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两个扫把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老者没有回应二女的疑问,而是冲着宁俊琦一伸手:“把你的也拿来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尽管疑惑,但还是从包里拿出了外公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者左手接过外孙女的东西,右手抓起了沙发上的物件,双手掌心向上:“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女左右来回看看,异口同声的说:“一样,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一样了,都是咱家的东西,能不一样?”老者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“外公,怎么回事?”宁俊琦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也提出了问题:“爸,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老者“呵呵”一笑:“你大哥的儿子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二女同声道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一切皆有可能。”老者非常自得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都走了三十来年,哪有什么儿子?”中年女子道,“爸,你不是睡糊涂了吧?”

    宁俊琦也说:“是呀,从来就没听说过。外公,你断断续续的睡了好几年,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都以为我睡傻了?这是什么?这就是物证?”说着,老者掂了掂右手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来的?”二女再次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呢?”老者卖起了关子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急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现在骗子可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爹能碰到骗子?”老者很是自得,“能骗我的人,还没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就快说吧。”宁俊琦催促着。

    老者“哈哈”一笑:“好,好,这事说来话长,还是老天开眼,不该我们绝后,不该我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屋门响动,打断了老者的话,一个高瘦的大男孩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啊”了一声,嘴巴大张,楞在那里。

    大男孩也楞在当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两个年轻人异口同声的提出了同一个问题。“你们认识?”老者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二位年轻人都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者继续发问:“朋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二人还是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俩怎么啦?怎么就只知道‘嗯’?”老者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二人依然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老者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二位年轻人根本没被老者的笑声打扰,而是目光紧紧的盯在对方身上。他们已经四年多没见面了,就连电话也不曾打一个,今天却突然身处一室,怎不吃惊?两人四目相对,眼眸中都噙上了一网碧水,女孩眼中碧水更是扑簌簌顺着脸颊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男孩走向女孩,女孩走向男孩。

    老者看看男孩,又看看女孩,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盯了楚天齐两眼,快速走到一边,从挎包拿出一样东西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者冲着两个年轻人道:“你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听话的走到老者近前。

    大男孩眼睛忽然直了,定定的盯在老者手上:怎么两个一模一样,那个是谁的?

    老者一笑:“奇怪吧?琦琦是你表妹,你是她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男孩惊呼一声。他都懵了,怎么出去了这么一会,她就出现在这里?还成了自己的表妹?那个女人又是谁?

    宁俊琦可不仅只是懵了,而是又惊又骇。虽然刚才见他一进屋,宁俊琦就有了预感,但是现在听到外公亲口说出,他还是顿时心乱如麻。大舅的儿子怎么是他?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姓呀。他怎么能是我的表哥?不能,绝对不能,她不愿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说错了,外公说错了,肯定是外公年岁大了,又刚刚醒来,脑子还不清醒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什么?你弄错了吧?你看这是什么?”中年女子把手中东西递了过去,“这是琦琦包里掉出的。一开始我没注意,等我再次出来的时候,才在地上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照片?”老者“哦”了一声,从照片上抬起目光,饶有兴致的看向面前的年轻男女。又转向中年女子,“卫军,这又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他能是琦琦的表哥?他是琦琦的男朋友。”中年女子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有何为证?”老者追问。

    “这种亲密程度,还有,你看后面。”中年女子说着,把照片背面翻了过来,念着上面的文字,“你还好吗?日夜思念你的琦。”

    老者缓缓点头,一手拉着男孩,一手拉起宁俊琦,把二人的手向一起拉去。同时嘴里说着:“看来真是男朋友。天齐,俊琦,男友,表哥,好啊,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这是乱*伦?”中年女子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乱*伦?”话到此处,老者声音戛然而止,双眼紧闭,身子向后一靠,随即往右侧倒去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爷爷,爷爷,你怎么啦?”男孩眼急手快,身子俯下,扶住了即将倒在沙发上的老者。

