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徐大壮就是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着车外的“停车场”,宁俊琦很是无奈。从机场出来,他已经在出租车上坐了一个多小时了,除了刚开始的一段还比较顺畅,后来一直就是走走停停,而且每次汽车能挪动的距离实在有限。尤其到了当下这段,等上好几分钟,也才能挪个一、两米。

    着急也没办法,越着急越觉得慢。于是宁俊琦不再伸长脖子,张望个不停,而是靠在座椅上,闭起眼睛,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刚一闭上眼睛,脑中便浮现出了天齐的形象。天齐还是那么帅气、英武,甚至还有一丝可爱的稚气,当然也有一点乖张之气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在班车相遇,到现在已将近八年了,那时天齐还吃了自己的“豆腐”。虽然他后来一再解释,是梦中在抓小兔,根本就是无心之举,还说他不是轻浮之人。宁俊琦确实知道他并不轻浮,相信他不会随便对异性动手动脚,但也怀疑那次是有鬼使神差之力,助他占了自己便宜,她把这视作是两人命中姻缘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本来*经过三年多的了解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可爸爸却给出了“坚决不同意”的答复,还用天齐的前途做威胁。宁俊琦相信爸爸绝对不会害自己,可她却接受不了父亲这种爱护,但为了天齐的未来,她只好采取了温和的抗争方式——等待,这一等就是四年多呀。所幸的是,在这四年中,她和天齐都经受住了考验,都在等着对方。可是不曾想,爸爸当年的一个说辞,竟是彻头彻尾的骗局,竟是和老住持合谋系的一个圈套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宁俊琦虽然也对爸爸说过刻薄的话,但在内心里,她一直都把爸爸的阻拦看做是对自己的爱,只不过那种爱有些变形而已。可当这次听到了缘的录音,而爸爸又给不出任何合理解释的时候,爸爸在心中的高大人设迅速崩塌,她觉得爸爸太自私,爸爸心中全是门当户对的封建等级思想。那一刻,她的心凉了,从头顶凉到脚底;那一刻,她想到了绝食,想用这种方式唤起“老顽固”心中的温情,如果还不奏效,那就只能弄假成真——绝食到底,管它最后是什么结局。她也只能采取这种看似懦弱的方式,而不敢采用“私奔”或“私定终身”这种极端措施,那样就会让天齐遭受到爸爸无情的打击报复,会害了那个正直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就在已经做了最坏打算的时候,二姨来电话,说是外公醒了。这让宁俊琦凉到底的心又暖和起来,她知道爸爸不敢不听外公的话,她要让那个开明的“可爱老头”来对付中年的“老顽固”,她觉得还没有外公办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外公,宁俊琦也不禁心疼和心酸。外公的一生既波澜壮阔,却又为人少知,工作性质决定,他老人家只能做默默无闻的英雄。可是有些事真的说不清,身为英雄的外公不但为革命留了血,却又在和平时期被冤屈,真是流血又流泪。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,党的光辉为老革命带来了温暖,外公冤屈彻底得解。事物往往不能尽遂人愿,就在外公感念党恩、安享晚年的时候,却忽然昏迷了,这一昏迷就是好久好久;虽然中间也醒来好几次,醒来时就和好人一般无二,可是没过几天又昏迷过去了。不知这次外公情况会怎样?宁俊琦在心中默默为外公祈祷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宁俊琦不禁有一些担心,担心自己要讲说的事会否影响到外公的身体,会否再引起外公的昏迷。

    宁俊琦睁开眼睛,脑中的事情才暂时搁置,车外仍是蜗行的车流。她忍不住道:“师傅,这得到什么时候呀,能不能绕过这儿呀?”

    “姑娘,我也着急,每天都着急,只要一上路就着急呀。可咱这是四个轱辘的汽车,又不是带翅膀的飞机,就是飞机的话,不也得有足够的滑行和起降空间吗?”出租司机说话还真贫。

    宁俊琦暗嘘了口气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可能是看出了女孩的不悦,司机又说了话:“姑娘,这一段最容易堵,就跟血管拐弯处一样,过了这段就好了。很快这一段就过完,你看远处,好像车已经能正常行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得多长时间到呀?”宁俊琦追问。

    司机道:“估计半个小时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宁俊琦赶忙按下接听键,喊了声“二姨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女声:“琦琦,到没呢?”

