故意生事,也没有在会上开展“批楚”运动,甚至除了偶尔几次外,连面都见的很少。

    常慧敏的做派太反常,根本就不符合其性格特点,再加之那个诡秘笑容,令楚天齐很是不踏实。他现在的心情和那个相声中的人物一样,只要第二只靴子落下的声音没有响起,他就不能完全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尽管心中难免忐忑,但日子并未因其担心而停滞,日升月落间,已经到了七月份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连续四周满勤的曹玉坤、裴小军,今天下午因事没有前来,一下午只有楚天齐待在414房间。

    抬手看了看时间,即将五点半,于是楚天齐也收起相关文档,做好了下班准备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徐卫华的声音:“天齐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老爷子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太好了。我马上去看爷爷。”楚天齐大喜。

    徐卫华连连称“好”:“好,好,那我让警卫到门口接你,你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“警卫接……老叔,您不去吗?”楚天齐不免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地,正准备过机场安检,六点半的飞机,八点二十到首都机场,估计最迟九点半就能到老宅。”徐卫华声音里带着喘息,显然正边走路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那我等你回来,一块过去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在你住处等着,挂了。”徐卫华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打开柜子,从里面拿出两个纸盒,纸盒里装着玉赤县的土特产,是雷鹏前几天来时带的。这些土特产,是楚天齐专门委托雷鹏到农村去买的,要比商家那些打包好的更纯正,完全纯天然、无公害。他打算等爷爷醒来后,亲自给老人家送去这份孝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越野车缓缓停在便道上。

    右后侧车门打开,一个高个年轻人坐上车来,一手放下手中物品,一手关上车门,同时口中说着:“老叔,够快的。”

    驾驶位上中年男子回了句“路上几乎没堵”,启动汽车,驶进主路。

    车上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出差归来的徐卫华,和在租住楼下等候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问:“老叔,老爷子是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徐卫华道:“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会议刚结束,我正考虑是否参加晚宴,就接到了你二姑电话,她说老爷子刚刚醒来。于是我向同行单位同事做过安排,马上定了晚上六点半的航班,直接赶往机场。一到机场,就给你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叔说的“二姑”字眼,楚天齐“哦”过一声,便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徐卫华专心盯着前方,话也不多。

    简单对答了几句,汽车转过两个路口,总共奔行半个小时左右,便拐进了那条小巷。车速慢了下来,车窗上的帘子放下,但座椅间的遮挡物并未升起。

    不多时,越野车停了一下,铁门开动的声音跟着响起,汽车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很快,汽车停下,徐卫华说了声“下车”。

    提着纸箱走下汽车,正是老宅院子,楚天齐跟着老叔,径直向老爷子房间走去。已经多次和老叔来过,首来那次感受到的无形压力早就不存在了,但他心中还难免纠结,希望不要碰到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推开屋门,徐卫华走进屋子,楚天齐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面沙发上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,正是已经再次昏睡了五月之久的徐大壮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相继喊了一声,徐卫华、楚天齐向老者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孙子来啦,快到前边来。”听到那个称呼,徐大壮高兴的向孙子招手。

    徐卫华接过楚天齐手中纸箱,放到一边:“爸,这是天齐给你带的土特产,是专门从玉赤县农村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孙子,真孝顺。”徐大壮伸出双手,抓住了来在近前的楚天齐,“来,来,坐爷爷身边。”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楚天齐回应起对方的询问。

    徐大壮问了楚天齐近期工作情况。听着孙子的回复,老爷子眉开眼笑,连连点头,说着“好好”。听到孙子讲说农村调研趣事和被跳蚤咬时,更是乐的“哈哈”大笑。

    在与爷爷对答的过程中,楚天齐注意到,老爷子气色不错,身板挺直,就是又清瘦了一些。他也不禁惊奇,老爷子尽管睡了这么长时间,但现在就跟好人一样,言语交流没有一点障碍,手臂也是挥动自如,上次好像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徐卫华没有抢话,而是坐在一旁,看着聊的火热的祖孙二人,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。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一响,一个女孩走进屋子,喊了声“外公”,张开双臂,扑向老者。