    男孩不是别人,正是中途去上厕所的楚天齐,老者正是徐大壮,中年女子则是徐大壮的二女儿徐卫军。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宁俊琦也惊呼一声,伏到了老者腿边。

    “住手,一边去。”徐卫军大喊一声,同时按下了扶手上的按钮,“老爷子又昏迷了,你俩就是罪魁祸首,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说?”宁俊琦哭着道,“赶快救外公吧。”

    徐卫军厉声道:“老爷子昏迷,就是被你俩气的,谁让你俩乱*伦来着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楚天齐双手扶着徐大壮,瞪向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起,进来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,还有一名短发的精干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白大褂”快速到了徐大壮身旁,打开了随身携带的金属箱。

    楚、宁二人站起身来,焦急的盯着沙发上昏迷不醒的老人。

    徐卫军对着那名精干小伙说:“请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精干小伙顺着徐卫军手指方向看去,迟疑着说:“他是徐部长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徐卫军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只管执行命令,卫华那里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过一声,精干小伙来在楚天齐近前,用手示意,“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扫了对方一眼,又冷冷的看看徐卫军,把目光投向了沙发,投到了老者身上。那是自己的爷爷徐大壮,那是革命元勋徐老,而此时只是一个陷入昏迷的普通老头。

    目光再次移动,落到了那个哭成泪人的女孩身上,楚天齐感觉心头好痛,脑子也乱了好多,他忽然不知该如何与她相处了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精干小伙再次提示。

    “不劳费心。”楚天齐冷冷回了一句,再次狠狠瞪了徐卫军一眼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精干小伙尽职的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徐卫军嘴角掠过一丝笑容,目光落到宁俊琦身上:“琦琦,你也先不要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眼睛死死盯着外公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徐卫军移动脚步,来在宁俊琦身边,右手搭到外甥女肩头:“琦琦,不要在这儿守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……”宁俊琦厉喊出两字,停顿一下后,压低了声音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这里不需要这么多人。”徐卫军语气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那走的为什么是我?”这几个字是从宁俊琦牙缝崩出的。

    “只能是你。”徐卫军仍然很平静,“你对病人的救治帮不上一点忙,而我赶上好多次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迟疑一下,摇了摇头:“不,我要守着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冲冲怨气,不利于对病人救治,请你离开。”徐卫军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厉。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宁俊琦连连摇头,“为什么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徐卫军手指门口方向:“你去面壁思过,为了被你气昏的外公思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呜呜……”宁俊琦悲鸣着,冲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卫民走进院子,和门口卫兵点头致意后,急匆匆向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快步奔来,差点和李卫民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李卫民急忙向旁一闪,同时也看到了来人侧脸,先是一楞,随即喊道:“天齐,楚天齐,你……”

    擦身而过的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。可是面对李卫民呼喊,楚天齐没有任何反应,径直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在这?发生什么啦?李卫民狐疑不已。先不去想他了,看看再说,想到这里,李卫民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外公……呜……”一阵悲鸣,伴随着急切的脚步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琦琦怎么啦?她外公怎么啦?正自疑惑,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迎面跑来。

    李卫民看清了,是自己的女儿。于是,他急忙迎了上去:“琦琦,怎么啦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回应,而是继续哭着,躲闪着父亲的拦阻。闪避几次无果后,宁俊琦一转身,向院中跑去。

    “琦琦,琦琦。”李卫民在后面紧紧追赶。

    宁俊琦径直冲进一间屋子,“咣当”一声掩上屋门,给父亲来了个闭门羹。

    李卫民收住身形,左右看了看,走到一个精干小伙近前,说:“千万别让她离开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对方回应道。

    李卫民不再说话,而是快步向徐大壮房间奔去。

    徐卫军双臂环于胸前,站立在徐大壮门前。

    “卫军,怎么啦?”李卫民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徐卫军冷哼道:“你生的好女儿,扫把星。”接着又补充了一句,“两个扫把星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