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千万要抓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天际间,夕阳慢慢滑落,把仅有的余晖洒向大地。

    余晖映照下,一条长长黑影拖在寂静广场上,黑影尽头是一个挺拔的男儿身姿。

    男子已经站了很长时间,一直面朝南方站立着,远眺那个曾经奉献了两年时光的地方。尽管他不可能看到,但他知道肯定是那个方向,成康就在首都的南方。

    这个久久站立的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已经离开了成康将近半年的楚天齐。从去年八月三十一日算起,到今天是一百五十九天,今天已经是新一年的二月五日,农历正月初八。

    和五个多月前相比,楚天齐的肤色又暗了一些,皮肤也粗糙了许多,这主要是由于经常在室外,经常风吹日晒的结果。虽然冬天的太阳并不太毒,首都的风沙也并不太大,但是架不住一天总在外面,何况还专门要选择那些对人非常摧残的环境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现在身处中央党校广场,但所遭受的这些风吹日晒,并非党校学生通餐,而是专供他的偏饭,这些偏饭是在中央党校之外吃的。

    去年九月一日,楚天齐按要求时间,上午报到,下午参加了开学典礼。从第二天开始,便过上了正式的培训、学习生活。可是这种生活仅持续了半个月,他就被人接走,到了一处秘密所在,进行特殊训练,训练强度与系统性又提高了很多。那处秘密所在似曾熟悉,跟三年前的地方很相似,但却真不是同一个地方。在这处所在,密封特训了将近五个月,楚天齐才又回到了中央党校,是今天上午刚被送回来的。原来的班级名称变了,那些学员也走了,楚天齐被安排到了后来的班级中,和本应是学弟学妹的校友,变成了同班同学。

    这个新班是元旦前开的班,在春节期间放了七天假,今天是春节后开学第一天。为了减少学员以后请假的理由,党校今天特意只上了半天班,让学员利用下午时间,去采购生活必需品或处理私人事务。楚天齐昨天已被特许休息了半天,该办的琐事已经办了,所以今天他睡了半天觉,在下午四点醒来后,便到了操场上。

    之所以眼望成康方向,并不是说楚天齐多么思念那里,而是他在思考毕业后的去向。从到这里学习开始,没有任何人和自己说过毕业后的安排,但楚天齐觉得成康不应该是自己去的地方,那里已经没有符合自己愿望的职位。按照惯例,这种培训一结束,应该就会有更高或更好的职位等着自己,他也希望自己符合这个惯例,能够成为正处级别,能荣任正处实职。

    由于心里有着期许,楚天齐便希望培训早些结束,自己也好早些实现愿望。这并非是他多么官迷,而是他准备在实现了这个愿望后,便去找李卫民,要求对方履行承诺。如果李卫民要是想耍赖的话,那自己就要质问对方,要求对方必须给个说法。当然,李卫民还有耍赖的方式,那就是不让自己升正处,这也是楚天齐最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王市长,过年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没有顺接楚天齐的话,而是责怪道:“你是天齐市长吗?怎么回事,电话一直打不通?是到政治局任职,还是到月球公干?年前给你打了好几次,春节期间又专门给你打,可是除了‘暂时无法接通’,就是‘不在服务区’。今儿个打通了,我倒奇怪的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我没到政治局,也没到月球上,可能是你正好赶上我电话不通。我们这次培训,有好多教室都装有信号屏蔽系统,只要进入屏蔽范围,自动没信号、打不通。班主任说,这是为了让大家安心学习,也是强化人们的一种纪律意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哦”了一声,停歇一下,才传来声音:“是这样啊,以前好像没听……那怎么晚上也打不通?”

    “晚上好多时候也上课呀。有时候故意临时通知,好多人都准备睡觉了,又得急匆匆赶到教室。还有时候是大早上,比正常起床时间早一个多小时,就打响起床铃,休午时间也这么弄过,反正这样的训练项目很多。”楚天齐一口气,把各个时段都点到了。

    “听着挺有意思的。”对方不再继续追问,而是换了一个话题,“天齐,你这马上就要毕业了,去处确定了吗?是去做党委一把手,还是到市直局党政一起抓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什么一把手,还党政一起抓呢?我现在的职务还是成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现在还保密?”对方显然并不相信,“我可听说了,薛涛要走,我这里的一把手也马上要退,还有定野市的几个局长位置也空了,这可是机会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些内容,“你说的这些不可能轮到我的,我有自知之明,人不能贪心太重。对了,你那里的一把手要退的话,你不是正好趁机进位吗?我看八成让你去那时,就是这么设计的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声叹息:“哎,何尝没有过这种幻想?但正如你所说,人不能贪心太重。我是什么身份?我是两次遭贬的人。现在还能做个政府负责人,已经很满足了,就是这样,仍然还有人拿这说事呢。现在我只有夹着尾巴,哪敢痴心妄想?只盼着能派一个好合作的书记,比如就像你这样大度的人,我可不想成天窝里斗了,还是趁着有几年时光,多干点实事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王市长,这语气不像你呀,上次打电话的时候,你可是意气风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称呼‘市长’了,还是叫我‘老王’或者‘王县长’也行。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话锋一转,“嘿嘿,你说上次打电话呀,那是生活上的事,和工作没关系。我今天给你打电话,也是要说说那事。现在按你那药方,我已经吃了将近四个月,中间停过一段,主要是有些上火,不知还用不用继续吃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满脸笑意:“你说说具体效果,我好好分析一下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吭哧起来:“效……这效果怎么说呀。刚吃第一个疗程的时候,效果不太明显,从第二个疗程开始,我的腰背就不酸了,走路也有劲,晚上起夜也少。吃完第三个疗程以后,我感觉就跟年轻了二、三十岁一样,现在更是浑身有用不完的劲。我现在脸色基本不黄,正常了好多,嘴唇也不再发白,挺红*润的。反,反正就是一周能来三、四次,还天天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具体感受怎么样,满意吗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满意,太满意了。跟现在一比,我觉得这么多年都白活了,她说我就像二十岁的小伙子。”手机里的声音听着非常亢奋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可不能再吃了,像你这年龄段,一周两次都不少,你还天天想,那怎么行?小心效果太好,出去再犯错误,要是哪天你在县里弄出了花事,我可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担……担心有副作用,就跟药店卖的那什么药似的。”手机里的声音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书上倒是没那么写,不过是药三分毒,还是适可而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谢谢你,是你让我恢复了第二春,找回了自信,能够再做男人。这么多年来,我被那女人……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,我又何必成天戴着个绿……”对方语气很真诚,“不说那个丧门星了。现在小牛对我很满意,我俩处的挺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必客气。”楚天齐调侃着,“能为王市长排忧解难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才传来声音:“天齐,你不念旧恶,帮了我天大的忙,我都不能该怎么报答你。其实我细细想来,也给你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把一些职位信息提供给你。无论你现在有没有运作,可千万要抓紧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呀。以你现在的身份,正是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王市长,我下来好好想想。”楚天齐给予了答复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时间紧,我就不打扰了。还是嘱咐你那句话,千万千万要抓紧。”说完这些,手机里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楚天齐笑着摇摇头,为刚才对方说的“恢复第二春”而好笑。但随即他便不觉得好笑了,反而可怜对方曾经的“老王八”、“绿帽王”称号,也为自己办了件好事而欣慰。

    刚才打来电话的,是楚天齐曾经的同事和上级,是原成康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王永新。王永新和楚天齐说话如此坦诚,由疑似对头变成如此关系,楚天齐和对方也随便了好多,主要是缘于一副药,解决难言之瘾的药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