    “二姨,在路上堵着呢,估计还得半个小时。”宁俊琦道,“外公睡了吗?会不会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没睡,到了就应该能见到他。没事,应该不晚,老爷子要是见到你,指定精神的不得了。快到的时候来电话,我让人到外面接你。”对方声音到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了老者讲说的这段过往,楚天齐非常震撼,他觉得这简直就是革命历史大剧。对面老者就是大剧的主人公,而自己也是剧中人物之一,还是老者的孙子。这些事也太曲折了,曲折的近乎不真实。更让楚天齐觉得不真实的是,自己这么多年都没听说“爷爷”两个字,今天竟然多出这么一位了不起的爷爷,这,这也太离奇了。

    通过老者讲说,也解开了楚天齐心中好多谜团,怪不得父亲头部有弹片,怪不得在受伤昏迷时会喊“老首长”,怪不得……忽然,楚天齐心中涌上了复杂的情感,原来父亲不是亲生父亲,亲生父亲是这个老者的儿子。

    本已眼含热切看着对面年轻人,甚至随时准备拥住扑进怀中的孙儿,可看对方却一脸木然,老者脸上不禁一黯,一丝心酸涌起。调整了一个情绪,老者说了话:“孩子,也不怪你觉着突然。这么多年来,爷爷没有抱过你一次,哪怕连一块糖都没有给你买过,面也没能见上一次,爷爷不称职,爷爷愧对你呀!”

    楚天齐嘴唇动了几动,终究没喊出那两个叠字,而是用了另一个称呼:“老爷子,世事无常,这怪不得您,您受的苦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心里还是有疑惑吧?其实只要看看咱们仨的样貌,就能说明咱们之间的关系了,你的鼻子、眼睛和卫华多像,你简直就是卫国那时候的翻版。”老者话中满是慈爱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转头看去,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觉着卫华叔很面熟,原来是自己和他长的一样呀。再看对面老者,确实三人很有几分相像。

    老者一笑:“孩子,我还知道,你身上有一个记号,就在你的后腰上。能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听老者如此一说,楚天齐暗道:不会错了,不会错了。同时顺从的掀起衣襟,向老者面前走了两步,侧过身去。

    老者颤抖着抬起右手,摸在那块胎记上:“葫芦,果然是葫芦娃,卫国当初捎信就说了。卫国,卫国呀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是除卫华的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徐卫华看了一眼,接通了:“二姐……噢,噢……非得我去?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徐卫华说:“爸,有点小事,我先出去一样,很快就回来,你俩先聊。”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……好。”老者点点头。

    徐卫华转头走去,临出门时冲着楚天齐笑了笑。

    经过电话这么一打搅,老者激动的情绪平静了好多,也把手从楚天齐后腰拿开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老少两人,楚天齐既感觉无比亲切,却又不免尴尬。他一眼看到老者放到沙发上的长命锁,便以此打破了尴尬:“这把长命锁有什么不同吗?我爸一直让我带在身边,还一再嘱咐我不要丢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手指长命锁:“孩子,你看看,有什么特殊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捧起长命锁,看了起来,看了一会儿,他摇摇头,把长命锁捧到老者近前。这把长命锁他已经仔细看了多次,就是一条链子上缀着个如意形状的小物件,如意上面是四个字“长命宝贵”,还有一点小图案。

    老者用手一指如意的左下角: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,两个人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个呢?”老者手指移到了如意右下角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好像是一条鱼吧。”楚天齐回答的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:“不错,这就是两个人和一条鱼,把他们放到一起的话,会组成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会组成什么?会组成……年年有余?”楚天齐试探的说。

    老者摇摇手,提示着:“组成一个字,鱼用的是谐音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,双立人,鱼用的是谐音。”楚天齐嘀咕了一下,说:“徐,双人徐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笑:“就是“徐”字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人家又是谁呢?”楚天齐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道:“你听说过徐大壮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,知道。您是徐老?”尽管已有预感,楚天齐还是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徐大壮就是我。”老者说话时,自动施放出了无尽的威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