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李部长高瞻远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将近下午五点半,即将下班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是程爱国办公室号码,楚天齐赶忙按下接听键,喊了声“程部长”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程爱国的声音:“现在到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马上答复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,楚天齐立刻从车上下来,快步进了市委院子,又快步乘坐电梯,上楼而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程爱国让人和一楼打了招呼,也可能经常来市委办事,在上楼时安保人员只是让楚天齐进行了例行登记,既没有盘问,也没有进行核实。

    轿厢门再次打开,楚天齐快步走出电梯,到了程爱国办公室门前。

    这时,对面屋门打开,一个年轻人走出来,告诉楚天齐,程部长正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谢过对方,楚天齐抬起右手,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一个威严的男声传了出来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推开屋门,楚天齐走了进去,顺手把屋门掩上。他看到,办公桌后的人正抬头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冲着对方一笑,楚天齐喊了声“程部长”,迈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程爱国面带笑容,用手示意了一下:“坐。”

    遵照对方意思,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程爱国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笑咪*咪的盯着对方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既奇怪,也不自在,试探着问:“部长,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,请您指教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摇了摇头,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尽力想着可能性:“那……是不是有什么传言?或是我无意中给您捅了篓子?要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尽往坏处想,就不能想想好事呢?”程爱国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“好事?”楚天齐心中一喜,随即便疑惑起来:能有什么好事?市长位置让人占了,难道还能给我在别处弄上?同时他也不禁有些忐忑,为自己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和履历而忐忑。

    “恭喜啊恭喜。”程爱国双手抱拳,样子有些可爱,“恭喜楚市长能到我党最高行政学府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学习啊。”楚天齐心中一凉。他现在就想着正处实职岗位,与此无关的事,都觉着并非喜事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略有失望的神情,程爱国表情变得严肃:“小楚,我说的可是中央党校,那可是好多人梦寐以求的所在。好多厅级干部都未曾有过这种经历,一个副处级能去那还不是天大喜事?”

    中央党校学习,确实来之不易,确实是大喜事,也是一个党员干部的荣耀。楚天齐马上“呵呵”一笑:“刚才懵了,没反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程爱国神情一缓,“正式文件应该明天就下,我第一时间转到你们那,现在提前告诉你,也是为了让你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谢谢程部长,谢谢您的栽培。我一定好好学习,认真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学习机会来之不易,你要倍加珍惜。一定要抓住这难得的机遇,努力加强党的理论知识学习,积极提高自身政治素养,深刻理解和运用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与法律法规,坚定树立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。”程爱国讲的非常认真,“只有好好珍惜这次机会,才不枉李部长的一番心血,不枉他的悉心栽培和殷切期望。你不用感谢我,我只是负责传传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李部……书记?”在发出疑问后,楚天齐忙又补充道,“多谢李书记期望,多谢部长您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意味深长的说:“小楚啊,李部长的确对你那是关心有加、呵护备至呀。你知道吗?前一阶段你遇到了多种势力的打压,正是李部长出手,才有了配合录制纪录片一事。既帮你脱离了困境,也没有因此留下任何后遗症,可真是神来之笔。当时部长没让我和你讲,不愿因此对你的工作造成影响,关怀的极其细致入微。有这样的领导一真关怀着,那真是你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“是,确实是幸运。李书记一直对我关爱有加,让我不胜感激。”楚天齐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的,但又不能被程爱国听出异样。

    程爱国缓缓的说:“上周,当我和李部长说了竞争市长那件事后,部长说是考虑考虑,后来就没了下文,最终补位者也是另有其人。当时我还以为是部长出手晚了,让别人博得了先机。现在看来,我真是短视啊,竟然没看出部长的这部棋。晋升正处实职固然重要,但还是与中央党校进修没有可比性,那是既得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区别,这是一生受益的事情。这么一来,学习结束之日,晋升半级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,这既提高了你的各方面素养,也为你全面主政经验的欠缺补齐了短板。

    李部长历来都不打无准备之仗,考虑事情全面,安排工作事项严谨。这次他安排你去学习,是半脱产方式,这样既保留了职务,以给了你边学边实践的机会,这种机会可真不多。我想,你学习结束后,回成康的可能性不大,顶多也就是临时过度几天,到时你无论回沃原还是继续在定野市,我还都能帮上些忙。当然了,李部长肯定应该已经给你做好了谋划,不得不佩服,眼界和格局真不是一日之功,还是李部长高瞻远瞩。”

    “是,李书记确实高瞻远瞩。”虽然不想听到对李卫民的这些溢美之词,但楚天齐也只得以强调一些语句做为回应。接着他转移了话题,“程部长,什么时候去呀?”

    “具体没说,估计就是几天的事吧,也许在近一、两天也有可能。”程爱国停了一下,又说,“小楚,这次学习怎么也得几个月,学习结束后工作肯定也会有变动,你看你需要做什么安排,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略为思忖一下,楚天齐说:“别的事我还没想得,我觉得一直跟着我的司机应该适当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问:“你有什么具体想法吗?他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征询一下他的意见,估计他应该就是两种想法,回沃原或是到定野市,等他给我回复后,我再和您说。”楚天齐道,“小伙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,在部队做过侦察排长,立过几次二等功、三等功。到地方后,一直跟着我,政治觉悟高,业务素质过硬,尤其侦察能力很强,多次参与破案,表现不俗。他除了给我开车外,原来还做过许源县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,在成康市政府挂了车队副队长这么个衔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“哦”了一声:“看来这个小伙子很适合刑侦警务工作,那我等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的,我尽快落实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做些准备吧。”程爱国微微欠身,伸出右手,语气和蔼,“好好珍惜机会,有李部长这样的领导扶持着,你一定会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站起来,握住对方右手:“谢谢程部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程爱国办公室出来,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,脸上笑容随即消失不见,步履也略显沉重。

    能够以副处级别去中央党校学习,那真是天大的荣幸,几乎是完全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楚天齐虽然很是向往,但都目前为止都没敢渴求过。现在这样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到头上,楚天齐理应乐开了花,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,因为这是李卫民给他弄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不喜,并非是因为李卫民安排这事本身,而是在此时做这样的安排,让他很是不快。在此事中,的确看出了李卫民的高瞻远瞩,楚天齐更愿称之为老谋深算。这样一弄,李卫民就成功阻止了自己成为正处实职的机会,却又送了这样一个大礼包,任谁都会把这理解为领导的关爱。但在楚天齐看来,却是利用职权之便,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,可以说是公报私仇。

    在自己到定野市之后,李卫民可是与自己有约,言称自己荣任正处实职之日,便是与俊琦相见之时。虽然当时李卫民也设定了一些限定条件,但正处实职才是绝对的见面主要杠杆,只要能够见面,其他问题应该也不是问题。楚天齐一直觉得,李卫民也是爱女心切,想让女儿的另一半有所作为,这也是做父亲的苦心,楚天齐能理解,也一直遵守着约定,并朝这个目标努力着。

    眼看着前方出现了曙光,但却被李卫民兜头罩上了黑布,而又递来一个大蛋糕,这分明就是不让自己见到俊琦,就是在用看似合理的手段耍无赖。待到自己学习结束之时,不定又会玩出什么手腕。楚天齐觉得,李卫民不愧是多年浸淫官场的老手,玩起厚黑来,那真是滴水不漏。他忍不住在心里重复了一句:李部长真是高瞻远瞩啊!

    “叮呤”一声,电梯轿厢打开了,楚天齐赶忙暂时打断思绪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电梯门关上的瞬间,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件事,不禁疑惑:李卫民这么做,如此阻止自己和俊琦,会不会和我父亲也有关系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