    徐大壮摊开双手,面向女孩:“琦琦,我的好孙女。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二姨说你醒了。”女孩来在近前,直接给老者一个熊抱,“外公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也想你们呀。”徐大壮拍着女孩后背,声音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来的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徐大壮外孙女宁俊琦。

    宁俊琦依旧抱着徐大壮:“外公,你肯定以前特别缺觉,要不你就是瞌睡虫转的,否则怎么那么多睡?一睡就是上百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见过瞌睡虫什么样?”徐大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瞌睡虫……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不是经常变出瞌睡虫吗,只要瞌睡虫一到,指定让别人睡的昏天黑地,不知醒来,就跟外公这种一样。”宁俊琦说的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记得《西游记》里边,孙悟空都是给妖怪用的这个法术。那你外公是妖怪了?”徐大壮也讲的很是认真,“人老为妖,倒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我可没这么说,只是一个比喻而已,你自己硬要往身上揽,我也没办法。”宁俊琦并不认帐。

    徐大壮疑惑的说:“那也不对呀,我记得那上边的妖怪也就是瞌睡一会,盯多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样子,我可是一睡好几个月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。”支吾两声后,宁俊琦给出了答案,“天上一天,人间一年,几个小时,正好相当于几个月,百十来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壮笑了,徐卫华和楚天齐笑了,宁俊琦也笑了。

    一边笑,徐大壮一边说:“琦琦,别总抱着外公,外公刚醒来,小心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没经见过,哪那么憔悴?又不是琉璃胳膊。”徐大壮不以为然,为外孙女护着短。

    “您可是咱家的老宝贝,要是让您累着了,您的宝贝儿子还不找我算帐?”说话间,宁俊琦松开了外公。

    “都多大了,还这么调皮。”徐卫华点指外甥女。

    目光定定的盯在宁俊琦脸上,楚天齐注意到,她又瘦了。在刚才宁俊琦进屋的时候,只注意到她的身形非常清瘦,还没等看清,她便与老爷子抱在一起,把头埋在了老爷子肩头。

    面前的宁俊琦,眼窝深陷,黑眼圈很重,脸颊颧骨很高,额头血管清晰可见,都瘦的脱了相,整个人有没有八十斤都两说。

    此时宁俊琦也正看着楚天齐,眼中满是复杂神情,渐渐噙上了一汪清水。

    看看孙子,又看看外孙女,徐大壮说了话:“天齐,琦琦,你俩这是多少天没见了?该不会一直没有联系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一楞,随即回道:“近段工作很忙,又连续两次到县里调研,我在首都时间不多。在农村的时候,手机也根本没信号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转过头去,抬手在脸上抹了两下,说道:“我也工作很忙,周末和晚上还都经常加班,还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壮打断道:“你俩这根本就不算理由。要是往前推个几十年,那时科技不发达,条件艰苦,各种不安定因素也多,人们不常联系还情有可愿。现在可是社会稳定,经济繁荣,通信技术先进,交通便利,要是亲人不联系的话,可就不正常了。何况你俩可不是一般亲人,还是相识了好多年的老同事,也是搞了七、八年的男女对象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对象”两字,楚天齐、宁俊琦不禁神色复杂,随即便都面色黯然。

    徐卫华也是一愕,马上道:“爸,他俩是表兄妹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?我没老糊涂。”呛过儿子后,徐大壮再次换上慈祥表情,目光从两位年轻人脸上扫过,“天齐,琦琦,你们要……”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“吱扭”一响,打断了老爷子的话,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女人,楚天齐不禁心生不好预感。

    “都……都在呀,要不我待……待会再来,方便的时候再来。”女人面现难色。

    “吞吞吐吐干什么?都是家里人,到底有什么事?”徐大壮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。”吭哧两声,女人欲言又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