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中央党校,我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八月三十一日上午,刚一上班,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。会议议题就一项,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。

    在会上,市委书记薛涛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,对楚天齐那是不吝溢美之词。中心思想就一个意思:楚市长能够到中央党校培训、学习,既是个人荣誉,也是全成康市委、成康市人民的荣耀。

    在市委书记之后,其他常委也做了表态,对楚市长表示祝贺,并预祝楚市长学业大有所成。

    人们注意到,今日所有人都表示了祝贺,就连“老对头”江霞也送上了祝福。人们还注意到,江副书记那几句话说的情真意切,深情款款,似乎有些失态了。好多人不禁心中暗笑:八成那娘们后悔了,后悔咋就把楚天齐这支绩优股当作了垃圾股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发言中,最数彭少根的话简洁,也最数他表情难看,笑就跟哭似的。

    面对大家的祝贺,楚天齐自也做了表态。感谢市委,感谢各位同仁,感谢大家的关心、支持,感谢大家的宽容与呵护。

    整个常委会下来,气氛那是相当融洽,所有人几乎都是情真意浓,就好像之前的摩擦、隔阂已经烟消云烟了似的。当然大家心里都明白,官场生存的一项重要本领就是演戏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之后,楚天齐又专门分别去了三位正处领导的办公室,再次表示感谢和道别。人们发现,他到江副书记办公室时间最短,也就五分钟左右,人们觉得这才正常,这才是对头应该有的状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午饭,楚天齐和李子藤打了一声招呼后,再没有告诉任何人,便踏上了奔向*市之路。是厉剑开车去送他,这也是魏铜锁昨天专门吩咐过的事。

    在汽车驶出成康市党政大院的时候,楚天齐感觉眼眶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转。

    已经上高速三、四十分钟了,但楚天齐和厉剑都没有说话,整个车子里很静,也很沉闷,跟车上二人的心情一样。

    还是楚天齐打破了沉默:“厉剑,什么时候去市里呀?”

    “厉爱佳说,估计下周差不多。”厉剑声音低沉,“市长,您事情那么多,还特意想着我的事,我这心里真是不知说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用说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咱俩相处了这么多年,你跟着我远离家乡千里之外,去许源,到成康;跟着我吃了不少苦,还遇到了好多危险,我早已把你当做兄弟了。现在我要到首都学习,一去就是半年,还不知以后会去哪,回不回成康,自是应该对你有所安排,总不能把你孤零零的扔在异乡吧。”

    厉剑的声音有些嘶哑:“市长,您对我真是太……”

    为免对方伤感,也替自己排解感伤,楚天齐转换了话题:“和组织部领导进展到什么程度了,什么时候办事呀?”

    厉剑脸上忧郁顿去,换上了腼腆神色,有些不好意思:“也就那样,还在继续处着,没提以后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厉剑,你这也太的谦虚过度了,什么叫‘也就那样’?我可听说了,厉爱佳为了你的事,又是打电话,又是亲自跑的,忙的可是不亦乐乎。”楚天齐笑声连连,“你也老大不小,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“是老大不小了,是到年龄了。”厉剑“嘿嘿”笑着,“不过还有比我大的,不也没着急吗?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竟敢拿我打镲。”楚天齐“怒”道,“好吧,这回不问了,有你小子着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领导该问还是要问。”厉剑笑着说,“不过领导不能只关心我,也得关心关心自己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先操心好自己吧。”楚天齐说过一句之后,便不再言声。

    观后镜里,适时出现了厉剑的笑脸,显然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番说笑,楚天齐的心情也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次离开成康,关于厉剑的安排,也是楚天齐惦记的事。

    前天下午,在程爱国办公室的时候,程爱国主动提出“有什么事可以帮忙”,楚天齐便跟对方说了厉剑的事。正如他和厉剑讲的一样,在内心里他早就把厉剑当成了兄弟,可以交心甚至换命的兄弟,自己在走之前,必须要安排一下才行。在离开程爱国办公室,回到车上的时候,楚天齐便和厉剑讲了学习的事,还询问厉剑的打算。在当天晚上,厉剑便给予了回复,想到定野市工作。这个回复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因为定野有厉剑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刚一上班,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,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。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,时间不长,楚天齐便接到了定野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刘局长的电话。刘局长说,定野市局领导命令,调厉剑去分局做刑警队副队长,并给予队长待遇,请楚市长转告厉剑做好准备。在楚天齐接完电话的时候,厉剑来汇报,厉爱佳打电话说,厉剑的调动手续领导已经批了。厉剑能够被安排,而且调高了安排级别,楚天齐了却一件心事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书记好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说完,手机里已传来了声音:“天齐同志,偷偷摸*摸的走,连个招呼都不打,可有失党校高材生的身份呀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既是在表示亲切而调侃,也不无埋怨之意,楚天齐于是也用调侃的语气说:“我想书记肯定是在午休,就打算在两点半以后再汇报。书记可是身系全市人民的福祉,如果打扰你的话,那不是在和全市人民过不去吗?这个罪责我可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会说,满肚子的气都被你说没了。”对方“哼”了一声:“本来我都和严主任安排好了,晚上为你举行饯行晚宴,他下午会通知你。可是刚刚接到他的电话,说你已经偷偷开溜了,上午你过来时也没说呀。不是明天下午才报到吗,至于这么急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书记,说实话,我还就怕喝酒,您的关怀之情我心领了。昨天晚上本来请几个下属喝酒,已经喝不少了,半路又临时加进去人,彻底算是把我喝惨了。现在一听到那个字,就反胃不行。另外,这不是第一次到中央党校吗,心里也激动的很,想着早点去看看门朝哪开,省得到时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,再闹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脑瓜灵,我脑子转的慢,说不过你。”对方话题一转,“既然你已经踏上首都深造之路,那就祝你一路顺风,归来时我再与你摆宴接风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关照。”楚天齐回复,“我一定用心学习,不辜负书记期望和祝愿。”

    说过一声“再见”,对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“嗤笑”一声,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刚才打电话来的,是成康市委书记薛涛。楚天齐明白,对方打电话“责怪”是假,其实主要就是表明一个态度:我薛涛对你很重视。当然,下午摆宴的事应该也是事实,那样更能表明对自己的重视程度,薛涛也能以市委班长的身份占据主场之利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之所以匆匆“逃走”,也正是躲避这个事情,当然并非纯粹为了躲酒,那只是一个借口,他躲的是薛、魏二人对自己的夹击。本来很单纯的一个培训学习,现在似乎已经成了书记、市长斗法的工具,都想利用对自己的亲近而争夺资源。昨天魏铜锁捷足先登,已经抢了先机。薛涛若不跟上,那岂不是甘落了下风?

    有些事情真是想不到,本来应该推后*进行的党政之争,竟然因为自己的首都之行,这么提前就点燃了。当然,这不是书记、市长全面战争的开始,只能算是一个预演,或者说是序幕,肯定还会消停一段时间,因为魏铜锁还不具备实力。只是薛涛肯定不会任由对方发展势力,肯定会加紧对政府一把手的打压和防备。魏铜锁现在看似先下了一子,但却也让对手嗅到了危险,薛涛防守反击势必要猛烈一些。所以好多事情都是有得就有失,需要谨慎权衡才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下午四点多,“桑塔纳2000”进入首都城区已经一个多小时,那座心目中的神圣所在也已远远在望。这主要是由于市里堵路厉害,否则早就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今天确实不报到,楚天齐也无法提前进去,但他却要提前近距离感受一下她的神圣与*。

    夹在滚滚车流中,所有汽车只能蜗行前进,根本急不得,急也没用。但楚天齐心里却急的很,那可是咫尺之遥,为什么非要可望而可不及呢?

    “靠边,我先下去。”在急切心情左右下,楚天齐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,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,“桑塔纳2000”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。

    拉开车门,楚天齐迅速跨下车去,直接奔向了那个神圣的地方。一开始,他是疾行,后来干脆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近了,近了,到了。终于,那处神圣所在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仰望着面前散发着神圣光辉的所在,注视着那几个遒劲的大字,楚天齐心潮澎湃,忍不住呼唤出了心声:“我来了。中央党校,我来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